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晴耕雨读,阴天睡觉

5.23

这是一张长假条。

可能对你们来说很突然,在我心里却酝酿很久了,我想休更到七月。

原因很复杂,我不想拿没有时间没有精力那种理由搪塞过去。因为很多时候,闲下来我会看电影、出去走路,而不再像以前那样对这篇文上心了,我觉得这不是写作的应然状态,在学校就是没办法静下心,比如在家我用半天时间至少可以写3千有效字数,在学校这里写了删删了写,有时候自嘲删掉的内容都够出故事集了……

最近三个月就是这样坚持下来,焦虑的时候甚至整夜睡不着,写第五章和第七章都出现过几次这种情况,看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感觉自己快死了。周末的时候就更不用说,连饭都不怎么吃的,因为我觉得吃多思想迟钝(有点歪....)对自己一直够狠。说起来搞笑,最后...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9)

在一起之前,总是需要先解决各种矛盾

莱戈拉斯的小心灵又受到一万点伤害……

我有预感到下一节的标题是“儿砸你听爸爸解释”

——————


龙看着精灵王,精灵王也看着龙,谁也不会忘记四百年前的那场对决。

他们曾是浴血拼杀的敌人,瑟兰迪尔斩断了史矛革的喉软骨,龙焰再也无法即刻喷射而出;史矛革则在瑟兰迪尔脸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伤,也让他的左眼永远失去光明。

但从莱戈拉斯降生的那一刻起,龙与精灵王之间便从仇敌衍生出一种新的、更为危险的关系。

史矛革最终没有杀死狄琳罗尔,没有抹去她腹中的生命。它留下这个这个孩子,因为索伦预言他将是最伟大的戒灵王。四百年里史矛革从未停...

【LTL】无性之爱(备忘)

*看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时灵光乍现想写一个以“怀有母性的父爱”为感情基础发展起来的爱情故事。(3w)

虽然选择先写瑟莱,心里也一直暗戳戳萌莱瑟(入坑文影响大),本打算《绿林之光》完结后写莱瑟番外,人怂怕被打,那就另开新文,无差偏莱瑟。

反正只要心里思考出一种感情产生的合理性后就一定要把它写出来。


*

没妈的小叶子像根草,一百年来大王又当爹又当妈操碎心,长久年月中酝酿出亲情以上的感情(不自知)。

莱戈拉斯成年礼之后受封领地去了绿叶森林(实在不想重新构造世界),可是年少无知的小叶子政治方面Lv0,在瑟大王的各种调♂教♀下迅速成为一个称职的领主。

可是...

《心属印记》(Legolas&Merlin)

想来想去还是不忍心拆CP,所以这是一个关于友情,或者友情以上的故事。

放飞自我三发完。

——————


【1】王子与法师


在林地王国,有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王子不会魔法,或者说,维拉迟迟忘了把这项重要的能力给精灵王子送过去。或许是骑着纳哈尔打猎的欧罗米忘了时辰,又或许是曼督斯神殿里的内牟喝昏了头,总之在阿门洲,没有一位维拉或维丽记得在那遥远的中土上,还有位日日夜夜双手合十向他们祷告祈求魔法的精灵王子。

“我被遗弃了,维拉之光无法到达我的内心,愚钝让我永处蒙昧。”

某个晚风拂动的黄昏,精灵王子的日记本上突...

《绿林之光》Chapter7. 五军之战(8)

这可真是愁死我了,怎么也写不完的一章

这周太忙,就先放3k字

按说这么少的字数不该算一次更新

还不是怕你们担心叶子的眼睛嘛

——————


瑟兰迪尔随坎布尼茨进入了那条黑暗幽闭的山中隧道。

当他从坎布尼茨那里弄明白自己的儿子是如何发现这条隐秘的隧道后,只觉后背一阵发凉。

莱戈拉斯的箭矢是瑟兰迪尔特意命人模仿兽咬箭而造,黑暗与邪恶会让箭锋隐隐泛出一层蓝光,他想让儿子时刻警醒注意远离危险,可莱戈拉斯偏偏借着这危险的提示直捣恶龙巢穴。

这样的莱戈拉斯让他觉得陌生,而真正让他惊栗不安的是,作为一位父亲,他竟不...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7)

