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6.暗号(6)

(底部3月6日补充说明)

其实这5k是之前的存稿,也就是说这周的文被我卡住了,因为小叶子一不听话我就比瑟爹还要焦头烂额,而且……让大王喜欢上小叶子真真是太难了。


--------------------------------------------------------

 

 

 

 

 

或许因为白天的复苏祭意外遭到矮人的侵扰,莱戈拉斯尽力将夜晚的丛林篝火晚会布置地周全妥当,以使西尔凡子民们能够在这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中过的愉快尽兴。

“莱戈拉斯,如果你想让这个丛林晚会在舒适愉快的氛围中结束,最好多少顾及一下女精灵们的心情。”瑟兰迪尔放下酒杯,对他那自打晚会一开始就只盯着父亲一人看的儿子小声道。

“哦,我知道您在想什么,”莱戈拉斯耸耸肩,将瑟兰迪尔餐盘中吃剩的半块乳酪放到嘴里:“可我认为在不可能的事情上给人虚幻的希望委实欠缺道义。”

瑟兰迪尔抬头瞥了儿子一眼,这话在心里稍一回味便能知道莱戈拉斯是在影射自己白天里那鲜少地对他的追求做出一定让步的行为。但瑟兰迪尔对此也无话可说,自从三十年前这个孩子在后山上的溪流边口快于心地扬言要替母亲爱自己,一切便都从那个时候乱了。

“我无意指向您,Ada。”莱戈拉斯将话说得点到即止时便立刻收场,而这种通常情况下都会令人难堪的语言风格正是出自他的父亲。

瑟兰迪尔默默喝了一口酒。这种充满暗示意味的话他在过于的几十年中听的太多了,甚至不乏更加露骨的的表达,可是精灵王每每在濒临无可忍耐的时候永远都选择继续忍耐下去。六千年的岁月让他强大到不需要找人倾诉,但事关儿子的这段感情,瑟兰迪尔曾一次又一次地想要祈祷天神们早些把它收去,但他始终不敢,因为他确信不管维拉还是维丽,都不会相信这种关系里可以孕育出爱情。

莱戈拉斯见父亲不说话,自觉刚才的一时口舌之快可能伤害到了父亲。在生命的前三百年里,莱戈拉斯待人始终温和亲近,他从不吝惜把自己的笑容送给王国任何一位子民。而驾御权术的过程中开始模仿父亲是他做绿林领主以后的事情,虽然言谈举止间仍然面上带笑,但领教过莱戈拉斯话术之犀利的精灵都会暗自心想,说现今的王子殿下是瑟兰迪尔二世也无不可。

莱戈拉斯先替父亲将杯中的酒斟满,然后连续三次给自己倒上满满一大杯而后一饮而尽。

“烈酒并不适合你,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知道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喜爱酸甜口感,任何情况下尝试饮用这种辛涩液体都是在默默宣示某种“成年的”、“强势的”的标志。

“我会适可而止,”莱戈拉斯说着就又提起面前的银纹酒壶,果然像瑟兰迪尔预想的那样说出豪气干云的话。他正色道:“密林需要一位酒量与精灵王相匹配的勇士。”

“莱戈拉斯,我出于好意提醒你,”瑟兰迪尔目视前方淡淡道:“最好把嘴角的奶油抹干净再来挑战你的父亲。”

每当莱戈拉斯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细节上都想超越自己时,瑟兰迪尔总会毫不留情地将他的气焰一举打尽。精灵王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成为林地王国一位独挡一面的战士、一个深受子民爱戴的储君,而事实也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但在真正达到目标之前,过于分散的用心毫无疑问会阻碍莱戈拉斯的成长。

“噢……我的父亲,”莱戈拉斯侧头擦了擦嘴角,他看了不远处听见这父子对话而偷笑的女精灵一眼,“求您在宣示自己为人君父的权威时也照顾一下您儿子的自尊心。”

