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低产阶级
中土TL(T)
子博@什锦水果盘儿
- -
Live long and prosper.

【瑟莱】The Phantom of Mirkwood

本来打算熬夜肝课本突然get瑟莱文一篇!喜欢的喜欢的!感谢投喂!
关了耳机音乐站起来看完的。
其实一直都特别期待你写有关音乐的文,暑假那篇就很好,这篇也好喜欢,没有看过那个歌剧但是觉得被叫做“魅影”的大王已经被塑造起来了,而且我非常理解这个脑洞,因为我有过类似的!就是说现在的世界是中土世界发展来的,精灵在人类世界里已经成为一个湮灭的传说......谢谢你把这些我想看到的东西用心描述出来。






归墟取酒:

 @什鲤 送给鲤的短篇。总想写东西送给你,但是一直找不到喜欢的题材,几天前看到 The Phantom of Opera ,想起那个故事,突然觉得可以下笔了。开始想按照歌剧写一个完整的故事,但写了删写了删,发现短篇无法装下,就改了情节。其实完成之后完全不是歌剧里的NTR故事,而且脑洞还狗血,写起来很忐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Thranduil是魅影,半现代(?)背景。前情大概是,Legolas在森林里练习射箭,偶遇了居住在那里的Thranduil, Thranduil从这时开始教他射箭,但是在几个月后的一个夜晚,Legolas突然得知Thranduil的森林发生了火灾,于是动身去找他。






The Phantom of Mirkwood


Legolas扔下自行车,按照以前的记号径直跑向密林深处。森林的另一半已经被消防队围起来了,他直觉这场火会和Thranduil有关,跑得飞快,忽然听到前面传来动物奔跑的蹄声。谢天谢地,是大角鹿。


“是他让你来找我的?!”Legolas跳上鹿背,朝它叫道,“快带我去见他。”


大角鹿载着他向森林北方跑去,他没办法像Thranduil一样吟唱咒语让森林的地面收缩,只能心急如焚地抱着大角鹿的脖子,望向没有尽头的林地暗夜,渴望看到那个人浅色的金发,或者王冠的反光。烟从北方被风刮来,Legolas被熏得难受,眯着眼睛去看前边的路。


他们很快跑到了密林河岸,短短五天时间,落叶已经浮满河面,月色透过烟霾照在水上,反光很朦胧。Thranduil和森林共享生命,他很难想象那个人现在会是什么状态。


大角鹿蹚水过河,Legolas的靴子和半截牛仔裤被冰冷的河水浸湿,他一抬头,看到对岸的森林上空,星星失色,黑夜被熊熊的大火照亮,烟尘一团连着一团飘过来,带来火的温度。


有一些个头小的动物被困在对面的河岸,Legolas过河之后,一咬牙停了下来,拍了拍鹿背,大角鹿埋头用角推了几下河中的石块,在水面下堆出一道不算平整的桥。


God bless you. Legolas喃喃自语,他不能耽误太多时间,森林的大火仿佛在烧灼他的血液,他只想飞奔到Thranduil面前。


大角鹿载着他向森林腹地奔跑,树枝树叶从他脸颊和身体上擦过。他想到第一次和这森林的主人告别时,他目送Thranduil走进了被藤蔓盖满的大殿,一身中世纪的衣服,戴着那只古董般的银丝皇冠,融入黑暗。他那一刻明白了为什么农场里的人会叫他“魅影”,他孤独得和人类世界格格不入,却又高贵得让人难以靠近。他站在宫殿的阴影中,对Legolas说:


”I'm always here.”


风吹着Legolas的眼睛,泛出难以忍受的凉意。


他们一路直插向火势的中心,很多动物和大角鹿擦肩而过,逃向密林河,空气越来越热,越来越干燥,Legolas勉强看着前方,心脏跳动得快要不受控制。这森林这么大,他到底在哪里?


大角鹿突然惊嘶一声,一大股浓烟扑来,火就在前面,从黑压压的烟里露出几束橙红的火舌。一只高压水柱从侧面喷射出来,浇进火场,Legolas喘着气往右看去,是消防队的高压水枪,他们的确够快了,已经让水车开到了这里,正在清理出一条防火带。


Legolas看着他们身后一片倒下的树木,怔怔地忘记隐藏自己,突然听到那边传来人的喊声:“是谁在那里?!”


“快拦住他,不要让他进火区!”


大角鹿受惊了,原地一跳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他们身后的呼喊声渐渐变小,大角鹿喘气的声音变得很粗重。他们沿着浓烟漫来的界限奔跑,Legolas的右侧脸颊被火的温度烤热,烟尘阻挡了他的视线。他低低地趴在大角鹿背上,发现前方的树木虽然被大火侵蚀过,但已经不再燃烧,地面留着火灰的痕迹,黑色的碳灰和枯黄的草斑驳一片。


他猛地抬头,大角鹿也有所感应地叫了一声,前面几十米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影子在朝火区慢慢地移动着。


“Thranduil!!”


