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3)

瑟兰迪尔走过月光下的悬桥,他的寝殿与莱戈拉斯的那一座隔着木桥遥遥相对,浮动的月色为悬桥下方庞大的植物园蒙上一层幽幽的暗影。精灵王枣红色长袍上密布的绒线在木质桥面上摩挲出轻微的沙沙声,空空的足音也略显沉重。在确定莱戈拉斯不会离开之后,瑟兰迪尔疲惫得不想多走哪怕一步。他动了动食指,两扇巨门应着指尖移动的方向蓦地打开。

加里安如常在精灵王就寝前送来一杯安神的花茶。此刻,这位褐发的精灵正站在正厅巨大的圆桌边,聚精会神地替瑟兰迪尔整理一份还未来得及归档的文稿。

当他以余光瞥见站在门边的高大身影时,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止。他动了动唇,话到嘴边却变为一句如同往昔的告别。

“陛下好睡,告退了。”

“加里安,”精灵王在管家动身离开的时候忽然问道:“你在林地王国多久了?”

“从王子出生起,陛下。”

瑟兰迪尔闭了闭眼,他想起来了,想起多年前的最后同盟战争,数不尽的泪雨,狄琳罗尔躺在漫天的流火下,在龙伤的焚烧之痛中用生命最后的力气分娩。

她抓紧瑟兰迪尔的衣袖,编贝般的牙齿在每一次用力咬合后都渗出殷殷鲜血。坚强的女战士自始至终没有嘶喊,甚至没有漏出一声呻吟,因为他们被包围在了摩瑞亚矿坑外的荆棘林,任何叫声都会让四面群山上蛰伏的奥克斯蜂拥而至,把这最后的精灵残部撕成碎片。

随着第一缕哭声的到来,狄琳罗尔短暂地失去了意识。瑟兰迪尔没有去管那个孩子,只是一下一下地亲吻妻子被战火燎伤的额头,直到疼痛又让她幽幽转醒。

“瑟兰……我的死亡与这个孩子无关,你像爱我一样爱他。”

“瑟兰,我不在的日子里,都是他来陪你了……”

那是妻子生前的最后两句话,每一句都足以让瑟兰迪尔铭记一生。然而,彼时被悲伤吞没的父亲怎么也不会想到,往后的漫漫岁月里,两句话竟都以他未曾预料到的方式成了真。

他看着怀里的妻子安详地闭上双眼,生命的流逝是那样迅捷,快到来不及悲伤。几乎就在同一刻,远处山巅再度爆发一声巨响,巨魔驱使着虫族开辟出直达山谷中心的巨型隧道,瑟兰迪尔情急之中四下顾盼,所有精灵战士迅速包围在主上身边,形成了一个半圆,拔出剑迎接这最后的生死一战。

只有不远处一只褐发深瞳的精灵隔着重重战火望着他的陛下。在没有得到军令的情况下,他没有拔剑,也没有走动。在规则与生命间,他用静默选择了前者。

在瑟兰迪尔的示意下,这位战士从容走到王的身边。

“把他带回幽暗密林,”瑟兰迪尔解下披风将浑身是血的孩子包好,“如果我回去后找不到他,你也不要再出现在林地王国。”

褐发的战士沉默地接过这个孩子,沉重的责任感让他甚至忘记给精灵王以应有的答允,转身便跨上了战马,马身在呼啸的狂风中蓦地直立。

“告诉我你的名字……”瑟兰迪尔大声喊道。他身后荡开一股腥风,巨魔已经挥舞着斧钺沿着隧道外的山谷疾驰而下,而他只拨开被劲风卷起的长发,隔着战火努力再看一眼自己的孩子。

战士勒住缰绳,调转半个马身,直到此刻他没有丝毫慌乱,深邃的眸子有如一汪漆黑不见底的渊潭。年轻的战士微微颔首,右手握拳按在胸口:
“加里安,我的陛下。”

随即战马再度嘶鸣,带着它的主人踏着崎岖山路扬长而去。

瑟兰迪尔看着马蹄留下的一地烟尘,直到那个跳跃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下的山崖后。

而后精灵王转身,握紧手中的刀剑,向妖兽、向邪灵、向堕落的暗神发起最后的冲锋。

他挥起那柄沉重的剑,上古帝王的兽咬剑。他在刀光剑影中拼杀,像是要连悲伤一同斩断。

 

加里安将安神的花茶放到瑟兰迪尔手边,壁灯下的精灵王微微阖着眼。

“陛下出征,有我在,不必担心后方家园,”加里安沉默良久,“我祝陛下好运。”

瑟兰迪尔抬眼,数百年来这位管家一直在他身旁做着各种小事。朝夕相处让他比莱戈拉斯更能读懂精灵王的心思,但他永远沉默,永远不苟言笑,永远看破不说破。

“也照顾好你自己,加里安。”瑟兰迪尔向管家伸出手,后者单手握住精灵王的手指,弯腰轻轻一吻,而后朝自己的居室走去。

“对了,陛下,”加里安忽然想起什么,他转身往回走了两步,“今夜魔法溪流旁有一场婚礼,两个战士的婚礼。如果您在大战前夕因为焦虑无法入眠,不妨前去赐您忠诚的战士们以爱情的祝福。”

 