瑟兰迪尔拾起酒杯低头泯了一口酒,掩去嘴角的笑意。而这微妙的表情一经出现就被莱戈拉斯敏锐的目光尽收眼底。

“让我出丑您就这么开心?”莱戈拉斯配合着皱眉。

“你出丑向来不需要任何人帮助。”瑟兰迪尔非但无视了莱戈拉斯的抗议,还补上这么一句。

多年来父子间的相处鲜少如此刻般轻松愉快。这种无伤感情的拌嘴让瑟兰迪尔仿佛回到四百年前一手拉扯那闹人的小儿子的时候。正因为莱戈拉斯从作为一只精灵而有了自己的意志起就处处有意无意地与父亲对着干,大大小小的争执从来没有在这对父子间停止过。在小王子刚出生的那一两年里,如果瑟兰迪尔把莱戈拉斯满床的玩具收到木箱里,那莱戈拉斯就一定要哼哧哼哧地爬过去把它们一样一样捡回来;如果瑟兰迪尔把玩具一样一样地在床头摆好并告诉儿子要学会管理好自己的物品,那么他的小儿子能在父亲一转身间就把自己心爱的东西扔得满地都是。有一段时间瑟兰迪尔甚至怀疑与这讨厌的捣蛋鬼相处久了自己也变得智商堪忧,毕竟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活了六千年的精灵要和一个牙都没长全的婴儿争执这么久。

好在莱戈拉斯在瑟兰迪尔的看护下就这么一天一天地长大了,随后便迎来了父子间那场暗无天日的斗争时期。如果说瑟兰迪尔在这期间始终相信莱戈拉斯终会看懂自己的用心,那么当他好不容易在这种信念下坚持到儿子成熟明澈的那一天,莱戈拉斯的下一波情感攻势便毫无疑问地让精灵王这一次直接如临绝望深渊。

总之瑟兰迪尔觉得莱戈拉斯从出生起便没有一刻不在折腾自己,而且手法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愈发变本加厉,所以他委实珍惜眼下这较为单纯的父子亲情。当莱戈拉斯终于还是忍不住问起了今日的审问、问起索林,精灵王忽然就在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

“他们丢了宝钻,坚持认为那颗宝石现在藏在密林里。”瑟兰迪尔简单答道。

“丢了活该,”莱戈拉斯愤愤道:“这无异于是在指控我们偷了宝钻。Ada,如果我是您,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矮人这会已经不在世上了。”

瑟兰迪尔对儿子的这个想法感到有些吃惊,尽管莱戈拉斯有时候的确杀心很重,但那大多是针对蜘蛛、半兽人与食人妖而言。矮人虽然贪婪,但他们英勇重义,所以到底还是善良种族。而瑟兰迪尔把索林一行矮人关入地牢也不过是想吓吓他们,毕竟精灵王绝对不会容许矮人待在自己的地牢里消耗着子民们辛苦收集的粮食而过完一生。当然,不交出白宝石就不放人这句话却也是认真的。

“为什么要留着他们呢?您和索林之间存在着什么交易吗?”莱戈拉斯试探性地问道,他太好奇为什么父亲今天一见索林便如临旧敌,而能够挑起父亲今日里那种程度的怒火的事情绝非仅仅是矮人今天侵扰了密林。

“一些财宝。矮人侵吞的东西远远不止一颗阿肯宝钻,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把本该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瑟兰迪尔越来越觉得莱戈拉斯提问的重点不在索林,他敏感地把握着尺度,希望这个问题就这样到此为止。

可是聪明的莱戈拉斯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重点,他犹疑道:“本该属于您的……是白宝石吗?我今天在大殿外听到了什么项链……”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打断了儿子的话,他有预感接下来的话题将会走向哪里,而这从来都是他在过去四百年里避免和莱戈拉斯提起的事情。

“那是很久远的事了,”精灵王的语气已经冷了几分:“远到你尚未出生。”

“只要是您的事,都不能说与我无关,”莱戈拉斯斟酌着用词,父亲这种不甚自然的态度更加印证了他心里的想法,也正是瑟兰迪尔这种戒备的姿势让莱戈拉斯不敢冒昧提起母亲:“我只是在想,我能不能做点什么帮您取回您想要的东西。”

“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够了,”瑟兰迪尔将一小盘蔬菜沙拉往莱戈拉斯面前推了推,“有空说话不如吃东西。”

莱戈拉斯不再问了,到此为止他已经能够确定索林橡木盾那里必有母亲遗留下的东西。他只是不很明白瑟兰迪尔的爱情,如果世间真的存在不死的爱,那么它的表现就是对亡故的爱人永远闭口不提?四百年了,精灵王始终没能忘记一些东西。

