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5)

看来五一之前我写不完这章啦,五军之战的完结篇等下次吧~这是6k2的一节请先收好,原本用一万字就可以完结的剧情现在不得不扩张一下啦

这节给我的感觉,瑟爹总在发飙哈哈哈

 ——————

 

 

精灵王不是第一次目睹儿子的类似场面。

早在三百多年前的一次边境巡视中,瑟兰迪尔曾偶然撞见莱戈拉斯抱着一只受伤又发.情的女精灵。沉默的父亲只是不动声色地转身离开,理智地为儿子留出足够的空间。

但这一次,仿佛脚下生了根,他静静地看完全程,脚步和目光都无法挪动一寸。

 

“是我强迫殿下,”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坎布尼茨,从精灵王那两道幽幽的目光中,黑发的卫队长已经做好了独自接受所有惩罚的准备:“殿下今晚醉了酒,是我强吻他。”

但这句事到如今已经无关紧要的话仿佛根本没有进入精灵王的耳朵。瑟兰迪尔只是冷冷地将目光转向莱戈拉斯。

“是我自愿。”另一位头都不抬,解释得倒是干脆利落。

瑟兰迪尔反复打量莱戈拉斯,后者从容不迫,在父亲的目光中自下而上一粒一粒扣好了扣子。

直到这一刻,瑟兰迪尔胸中才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他太清楚儿子那句话的背后藏着怎样的动机,任何时候都不要指望精灵王子承认自己正在做的是被强迫的事,无论你是谁。他知道莱戈拉斯这是在变相激怒自己,而真正令他感到愤怒的是,自己竟真的因此不受控制地恼火。

“看来你的父亲该向你道个歉,”瑟兰迪尔缓缓说着,一步一步自两人背后绕到身前,目光却始终未离开莱戈拉斯一眼:“既然是自愿。”

他一路尾随莱戈拉斯至此,该看的不该看的统统尽收眼底。这似乎是一场两情相悦的美妙结合,莱戈拉斯的那种游刃有余甚至让他怀疑这种事在儿子身上是不是第一次。可当他慢慢走近,近到听见两人急不可耐的亲吻与喘息,才惊觉儿子无法闭合的双眼里究竟埋藏了多少恐惧与绝望。

可这一切情绪都在被发现的那一霎,以淡定与从容掩饰得天衣无缝。

“你明白我的意思,”瑟兰迪尔冷冷盯着莱戈拉斯,已经无暇分辨自己的言语还是否理智:“一切都过去了,这再好不过。”

那一刻莱戈拉斯的肩膀不易察觉地抖动了一下,他静了片刻而后抬起头,眼底的波澜不惊一瞬间溃不成军。

瑟兰迪尔看着莱戈拉斯慢慢捂住嘴,看着莱戈拉斯背靠着桦树慢慢蹲下身去。

然后转身离开。

 

“莱戈拉斯……陛下!”

瑟兰迪尔未走出十步便在惊呼声中扭头,扭头时莱戈拉斯已经痛苦地蜷缩在地上,他的十指深深嵌进泥土里,伴随着轻微痉挛,身下的草场渐渐蔓延出鲜血,月光下呈现出阴惨的黑色。

“这是怎么了……怎么了?”突如其来的血涌让坎布尼茨来不及思考,只是一遍一遍重复着这句话,他托起莱戈拉斯的头,声音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坎布尼茨掌心一片湿滑,血液竟是从毛孔中涌出。

莱戈拉斯的月白中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染成了红色,片刻后,周身腾起一层淡淡的血雾。

瑟兰迪尔极力稳住呼吸,伸手挑开了莱戈拉斯的领扣,擦去皮肤表面的血珠后,黑色的血管在他的脖颈上浮凸地跳动着,像是一条幽幽穿行在四肢百骸的毒蛇,此刻终于向他的主人吐出蛇信。

“莱戈拉斯,能听见我说话吗?”瑟兰迪尔托起儿子的上半身,将他的头部固定在自己臂弯里,仅仅是几次简短的接触已经让他银灰色的衣袍沾满血迹,“不要闭着眼,不要睡,”他死死捏着莱戈拉斯的下颔,用力之大已经让那片皮肤渗出多一倍的鲜血,“忍一忍,我们今晚去瑞文戴尔。”

