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
 

Bye.

这两天心情被弄得很差, @帝国烽火 已拉黑,因为我看这个人现在除了“垃圾”已经不会对别人说其他的了,本来早就想拉黑,但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现在你说话的权利我给过了,就剩乱吠了,那就该是闭嘴的时候了。

在这里向被 @帝国烽火 无差别攻击的几个朋友说声对不起,虽然我自己很气,但不希望因为这个人太过影响你们的心情。

这段时间各种不安宁,我知道我发的乱七八糟的动态挺多挺烦,这是最后一次,文章写完前我不会再在lofter上有任何更新,我相信喜欢这个故事并且愿意等待的人不会错过结局。

私信评论我都有一条一条好好看,在...

 

有些事必须讲清楚

我是第一次在lofter上遇到这么、这么恶心的人 @帝国烽火 ,恶心到吃不下午饭。谢谢你让我亲身体会一次什么叫做键盘侠。因为网页原因文字编辑器里无法发图,但这个人的所有私信我都有截图保存,随时可以以图片形式发表作为我以下言论的证据。


说实话现在我并不反对读者对我文章有什么负面评价,你说我三观不正也好,人物恶心也罢,我只能说你不喜欢你不看,发牢骚可以,但在点评文章的时候加入人身攻击就十分恶心了。

一开始,这个人 @帝国烽火 私信说姐姐我很喜欢你,你在哪里上大学,你在哪里考研,我都有礼貌回应。但是,后来这个人开始反反复复问一个问题,“你上...

 

《绿林之光》Chapter9. 大地银脉(8)

假期最后一更!下周就开学的我马上又要回学校,准备教材排课表……先匿一阵啦,做好心理准备,以后怕是要月更。 

p.s. 这篇还是挺爽的。瑟兰迪尔,莱戈拉斯,作者求求你俩以后不要搞事情,好好过日子...

——————   


    两周内,绿林行宫接待了大部分死者的亲属。他们领回了亲人的遗物,得到亲人的安葬地址,与十年标准的工作报酬。

    自始至终莱戈拉斯都是平静的。他做好准备接受子民的谴责,也想好了所有安抚的...

《绿林之光》Chapter9. 大地银脉(7)

 

——————

 

我要被lofter的敏感词逼疯了……每张图片的内容1k±300字,我要为自由斗争到底。


呃...又看一遍发现第四张图里有个句子多了一个“的”,求放过,我不想再做图片了....

可以说这是最糟心的一次更新了

 

 

 
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Return Of The King (The Complete Recordings) Howard Shore
 

《绿林之光》Chapter9. 大地银脉(6)

两个小时前,林地大殿。


瑟兰迪尔从传令官费伦那里接到了一封绿叶森林送来的信,看样子大概是安奎尔不知道今早莱戈拉斯已经动身返回了,如常写信向领主汇报工作。这个习惯在很多年前便已养成,因为精灵王子不喜欢自己在离开领地的时候对局面失去控制。


而信里的内容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如出一辙,一切安好,一切安好,一切安好。


瑟兰迪尔把信搁在书桌一角,而后从对面酒柜中取出一瓶2927年份的红酒,慢悠悠地打开软木塞,醒酒,然后将自己面前的高脚酒杯斟到七分满。做完这一切后,瑟兰迪尔的目光又落到那枚雪白的信封上。诚...

 

《绿林之光》Chapter9. 大地银脉(5)

不同于以往的离别,昨夜莱戈拉斯只是披衣散发盘腿坐在瑟兰迪尔的床尾,吹着一支清冷的长笛,而瑟兰迪尔撑起头侧卧着静静听。


精灵总有一种冰肌玉骨的美感,而月光将这种美发挥到极致。也只有这种时候,瑟兰迪尔的眼神才会带着说不尽的情意毫无顾忌地在莱戈拉斯身上流连。他们偶尔对视一眼,又各自垂下目光,像是一对新婚夜的新人,拘谨又不失美好。


大概这世间所有不能见光的爱情都是如此。


一曲结束的时候,莱戈拉斯放下笛子,瑟兰迪尔从侧面抱住他,隔着金发亲吻他的耳。而后他们相拥着入眠,谁也不再提明日的别离。...


 

《绿林之光》Chapter9. 大地银脉(4)

那一天,小叶子终于回忆起了被妈妈支配的恐惧,和被当成替代品(并不)的屈辱。

——————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精灵王子绝大部分时间都和他那不小心摔坏了腿的老朋友一起度过。


每日清晨,莱戈拉斯会带着人把指定的早餐送到陶瑞尔的居室,一同前去的侍从或许会觉得自己看错了——有时候王子殿下甚至会亲自手捧营养粥一勺一勺喂给这个红发姑娘,这种温馨景致与记忆中那两个打打闹闹的小小身影相去甚远,然而就眼下状况来说,莱戈拉斯对陶瑞尔的照顾确实已经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适逢天气晴好的时候,莱戈拉斯会把陶瑞尔抱上马,...

那一年,甘道夫是个嬉皮士。

 

《绿林之光》Chapter9. 大地银脉(3)

莱戈拉斯有个可爱的属性,喜欢Ada时恨不得整天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不喜欢Ada时却憋在心里不吭声。再怎么问都不行。

还好这对会撩的大王都不是事儿。

社会我瑟爹,人狠路子野。

——————


       父子两人回到林地大殿时,夜已深了,四方无人,只剩下一小队值班的侍从,身披古铜色铠甲站在灯影里,扣在光润长发上的头盔遮住了面容。


       “让他们都退下吧。”莱戈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