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7. 五军之战(8)

这可真是愁死我了,怎么也写不完的一章

这周太忙,就先放3k字

按说这么少的字数不该算一次更新

还不是怕你们担心叶子的眼睛嘛

——————

 

 

 

 

 

瑟兰迪尔随坎布尼茨进入了那条黑暗幽闭的山中隧道。

当他从坎布尼茨那里弄明白自己的儿子是如何发现这条隐秘的隧道后,只觉后背一阵发凉。

莱戈拉斯的箭矢是瑟兰迪尔特意命人模仿兽咬箭而造,黑暗与邪恶会让箭锋隐隐泛出一层蓝光,他想让儿子时刻警醒注意远离危险,可莱戈拉斯偏偏借着这危险的提示直捣恶龙巢穴。

这样的莱戈拉斯让他觉得陌生,而真正让他惊栗不安的是,作为一位父亲,他竟不知自己的儿子究竟何时开始向死而生。

“你最后离开的时候莱戈拉斯在做什么?”瑟兰迪尔忍不住问。

坎布尼茨想了一下,脚下的步子没有放慢,反倒语气随着疾步行走的动作有些急切:“我没有直面恶龙,陛下,莱戈拉斯在石门闭合前把我赶走了,我没法拒绝他。”

瑟兰迪尔看着这个黑色卷发的精灵,即便在这种时刻,语及莱戈拉斯,英俊的卫队长眼底也流露出一丝不自知的柔情。他那历历可数的睫毛在乌黑透亮的双眸边微微颤动,仿佛正在眼前将两人间某些隐秘而又美好的往事一一过目。

精灵王五味杂陈地扭过头,不再看卫队长脸上那微妙的表情。

瑟兰迪尔年轻的时候不乏男男女女的求爱者,一位成年的单身王子对子民那种特殊的吸引力他无比了解。而他真正的冷漠或许正是从那个时候形成,虽然知道求爱者们没有恶意,但他不喜欢自己像一头被争相追捕占有的猎物那样对待。

可他的儿子居然被人压在身下强吻,这不是一个机警且自持的王子应有的表现,醉酒也不是理由。他当然知道儿子的私生活不是他能干预的范畴,但说不清是否因为多年来那绝对控制力的惯性,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深深焦虑。他明里暗里呵护备至的莱戈拉斯,绝不可以是那种谁睡一晚都可以的廉价物品。

“你真的喜欢他吗?”瑟兰迪尔忽然问。

坎布尼茨哑然,脚步微微停滞片刻,又沉默地走了许久,才低低地对精灵王说,喜欢,无可救药的喜欢。

而这句“无可救药”又让瑟兰迪尔想起某些让他不适的画面。

“你是护卫队最优秀的战士,我不愿指责莱戈拉斯那晚的意外和你有关,”瑟兰迪尔疾步走着,虽然仅仅是几个心念电转的瞬间从心头掠过,眼下情况又万分紧急,他还是不温不火地警告了一句:“但我希望你对待爱情同样理智。”

坎布尼茨默不作声地看了精灵王一眼,轻轻应了一声。

两人再无话。

 

莱戈拉斯反手触碰背上的箭囊,抽出了那把白宝石匕首。

这是父亲的赏赐,他只用它来做最郑重的事。

手上微微施力,匕首脱鞘而出,刀背上的寒芒照亮他双眼,刀光下的面孔没有血色。

“你要我动手,还是自己来?”史矛革巨灯般的双眼缓慢地一张一合,它对精灵的勇气持怀疑态度。

“你闭嘴,”莱戈拉斯对这条龙言语背后的动机感到恶心,“用不着你来管。”

他定下神,转了转刀锋,犹豫片刻,对准了自己的左眼。

和父亲一样的那只眼。

他什么都没想,看着刀尖一寸一寸接近自己的瞳孔,直到此刻他才感受到某种蚀骨的恐惧,但他别无选择。

精灵王子向后几步,靠住一堵岩壁,深吸一口气,在刀尖离瞳孔三指远的时候闭上了双眼,选择了一个更温柔的方式。

只要一刻就好了,他在心里反复说,只要一刻,白宝石就永远属于父亲了。

可他的手腕在这僵持的动作下还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他忍住紊乱的呼吸,费力咽下一口唾液,像胶一样粘。

不能再犹豫了!

莱戈拉斯暗暗咬住下唇,借着呼吸停滞的一瞬间发力,反手将刀锋刺进左眼!

漫长的几秒钟后,温热的血液缓缓滑过鼻翼,可他感受不到疼痛。

他什么都感受不到,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像是回到了降世之前。

 

当模糊的意识渐渐回流入大脑,莱戈拉斯漏出几声抽泣般的喘息。

他只完成了一半,他还需要更大的勇气将这把刀拔出去。

可是手腕上的力道再也施展不开,他又努力试了一次,仿佛遇到某种阻滞。

“够了!”