剧烈的痛苦中莱戈拉斯无以回应,呼吸声愈来愈重,每一口都带着血腥气。

血迹蔓延之处青草枯萎。

“殿下今晚情绪低落,身体状况极差,”坎布尼茨扶着莱戈拉斯左右挣扎的额头,温热的血液已经沿着他的掌心滑向手肘。他努力镇定下来,回忆着今晚的经过:“酒后呕吐过一次,呼吸长短不定,噢……他还喊过难受……”

“知道还刺激他?”瑟兰迪尔实在窝火。他擦拭着儿子脸上不断渗出的血珠,可是鲜血好像怎么也流不完,莱戈拉斯血迹下的面庞渐渐变得病态而苍白。

“去牵我的坐骑,”瑟兰迪尔知道一刻也不能耽搁了,他收起情绪,平静地向卫队长命令,语速却比从前快一倍:“告诉伊兰将军今晚的经过,让他整顿好两支军队驻扎在原地等我回来。”

精灵王说罢抬起头,探究似的眯了眯眼:“你知道该省去哪些细节。”

 

瑟兰迪尔带着莱戈拉斯,在夜色下疾驰穿过摩瑞亚矿坑。他不确定路途颠簸是否足以吊醒莱戈拉斯的神志,只有时不时说几句话确认倚在自己身上的儿子没有昏迷。

“您生气了,”当他们的头顶重新出现斑斓星月的时候,莱戈拉斯叹息道:“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我们现在不谈这个,”瑟兰迪尔扶了扶莱戈拉斯的身子让他坐正,“这些以后再说。”

“那您告诉我,”莱戈拉斯伸手捉住父亲风中飘飞的一缕长发:“在过去的四百多年里,您有没有和别人,”他顿了顿,“和别人……”

瑟兰迪尔忽地勒住了缰绳。他们停在了夜幕下的荒原中,两相探寻的目光静若止水,又仿佛一场隐金戈铁马于无形的战争。

“我没有。”良久,瑟兰迪尔轻轻地、但却笃定道。

他忽然就弄懂了莱戈拉斯今晚的反常行为,正因如此他才更加回答地无比肯定,那种极力证明什么的心态已经让他不去计较为什么一个父亲要向儿子解释这种事情。

可是莱戈拉斯根本不信,捏紧父亲长发的手没有松动分毫。

“这一点我也不明白,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已经隐约猜到儿子纠结的是什么。他知道随着莱戈拉斯年龄渐长,有些事自己再也瞒不住,但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有些事情,活得越久,反而愈发看不通透。”独自在世间走过六千年的精灵王只能这样解释道。

莱戈拉斯垂着眼思考片刻,忽然干笑一声,嘴角处干涸血迹下的毛孔再度渗出血珠。他终于松开了父亲的那缕金发,以虎口抹去脸上的鲜血。

“别拿年龄糊弄我。您不如直接说,”他笑地悲伤:“我亲爱的儿子,Ada对你母亲的爱从未逝去。”

瑟兰迪尔默默看了莱戈拉斯一眼,或许疼痛已经将这孩子折磨地神志不清。他不再说什么,伸手揽过儿子的头,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大角鹿再度迈开四肢,穿过一片寂静丛深的梅隆树林,全速向林谷中心灯火璀璨的瑞文戴尔跑去。

 

林迪尔将密林父子引向林谷行宫最高处的一座宫殿。

瑟兰迪尔轻轻将莱戈拉斯放到落地窗前的一张软榻上,四下顾盼却找不到埃尔隆德。

“领主在书阁,请您移步,”林迪尔传话,“我会在这里照顾莱戈拉斯殿下。”

瑟兰迪尔有些犹豫,他知道埃尔隆德那边势必有更重要的事情,但又不忍将血淋淋的儿子丢在这里。他转头问莱戈拉斯:

“现在觉得好些吗?”

莱戈拉斯点点头。

“那我稍后回来。”瑟兰迪尔俯身,将儿子被鲜血黏在脸侧的发丝绕到耳后,目光相接的那一瞬他心底一惊,竟从莱戈拉斯眼中读出某种指责。

“你是我的儿子,”精灵王解释道:“我不会让你有事。”

然后他看着莱戈拉斯安稳闭上双眼,转身悄然离去。

 

与鲜血淋漓的赫然场景相反,莱戈拉斯的身体在放出第一波血液后就不再感受到痛苦,甚至是从未有过的轻松,如沐云端。

不想多说话仅仅是因为乏力。他的头埋在松软的卧枕里,吹着夜风,渐渐困意上涌。

“莱戈拉斯殿下,”林迪尔丢掉擦拭血迹的棉布,轻轻推了推精灵王子,“领主特别关照,您不能在这个时候入睡。”