Legolas朝前大喊。


前面没有回应,大角鹿很快冲了过去,Legolas跳下鹿背,轻轻地靠近了他。


Thranduil依然穿着那件华美厚重的披风,两手垂在身侧,握着一对镂空银刀,就只是往前走,Legolas看到他皱着眉,露在外面的右脸脸色惨白。森林的魅影一步步慢慢地往火中走去,每走一步,身前的火焰就被他无形的力量压退一步,他衣袍的边角被热浪鼓起,在风里猎猎抖动。


Legolas从未见过他使用对抗自然的力量,看着他的状态焦急不已,他向前迈出一步,被大角鹿顶住,它打出一个响鼻,让Legolas不要打断他。


Thranduil一步步走在焦黑的草地上,汗水流下来,淌过脖子滴进衣服,洇湿了一片枣红的领口。森林的大火让他消耗太多,他抬头看了看森林上空厚重的烟霾,他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身上的伤痕隐隐作痛,森林的火就像在他自己的身体里燃烧。密林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这样的大火了,从前那些星星点点的火在扩散之前他就会察觉,可以随意调动魔法溪流把它们吞噬。


一百年又一百年,魔法消逝,记忆模糊,时间已经过了太久。


“Thranduil.”


Thranduil的身体忽然开始剧烈的颤抖,他向前迈出了一小步,跪倒在满地的灰烬里,左手的刀插在地上撑着自己。额头上渗出很多大颗的汗落下来,他身上的伤疤已经太疼了。


Legolas叫着他的名字,强硬地从大角鹿的角下穿过去,冲到了他面前。他背后的大火因为Thranduil暂时撤去力量又旺盛起来,在一点一点蚕食掉原本的界限。


这个唯一一个被魅影带进森林深处的孩子半跪在他眼前,挡在他和大火之间,看着他的脸,心痛得落泪。他的蓝眼睛里闪烁着跳跃的火光,声音颤抖地对他说:”Stop, please—“


Thranduil的脸因为力量流失,掩盖不住那些旧伤,脸上的疤痕藏在深色的面具下面,左眼却暴露在外,呈着死气沉沉的白色和复杂的肌理。


Legolas撑着他站起来,一直在他的耳边叫他的名字。他低头去看这个人类孩子,他在无边的大火中毫不畏惧,他没想到,Legolas会不害怕这个森林,不害怕火焰,不害怕自己。他与人类世界相隔甚远,从没想过从他们身上得到帮助,得到爱,叫大角鹿去找他,只是不想让他知道消息后在森林里乱跑,被火伤到而已。


Thranduil收起银刀,伸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后背,”It's okay, kid. It's okay.”


他轻轻地把Legolas拉到身边,呼吸平缓了很多,Legolas听到他开始吟唱咒语。


森林的地形变化,树木分开,密林河悄然改道,一条新的支流蜿蜒向北方涌来,渥过被火烧焦的土地,横亘在火区之外。Thranduil叫来大角鹿,带Legolas骑上去,大角鹿奔跑几步飞跃过溪流,冲着大火继续跑,Thranduil吟唱咒语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呼吸也越来越沉重,那些在森林肆虐的烈火在他的坐骑前全部熄灭,只剩下树枝间缠绕不去的黑烟。


Legolas震惊地看着这一切,他本以为Thranduil在刚才已经几乎把力量耗尽,但显然不是这样。那些火焰畏惧他的咒语胜于畏惧洪水,在森林里,Thranduil必定拥有压倒一切的力量。


他们向前走了大半个火场的距离,在看到外围密集的高压水枪时才渐渐停住。魅影在他身后安静下来,他的后脑勺可以感觉到他脸上半块面具的坚硬棱角,他喘息着,看着对面的大火渐渐被人类用水柱熄灭,浓烟飘起来,被风吹向南方的天空。


Thranduil牵着大角鹿转头,踏着焦黑的草地往回走,这里起火更早,树木的表面都已经完全变黑碳化了,遍地都是燃烧之后断裂的树枝,鹿蹄踩在上面很容易就碎成粉末,发出连续的脆响。Legolas抬头,只能看到无边的黑色树木和树梢上厚厚的的烟雾,这里真的变成了一座幽暗密林。


Legolas坐在前面,看不到Thranduil的表情,但一夜之间大火毁掉这样一大片森林,他的脸色一定很不好。大角鹿没有快跑,就一步一步慢慢地走,Legolas放松下来,无边的疲惫和困倦袭来,他侧过头去,额头碰到了Thranduil的面具,轻声说道:


“遇到您之前,我从没想过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力量。”


Thranduil沉默着,双手绕过Legolas的身体握着大角鹿的缰绳,握得很紧,伤疤还在疼。


他在念动咒语之前,的确已经感觉使用力量非常吃力,那时候如果使用咒语让火熄灭,他绝不可能还好好地坐在鹿背上。是Legolas让他恢复了力量,但他对这种感觉太陌生了。Thranduil慢慢让呼吸平静下来,此时比起森林和自己,这个人类孩子竟然更让他担心。


他从Legolas身上感受到了爱。但他不知如何回应。


他在森林里的时间已经太长了,日出日落仿佛一瞬间,人类的生命就在几十公里外的世界不断的更替,他们转瞬即逝。


Legolas也一样,他每次来到森林都会告诉他,上一周射箭射到九环,击剑打败了哈尔迪尔,今年的秋天不如从前冷……而对他自己来说,每一百年之间的变化都很小很小。


如果这个孩子仍然是人类,那他在自己的生命中很快就会消失了。


应不应该回应他?


魅影一言不发,Legolas打了个哈欠,又说道:


“如果我现在睡着了,会不会醒后发现这一切都是梦呢。”


Thranduil安静了一会,牵了一下缰绳把大角鹿引向另一个方向,在Legolas耳边说:


“I'm always here.”


Legolas微微笑起来,伸出一只手握着Thranduil的手问他:


“我今天不想回去了,好吗?您能带我去魔法溪流吗?”


“你不回家,会有人担心的。”


“我出门的时候说我去找哈尔迪尔了。他们问我今天会不会回来,”Legolas精神了一点,说话的声音变得活泼很多,“我当时太着急来找您,跟他们说了一句Maybe.”


Thranduil看着鹿角前的地面,没有回答,大角鹿一路向南走,穿过了被火焚烧过的林地,回到了秋天的密林。


Legolas在鹿背上摇晃,又开始昏昏欲睡,大角鹿踩着草地的声音实在太麻醉了。他迷糊中听到了轻轻的水声,被人从大角鹿上抱下来,然后就变得暖和起来。


Thranduil在溪边点起篝火,坐下来休息。


在室外的夜晚,Legolas并不能睡得很好,潜意识里还在说有些事情没有做完。他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意识朦胧地睁开了眼睛。


脸上暖烘烘的,他动了一下,发现Thranduil像裹蚕蛹一样把他卷在了披风里,背靠着篝火放着,一抬头就可以看到薄雾笼罩的魔法溪流。来的时候在密林河里打湿的裤脚都已经干了。他稍微挣了一下,Thranduil坐在旁边注意到了他,起身走过来把他解开。


他抬头看到Thranduil的脸,才知道消耗那样的力量对他来说的确是极大的负担。Thranduil的眼睛并没有恢复原状,他的右脸完美无瑕,几乎是上帝完成的雕塑,而左侧脸颊上覆着一块十分粗糙的深色面具,露在外面的左眼仍然是黯淡的白色。


Legolas并不觉得这些伤痕让他失去了气质,反而觉得心里酸楚,以Thranduil的力量,那一定是一段很惊险、令人痛心的往事,以他现在的知识,恐怕是不能想象的。他坐起来,仰起头看到森林上空飘散不去的烟,问道:“森林还会好吗?”


Thranduil平静地看着跳动的篝火,答道:“三年,或者五年,很快就会好的。”


Legolas张了张嘴巴。三年五年,他想,我那时候早已经毕业了,也许会留下这里房子,搬去伦敦。


他是个人类,这个世纪里,人类是生活在小楼,汽车,电,还有发达的信息之间的。而Thranduil,Legolas看着他苍白的侧脸,他的森林是松涛,阳光,苔藓,河水,和数不清的动物。


“如果我将来去其他地方住了,会常在放假的时候回来看您的。”


Thranduil很聪明,他知道是什么让Legolas说出了这句不太合时宜的话,不过他没有点破,点了点头,凝视着篝火。


他沉默了一会,对Legolas说:“大角鹿会带你来见我。”


“它一直都在这里吗?”Legolas问道。


Thranduil肯定了他,“森林都会一直在。”


Legolas想了想,终究问了出来:


“很多年前,森林里也有一场大火吗?”