莱戈拉斯猛地一惊,睁开眼,瑟兰迪尔正死死攥着他的匕首,锋利的刀片已经深深嵌入虎口,血液还在不断地涌出,汇聚到手腕,一滴一滴落到莱戈拉斯脸上。

“Ada……!”莱戈拉斯这一声还没叫完,连人带着刀片就被掀了出去。

“疯了?”瑟兰迪尔怒喝。

莱戈拉斯被震得大脑一片空白,他挣扎着跪起来,茫然望着父亲怒不可遏的脸。几天的分别,已经让他觉得一切都恍如隔世。

他的后脑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撞击还在狠狠地钝痛着,脸上的血液流进嘴里,像是吞咽了泪水般咸涩。

“Ada,我的眼睛可以换白宝石,”莱戈拉斯低头平复着呼吸,他想把这句话说得有底气,“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我只是想给你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满足你那些痴缠的念想。

我只是喜欢你,但这与你无关。

“你没权力干涉我这个,”莱戈拉斯撤去了敬语,仰起脸与父亲对视:“我后悔的可没你多。”

他想要说的还有很多,那些年年月月积压在心里的苦涩,像是堵在胸口里一团密不透风的棉絮,难以下咽,又无从倾吐。

或许瑟兰迪尔从没有觉得自己有一丝丝过错,他是王,他会权衡利弊,任何情况下都严格自律,不会做出任何有损自己公众形象的事情。

或许瑟兰迪尔从没有单纯以被爱者的身份看待这场没有尽头的爱恋。精灵王从来都高高在上,颐气指使,唯一的污点就是有个弄不清身份的儿子,而且在他眼前胡闹了整整三十年。

是自己一直都傻透了,永远自怨自艾,永远暗暗吃痛。

受到任何指责,都习惯性地先从自己身上找过失。

就算被掀在地上,第一反应也是先爬起来跪稳。

当他从愤怒的情绪里找回神智,不知何时父亲已俯身半蹲在他身边,用不流血的那只手轻轻替他擦着脸。

“不要再管那条项链了,莱戈拉斯。”瑟兰迪尔透着疲惫的语气里含着一声叹息,他将地上的白宝石匕首连同刀鞘捡起收好,塞回莱戈拉斯手里。 

“趁现在离开,”精灵王望着远处灯影里的巨龙,“不要让我后悔更多。”

 

史矛革一开始就注意到了瑟兰迪尔。

庞大的生物只是与精灵王对视了一眼,谁也没出声。

若说世间还有什么让史矛革觉得不可轻侮的人,瑟兰迪尔就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只杀不死的精灵,浴火而重生,似是鬼魅幽灵。

正因为残杀无数,史矛革才对自己无法一击毙命的生灵心怀某种特别的敬意。

龙喜欢与自己势均力敌的人较量,所以它耐心给出足够时间,这是一场强者与强者间的决斗,复仇与杀戮是永恒的主题。

巨龙伏栖在黄金上,等待着,甚至是饶有兴味地看着瑟兰迪尔安抚自己的儿子。龙诧异地转了转头,时隔五百年,它再度从精灵王身上看出某种与他强悍力量形成矛盾美的温情,这让它想起那个死得微不足道的女精灵。它记住她,因为她是瑟兰迪尔唯一的软肋。

现在她死了,精灵王心中所有的柔软都给了儿子。

龙再度兴奋起来。它活得太久,无聊与空虚成了一个值得思考的严肃问题。而所有旧事重演都让它有一种改写时空的快感。

杀不死的人,再杀一次。

 

莱戈拉斯怔怔地看着父亲拔出佩剑。

瑟兰迪尔脸上的皮肤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脱落溃烂,他右手持剑,剑尖斜指向下,每走一步,脸上的龙伤便更加狰狞一分。

“Ada……”莱戈拉斯尝试着叫住父亲,直到这一刻,他才完完全全看清眼下的局势。

因为他的冲动,因为他的鲁莽,他的父亲可能就这样,再也走不出去了。

“Ada!”莱戈拉斯大声又喊一次,可是父亲仍旧不回头。

他捡起地上的弓箭冲到瑟兰迪尔眼前,徒劳地伸出双臂想要挡住父亲的去路。他从未觉得父亲如此陌生,叫而不应,有生以来唯一一次。

可是瑟兰迪尔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莱戈拉斯也就跟着一步步后退。他急得额角布满汗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已经语无伦次。

“求您了……”莱戈拉斯站定,他很少对父亲使用那个字眼,但这是他眼下唯一一句能想出的挽留父亲的话。

“求您不要再去了。”莱戈拉斯小声说,他双手扶着瑟兰迪尔肩头,额头抵在父亲的颈窝里,仿佛这样做,父亲就再不会向前走一步。

“我也不只是为你,”瑟兰迪尔停下来,他扳过儿子的头,看着他的眼睛,“你知道已经有多少精灵因为这场战争亡故吗?”

莱戈拉斯摇摇头。他仰头望着父亲,紧张已经使他忘记言语。

想到父亲只带坎布尼茨一人前来,惊悚在他心里猛然炸开。

“只要史矛革死,战士们就没有白白牺牲。”瑟兰迪尔说。

“可我也不许您就这样、就这样……”他忽地哽住了,双眼浮起一层雾,湿得像是雨后的天空。

他不再说话。父亲终究是要为他的战士们而去的。

莱戈拉斯的双手无力地从瑟兰迪尔肩头滑落,侧身为王让路。

 

tbc>>709

 

评论(36)
热度(113)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