莱戈拉斯用尽全力抬起眉毛,沉重的双眼终于睁开一条缝,但随即又合上了。

林迪尔暗暗焦急却没有办法,只有疾步前往湖心寝殿,叫来了领主的双子。

“维拉……”见到精灵王子的那一刻,埃莱丹不由得捂住胸口,“这太可怜了。”

好在莱戈拉斯睡得不深,埃洛赫以魔法强行唤醒了莱戈拉斯。

“你想来点水吗?或者一些蔬果。”埃洛赫扶起莱戈拉斯,无论如何不能再让精灵王子躺着了。

“领主阁下的双子?”莱戈拉斯眯了眯眼,这似乎就是儿时父亲用来教育自己时,口中频频出现过的“别人家的孩子”。

“埃洛赫,”黑发白衣的精灵自报名字,然后指向弟弟,“埃莱丹。”

莱戈拉斯点点头,老实说,一时半会他分不清这两只一模一样的精灵。金发的王子望着窗外月光下的山峦静坐许久,当意识不再模糊,他向眼前这对双子请求道:

“能替我拿一套干净的衣服吗?”

埃洛赫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感到抱歉,忙让弟弟去取一件干净舒适的睡袍。

“不,”莱戈拉斯叫住埃莱丹,“我希望是轻便猎装。”

埃莱丹愣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好的。”

 

看着埃莱丹消失在步梯下的回廊后,莱戈拉斯吃力地坐直了身子,手贴胸口向埃洛赫微微颔首。

他不方便下榻,但这对于精灵王子,已经是能向别人行出的最高礼节。

“我能请求您一件事吗?”莱戈拉斯望着埃洛赫,后者对密林王子的举动微微错愕。

“请讲。”

“这件事瞒着我父亲,”莱戈拉斯顿了顿,他观察到林谷王子眼里有一丝迟疑一闪而过,但没有拒绝的意思,于是他继续说道:“请您即刻前往迷雾山脉,林地王国的军队驻扎在东南部的高地与平原,去密林军营找到王宫卫队长,让他替我将我的弓箭与双刃取来,还有我的马匹。”

“您想出逃?”埃洛赫有些吃惊,随即他回过神来,换了一个词:“不,我是说,您要离开。”

“是,我想我必须走了,如果您不能帮我保密,也请不要在我未走远时就去告诉我的父亲。”莱戈拉斯看着埃洛赫的眼睛认真说,神情已经近乎恳求。

林谷的王子低头思考片刻,眉心越锁越紧。

“莱戈拉斯殿下,我很乐意帮忙,”埃洛赫犹疑道:“可我怎能保证您的身体不会在半路再出状况呢?”

莱戈拉斯的目光短暂地涣散了几秒,他神秘地笑笑,“你知道白宝石吗?”

“当然,精灵王尤好此物。”埃洛赫不解。

“可它被孤山的矮人侵占了,我必须去替父亲拿回来,”莱戈拉斯只有坦诚相告:“如你所见,我时日无多,愈是最后时刻,愈有执念之下必须完成的心愿,”他望着远山,“就像你姐姐,永生之外,更有值得牺牲一切去换来的东西。”

埃洛赫望着这个心事重重的王子,一瞬间心头竟略过一丝错觉,那种一意赴死的狠劲,似乎仅仅是用来战胜某些……累月积年的悲伤。

“好,”埃洛赫沉默良久,微微点头,轻声答应道:“我按照您说的做。不管您的动机是什么,请您一定保重。”

精灵王子再次颔首:

“埃洛赫,你的恩情我永远铭记。”

 

瑞文戴尔的书阁里,瑟兰迪尔看着大理石桌前的埃尔隆德,后者正用魔法打磨两块手掌大小的蓝色水晶。

他知道那是世间罕有的真知晶石,棱镜般的表面在魔法下折射出幽幽蓝光,透过其内冰晶般的质理,智慧之人能看见过去与未来。

“瑟兰迪尔,我把它们送给你,”魔戒纳雅的冷冷荧光源源不断地倾注进晶石里,埃尔隆德说:“你会用到它。”

瑟兰迪尔却移开了目光,“我的儿子还承受着失去生命的威胁。”

将近一个时辰的等待之后,这句话已经不似请求,听起来更像是失去耐心的告诫。

“我知道,我知道。”埃尔隆德语调放缓,“莱戈拉斯三十年前的旧伤从未痊愈,我的药草与魔法只是愈合了骨肉,末日火山的黑暗力量却溶进了他的血脉里。”