Thranduil顿了顿,转过头来看着他,目光依然是平静的,但长久的一段时间里,他一言不发。


Legolas和他对视着,呼吸都压低了声音,半晌,他垂下眼睛,低声说:“您——”


他看到Thranduil抬起了一只手,目光追随过去,发现那半块面具的表面忽然变得光滑,反着红棕的颜色,一些细小的金色闪光流淌在上面。


Thranduil摘下了那半块面具,露出左侧脸颊上的烧伤疤痕。


Legolas怔在那里说不出话,却听到Thranduil淡淡地说道:“这是世界上最后一条火龙留下的伤痕。


一位人类弓箭手把它从半空射落,它掉下来,死在了湖水里。”


Thranduil看着掌心里的半块面具,说:“这是火龙的鳞甲,是那个人类的父亲在最后联盟——”


最后联盟。


他已经很久没有说出过这个词了。甚至和这个词汇相关的大多数回忆,他都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特意去想。


Thranduil抬头看着这个人类孩子,他的表情很认真,没有把他讲的事情当做传说或者童话,那双蓝色的眼睛望着他,给他毫无保留的信任。


两个人之间又陷入了一段声音的空白,他们看着彼此,火堆在旁边比比剥剥,窜出一些火星,映在Legolas眼里,就像一串流星一样。


Thranduil不再继续讲了。


“Time to go home.”


他对Legolas说。


 


 


Legolas在家里度过了周日,其实睡觉就已经睡过半天。Thranduil牵着大角鹿把他送到森林的边缘,他趴在鹿背上打盹,然后在晨曦的微光中骑车回了家。


到家之后当然是倒头就睡,下午五点多醒来之后,刚好接到Haldir的第17通电话。


他赶紧迷迷糊糊地告诉Haldir他在家里,没有在Mirkwood被野猪啃掉。


“Jesus,”Haldir的声音像是松了一大口气,“你昨晚不会真的去火灾现场了吧。”


Legolas听到“火灾现场”,立即一个骨碌爬起来,想起火焰熄灭、浓烟升起的场景,又愣愣地坐回床上。


已经结束了。


是Thranduil用力量把大火熄灭了。


Haldir听到他回答,接着说道:“他们居然在七个小时之内熄灭了那么大的火灾,你有没有看BBC的早报?这怎么可能,当时一滴雨都没有下。”


Legolas把电话夹在肩膀上,从桌子上拿来了电脑,打开Google,答道:“我只在森林外围看了一眼,被消防员发现,他们把我赶回来了。”


Haldir哈哈大笑,说他实在太冲动了。


Legolas的手指放在键盘上,想了想,输入了”fiery dragon”。


 


 


Thranduil回到被藤蔓盖满的林地大殿,沿着长长的空中小路一直走,来到了大殿的月光露台。


由于烟太厚重,晨光非常朦胧,Thranduil来到水镜面前,低头看着水面倒影。他的记忆混乱起来,长久的孤独时光让他淡忘从前的经历,那个人类孩子让他感到了回忆的痛苦。


魅影在露台站立了很久,一道模糊的影子投向大殿内部,他抬起手,水面发出扑通一声,史矛革的鳞片沉入水底。


波纹平静后,水镜里Thranduil的脸恢复如初,再也没有一丝疤痕的印记。


他凝视着水镜,却没有在看自己,喃喃自语道:


”Valar, is that true?”


Legolas第一次闯入森林时,射箭差到让他难以旁观,他静静地观察几周,终于忍不住出面去教他,还给了他一把新的木弓,让他去锻炼臂力。


Legolas并不怕他,反而因为学习射箭而对他十分尊敬,几乎每过五六天就会来一次森林。


一个人类孩子,见到他必定会好奇,但Legolas却很能忍耐。他的箭术进步很快,两个月后他第一次射进十环,跑来告诉Thranduil,虽然他并不知道人类的标准是什么。


那个时候,他才第一次问Thranduil,他究竟是什么人。


森林外的人类叫他魅影,他永远穿着中世纪的衣服,戴着贵重的银丝皇冠,第一次对他说话的时候,说的是一种他听不懂的语言。


Thranduil反问他,人类的传说里,有没有一个族群,


叫做Elf。


“是那种有翅膀的小精灵吗?”


Legolas问他。


Thranduil一怔,才意识到,时间已经久到连传说都化为乌有。


 


 


他走出宫殿,踏过山毛榉的枯叶,穿过黑暗的丛林,牵着大角鹿来到密林河,沿着河水一直向西走,走了很久很久,看到了密林外的Anduin,大河奔腾远去,绕过山丘。






“Ada.”


 


 




-Fin




瑟瑟发抖地希望你看完之后不要打我。


瑟兰迪尔离开了那个“密林”之后,被莱戈拉斯唤醒,而他们两个人本身已经在阿门洲了。一个平行世界故事,如果中土真的存在,那数千年后会不会留下传说,会不会被人忘记。


还是希望你看完不会晕晕乎乎的。


最后,送给很好很好的你。


 我真的嘴很笨不知道该说什么


 





评论(1)
热度(67)

© 什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