不,莱戈拉斯在心里想,是不肯忘记。

 

丛林间的篝火在凌晨的薄雾中渐渐熄灭,精灵们也陆续回到各自的山洞,一场盛大的晚宴之后通常是一整日的休眠。

到了天亮,只剩下精灵王还坐在一簇幽幽升着青烟的木枝堆边,因为他的儿子在一边灌着酒一边糊里糊涂地说了大半夜的话之后醉地不省人事,此刻正枕着父亲的双腿倒在河边的草地上昏睡。

好几次莱戈拉斯都借着酒劲大声嚷嚷着要去攻打孤山,引得远近精灵们纷纷侧目。瑟兰迪尔觉得莱戈拉斯再这么嚷下去的话真的有谣言惑众之嫌,于是提着儿子的尖耳朵警告他注意言行。但莱戈拉斯越喝越晕,这让瑟兰迪尔又一次警醒地感觉到儿子的身体内已经悄然发生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变化。要知道此前的莱戈拉斯从不醉酒,顶多是喝多了非要拉着陶瑞尔一起去砍蜘蛛。

可是昨晚莱戈拉斯不但醉了,还晕地相当厉害,说话间有些悲喜无常,最后如瑟兰迪尔预料的那样又开始诉说绿叶森林里的每一晚他对父亲如何思念。

于是瑟兰迪尔只好把莱戈拉斯暂时拖到河流边一处人迹稀少的地方,水面上的清风或许可以帮助清醒神志。可莱戈拉斯坐下来后非但不醒酒,迷迷糊糊中还摸索着搂上了父亲的脖子。

瑟兰迪尔在扑面而来的一阵酒气中皱眉,正要掰开莱戈拉斯环上来的手臂,这时却听见儿子一声含混不清的声音。

“您都不知道……”莱戈拉斯垂着眼低声喃喃。每当他用这种少有的祈求怜爱般的语调说话时,瑟兰迪尔即便面上仍旧冷如冰山,心里却总不自觉地软上几分。

他知道能让莱戈拉斯暴露出这样一面的必然是在心灵上困扰儿子很久的事情,而这让他想起前不久的那场春汛中,当他问起躺在炉火边的莱戈拉斯为何烦恼,儿子脸上一瞬间浮现出的那欲言又止的表情。

所以他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莱戈拉斯的眼睛静静等他把话说完。

“您都不知道……”莱戈拉斯慢慢凑了上来,伏在精灵王耳边吐气道:”我多想和您狠狠亲热。”

瑟兰迪尔在听清这句话后烦躁地挥开了莱戈拉斯的头,而莱戈拉斯竟就势倒在了父亲的腿上,昏然沉睡过去了。

瑟兰迪尔有些懊悔刚才那一掌为什么不直接挥到莱戈拉斯的脸上好让这小子清醒清醒,也好让他知道自己说出口的是什么混账话,恼火的精灵王现在只能瞪着睡梦中的儿子暗自平复呼吸。但当他终于恢复冷静,还是将身上的银丝长袍脱下来罩在了莱戈拉斯的肩膀上。

他的确不知道莱戈拉斯有多想,更不敢想象莱戈拉斯就这样想了多久。

在瑟兰迪尔对莱戈拉斯的启蒙教育中,他从没有告诉过儿子同性精灵可以相爱,虽然他知道这在事实上是合理且可行的,爱情无关性别。也正因如此,精灵不同于中土大陆的其他种族,在他们的国度里任何两个精灵相爱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这不包括具有血亲关系的父与子。

瑟兰迪尔从莱戈拉斯很小的时候就在有意识地培养儿子的绅士风度与对女精灵应有的好感,因为如果有一天莱戈拉斯继承了王位,那么王国的下一任继承人便成了维护统治安定的最为紧要的问题。而事实证明莱戈拉斯的确很吸引密林里的年轻女性。可是不知是因为厌倦还是傻,莱戈拉斯对女孩们的示好永远不动心。

那是三百多年前,瑟兰迪尔清楚地记得,一次边境巡视中他在北方国境的杉木林里偶然发现了前去清缴蜘蛛的莱戈拉斯,准确说是某个女精灵急促的呼吸声与微弱呻吟把他的目光引向了那里。