周更不能停,更多少看心情

本集3k5,叶子刷出作死新高度。

——————


孤山脚下。

精灵的作战陷入不利局面。冈达巴兽人的加入让原本折损近半的精灵大军此刻占尽下风,连瑟兰迪尔也险些被事先埋伏好的一支半兽人队伍生擒。当精灵王率残部向内退避到长湖镇昔日的街市时,纷纷扬扬的白雪已经快要湮没了横陈遍地的尸体。

瑟兰迪尔慢慢从战士们的尸体间走过,有些精灵的背上插着长长的箭簇,安静地趴在雪坡边,头盔下的侧脸已经比雪还要苍白;有些精灵的身上被撕扯出可怖的伤口,殷殷血迹在身下干涸成冰,骨节分明的手与握紧的刀剑冻在了一起。

他们是幽暗密林最为活泼快乐的西尔凡精灵,本该...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6)

7k7的一更。过渡章。

名副其实的劳动节。

——————


春深时节的罂粟花大片大片地开着,它们蜷伏在植被之下,仿佛自地底渗出的红,沿路泼洒在瑟兰迪尔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将信看了两遍之后,他甚至没有去和埃尔隆德告别,牵了坐骑便匆匆返回迷雾山脉。

那件血迹斑斑的银白中衣还在他怀里,太阳的烘烤中,血腥气被一丝一缕地蒸发出来。

这种味道让瑟兰迪尔心跳加快。

当大角鹿载着他跃过一座陡峭的峡谷,踏上高岸的那一瞬,瑟兰迪尔险些跌下鹿背。但他仍旧单手握住缰绳,另一只手将那件衣服牢牢抱在怀里。

就像很多年前,他要双手环住儿子腰身,以防多动的小精灵被...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5)

看来五一之前我写不完这章啦,五军之战的完结篇等下次吧~这是6k2的一节请先收好,原本用一万字就可以完结的剧情现在不得不扩张一下啦

这节给我的感觉,瑟爹总在发飙哈哈哈

 ——————


精灵王不是第一次目睹儿子的类似场面。

早在三百多年前的一次边境巡视中,瑟兰迪尔曾偶然撞见莱戈拉斯抱着一只受伤又发.情的女精灵。沉默的父亲只是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理智地为儿子留出足够的空间。

但这一次,仿佛脚下生了根,他静静地看完全程,脚步和目光都无法挪动一寸。


“是我强迫殿下,”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坎布尼茨,从精灵王那两道幽幽的目光中,黑发的卫队长已...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4)

这是8k7的一章,剧情太精彩我也没法断开啊qwq……

10万撒花~~~~~~~~~~~~~~~~~~~~~~

——————


精灵的作战风格在中土大陆向来独树一帜。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每逢紧要关头,精灵会把随身携带的乐器看得和武器一样重要,正如他们不理解为什么精灵战士们的行装箱里要带着叮叮当当高脚酒杯。

如果说精灵王瑟兰迪尔的“不灭幽灵”在中土大陆还有它作为一只强军的震慑力可言,莱戈拉斯的绿林军团在外族眼中则是一支完完全全的春日远游队。

战士们一边骑行一边谈笑,马背仿佛餐桌,并排行进的战士偶尔还会彼此碰一下酒杯。而他们的领主永远是队伍里最忙的那一个,年轻的王...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3)

瑟兰迪尔走过月光下的悬桥,他的寝殿与莱戈拉斯的那一座隔着木桥遥遥相对,浮动的月色为悬桥下方庞大的植物园蒙上一层幽幽的暗影。精灵王枣红色长袍上密布的绒线在木质桥面上摩挲出轻微的沙沙声,空空的足音也略显沉重。在确定莱戈拉斯不会离开之后,瑟兰迪尔疲惫得不想多走哪怕一步。他动了动食指,两扇巨门应着指尖移动的方向蓦地打开。

加里安如常在精灵王就寝前送来一杯安神的花茶。此刻,这位褐发的精灵正站在正厅巨大的圆桌边,聚精会神地替瑟兰迪尔整理一份还未来得及归档的文稿。

当他以余光瞥见站在门边的高大身影时,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止。他动了动唇,话到嘴边却变为一句如同往昔的告别。

“陛下好睡,告退了。”

“...

1 / 4

© 什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