瑟兰迪尔换上一身月白色及地正装。这件冰丝长袍不加纹饰、不染风尘,镜面般的布料在月色下流光四溢,是当年明霓国斯的珍品。

他轻轻扣好身后的门,沿着寝殿后的蜿蜒小径独自走向雾气弥漫的山林。莱戈拉斯的寝殿还幽幽亮着灯,但就在瑟兰迪尔扭头的那一刻,倏地熄灭了。

精灵王沿着山路拾级而上,橡木权杖偶尔触碰光滑如洗的石阶,在黑暗寂静的山林间空空作响。

越过一座矮矮的山头后,精灵王隔着雾气隐隐看到浮光。那是水面上漂浮的藤蔓花灯,它们终将流经阿苟纳斯巨像,顺着魔法溪流自西向东注入海洋。

夜幕泛着大雨过后的暗红色,长空尽头回荡着若有若无的靡靡之音。

瑟兰迪尔心头略过一丝伴随着愧疚的不安。精灵的一生只有一次婚礼,而战争迫使多少年轻人将这漫漫长生中弥足珍贵的神圣一刻仓促履行。

“是陛下!”一个西尔凡的红发精灵忽然手指瑟兰迪尔叫道。

“是陛下!”一群身着白棉裙的女仕提着衣角向精灵王跑来,嬉笑着光脚踏过雨后春泥的水洼,不安分的发梢在夜风中起落。她们牵起瑟兰迪尔的手将他带往溪流上游的婚礼主场,红头发的精灵掂起脚尖替精灵王戴上了一顶沾满露珠的花冠。

瑟兰迪尔不喜欢这种迎接方式,他不动声色地按下那些挽着他的胳膊,但人群还是将他推着向前,直到前方再无土地。

隔着河流上方蒸腾的水雾,瑟兰迪尔能够看出彼岸隐约有个端坐的身影。

一瞬间瑟兰迪尔有些惊惶。他看懂了,这的确是两个战士的婚礼——阴阳相隔的两个精灵。

“陛下,快,快过去呀!”红发的精灵莫名地兴奋着,她推着精灵王,笑着,催促着。

瑟兰迪尔心中腾起一股烦躁,在婚礼上喧哗可不是有教养的举动。他转身怒目而视,却在视线落到红发精灵脸上的那一刻愣住了。

“陶瑞尔?”瑟兰迪尔低低唤了一声。

“是,陛下,是我。”卫队长右手贴住胸口向精灵王行了个礼。

“那对面的是谁?”瑟兰迪尔没来由地不安。

“当然是您一生的伴侣呀,您希望是谁?”陶瑞尔笑地狡黠,她示意精灵王看看身旁飘过的那只藤蔓花灯。

每只花灯的蜡烛侧面都刻着瑟兰迪尔的名字,只有恋人才叫得出口的那种亲密称呼。

瑟兰迪尔对这些不陌生。三十年前,同一处山坡上的同一簇花灯,而今从他眼前再次流过。

他看了很久,缓缓打了个寒噤。

 

周围人声顷刻间褪去,瑟兰迪尔茫然四顾,陶瑞尔已经和精灵女仕们笑着跑到远远的山脚下,在浓重的夜色中消失不见了。

良久,隔着浓浓迷雾,瑟兰迪尔听见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彼岸的人正穿过齐腰深的河水向他走来,而他本能地后退。

“Ada,躲什么呢?这是您的婚礼,您穿着一袭月白长袍就是为了来娶我,不是吗?”

“Ada,我已经踏入这条河流了,显世与隐世从此都不属于我了。”

“Ada,这枚美丽的钻戒……白宝石戒指,这次您愿意亲手为我戴上吗?”

水中的人不再往前走,与岸上的人遥遥相望,白宝石在他指尖泛着细碎的银光。他笑意浅浅,唇角贴着几缕被水雾打湿的金色发丝,而他水面以下的身体竟化作幻影,鱼群在其间肆意穿梭,水面以上的部分也慢慢变成透明。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疑迟片刻,半跪在河边,朝水中的人伸出了手。

可莱戈拉斯笑着摇了摇头。

“太晚了。”

瑟兰迪尔只一怔,随即听见“叮咚”一声,白宝石戒指失去依托落入水中,眨眼间波光粼粼的夜河上只剩下氤氲四散的雾气。

所谓两个战士的婚礼,阴阳相隔。

 

瑟兰迪尔睁开双眼,幽暗密林拂晓降临,灰蒙蒙的天地间回荡着百鸟啾鸣。

他坐起身,揉了揉发痛的眉心。梦中的一切在这短短几秒内飞速退去。

他注意到床头边那杯凉掉的花茶,沉思片刻,还是无法确定昨晚的梦境从哪里开始。

“加里安,”精灵王沉声唤来了管家,“莱戈拉斯已经回到绿叶森林?”

“是的陛下,王子殿下的绿林军团天不亮便已朝雾山进发。”

 

tbc>>704

 

 

 

——————

其实看到两处天气描写的对比就该猜到是梦了吧:)

703是502的镜像章

梦是预兆

正剧下一节开始

——————

*借用了一个日本的梗,日本人认为某些小河的两岸是两个世界(显世和隐世),河水大概起到分界作用,这一点在千与千寻和君名中都有所体现。

 

评论(11)
热度(95)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