瑟兰迪尔几乎是下意识地回避,但短短几秒内他还是看出莱戈拉斯抱着的是一个腿部严重受伤的女精灵。儿子正一边用从自己衣服上撕下的布条帮女孩缠着受伤的小腿,一边低声说着什么以安抚情绪,而那只木精灵不可控制的颤抖与潮红的双颊让年长的瑟兰迪尔立刻看出这种征兆其实出自一种什么样的心理。

精灵王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他觉得儿子长大了,是时候拥有自己的爱情。即便莱戈拉斯对这只木精灵暂时还没有感情,年轻的成年男女精灵拥有一定的生理需求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瑟兰迪尔慢慢走着,心头竟浮起一丝怅然若失的感觉,但就在它们还没有牵引出更多悲伤情绪的时候,他听见身后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转身发现莱戈拉斯也朝这个方向走来,并且在两相对视的那一瞬间也看见了自己。

“这么快?”瑟兰迪尔在心里想。

“他来干什么?”莱戈拉斯心中有些不快,为什么哪里都能见到父亲。

他们沉默而尴尬地对视着,最终还是做父亲的先开了口:

“我只是巡视边境路过这里。”

莱戈拉斯悄悄翻了个白眼偏过头:“我只是遇到一个受伤的女精灵。”

从此以后瑟兰迪尔真正重视起莱戈拉斯的性向问题。如果说女孩表现到那一步莱戈拉斯都没反应的话,这只能说明儿子对同类异性真的不关心。而莱戈拉斯在做领主前的确没有对任何一位女精灵流露过特别的注意,这也让精灵王慢慢接受了儿子或许喜欢同性的事实,所以当年把瓦林诺来的那个年轻贵族留在身边,其中就包含了一层替莱戈拉斯物色人选的意思。但事实的发展永远与预想的情况背道而驰,当莱戈拉斯与梅斯真正相见后,连瑟兰迪尔都不自觉地把梅斯当做了赌气时的亲情转移载体,因为这两个孩子实在是太像了,无论外表还是本性。而莱戈拉斯毫无意外地把斗争矛头指向了梅斯,因为他不甘心这个漂亮的年轻人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就这样代替自己享受了精灵王的爱意。但在瑟兰迪尔后来的解释说明下莱戈拉斯依然对那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不冷不热,尽管在此前的精灵王看来,他们极有可能互为彼此的灵魂伴侣。

所以瑟兰迪尔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儿子的感情,直到后来震惊地发现,这个孩子在长大之后依然坚持如同儿时那样,认定这辈子跟定了他的父亲。

扪心而论,瑟兰迪尔不可否认最近三十年里与莱戈拉斯的相处的确比过去一百年愉快,但他觉得自己像个落魄的淘金者,卑微地从莱戈拉斯汹涌的爱意里拾捡亲情。

就像眼下,即便莱戈拉斯说出了那种话,瑟兰迪尔依然用长袍裹着自己的孩子,直到篝火熄灭空无一人,精灵王才缓缓起身,像莱戈拉斯小时候那样抱着他,在清晨的小路上独自朝林地大殿走去。

 

tbc>>607






——————————————————

3.6补充:

关于标签,请相信我真的是瑟莱! 可能是我入圈晚,瑟莱文真的一篇也没看过(我说的是认真看下来的那种);莱瑟也只看过危险边缘,可是那位太太很久不更新我也很绝望……扯远了,我承诺这篇文的后期阶段一定是瑟莱双箭头,所以答应我咱们不纠结攻与受的问题了好吗😂

关于大王对小叶子有没有爱情,可能是我之前表述不到位,其实他对叶子不存在爱与不爱,因为一直都爱,我想表现的只是大王对内心真正情感的觉悟过程。这个过程会很抽象,也不按照正常表现手法,所以亲亲们不要心碎要等待;【关于大王与叶子的感情线,@之由 一直分析的很到位,基本就是我想表达的感觉】

关于情节,到这里已经写了一半,往后剧情张力会很大,因为还有三场大战以及之后的事情,所以下一节在全文里就是很关键的一节,所以我才说要卡文,不是弃坑,不要担心不要慌~

以上🌹 


评论(24)
热度(107)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