“可是为什么会在今晚突然发作呢?毫无预兆,毒素就那样排尽了他的血液,侵夺了他的身体吗?”埃尔隆德问道,“按照末日火山的活动周期,你儿子即便生命垂危,也还有七十年的光阴。”

瑟兰迪尔微微偏头,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原因只能出在他自己身上,”埃尔隆德说,“你知道,悲伤也能带走精灵。”

林谷领主闭了口,他看见精灵王眼中一闪而逝的凄惶。

“莱戈拉斯三十年来都不快乐,是吗?”埃尔隆德话语间没有责备,落在瑟兰迪尔心头却字字如刀。

“可我没有办法,”瑟兰迪尔的声音低了下去,“我也为此费心伤神。”

埃尔隆德看了瑟兰迪尔几秒,摘去无名指上的魔戒放在真知晶石边,绕过大理石圆桌走到精灵王身前。

“不,你有更好的办法,你只是不用,”埃尔隆德微微摇头,“或者说想用却不敢用。”

瑟兰迪尔知道,这只能够预知未来的高等精灵一直都知道他和莱戈拉斯间的隐秘关系,早在一切情愫还未萌芽的时候,早在莱戈拉斯尚未成年的那段遥远岁月里。

这种关系对于精灵王一直是不能被触碰的深层禁忌。他从不倾诉,就这么苦苦隐藏几十年,说过多少心口不一的话,独自承受多少事与愿违。

可这层羞于提及的关系就那么被一只外族精灵轻易看破了,早在连他自己都毫无觉察的时候。他只是未能拥有魔戒那超脱凡尘的能力,为此他曾觉得自己落后于这个世界。他更不喜欢别人用这凌驾一切的力量去评判他的未来,这对他来说是被剥光了衣服般的羞耻。

不,比那更甚。

“埃尔隆德,注意你的言辞,”这是瑟兰迪尔今夜第二次不受控制地恼火,“如果你的儿子也突然告诉你他想做你的伴侣,并且对你怀有隐秘的欲望,你就不会说出那种话。”

精灵王毫不掩藏话语中的攻击意味,冰蓝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与他地位相等的精灵。

但埃尔隆德只是不以为意地笑笑。

“你认为我不能感同身受吗?”他慢慢走到窗边,远处湖心寝殿灯火通明。埃尔隆德蓦地转头,“你以为埃洛赫与埃莱丹是什么关系?仅仅是兄弟?”

一瞬间瑟兰迪尔震惊地说不出话。

“我知道他们会相爱,或许不被外界祝福,但他们没有伤害任何人。”

“能够表明心意已是不易,瑟兰迪尔,”埃尔隆德说:“我们活得足够久,不需要为子嗣后代而担忧,不要拿人类的那套标准禁锢自己。爱情在精灵国度,从来都仅仅是两个人间的事情。”

“看看你衣服上的鲜血,”埃尔隆德沿着瑟兰迪尔周身走了一圈,绕过地面上那片血迹斑斑的华丽长袍,“你知道凶手是谁。”

 

瑟兰迪尔从没有不爱莱戈拉斯。莱戈拉斯一直都是他的珍宝,他视自己的孩子向来重于生命。

他只是觉得,无尽的岁月已经让亲情与爱情难以分界。

他只是不甘心,倾注毕生心血教养出的孩子,还给他的只有爱情。

他不止一次问过自己,接受儿子的爱意又如何,可他无法想象有那么一天,莱戈拉斯与他亲密地不分彼此。那让他无比恐惧。

恐惧于控制与支配的关系岌岌可危,恐惧于躁动的感情让两人都不再理智。

埃尔隆德说的道理他怎会不懂?

只是在精灵王那里,爱情从来都是危险的劣势。

 

“听说林地王国已经出军征伐邪恶的极北之境,”埃尔隆德继续打磨着那两块晶石,他换了个话题,“在索伦再度觉醒之前消灭史矛革与安格玛巫王,这是英勇且明智的决定。”

“林地王国的子民们热爱家园,大多数西尔凡精灵不愿西渡,”瑟兰迪尔看着埃尔隆德无名指上的魔戒,“如果有一天,索伦的至尊戒毁于烈焰,纳雅与南雅的力量将不复存在,瑞文戴尔与罗斯洛立安的精灵势必西渡,而幽暗密林,”他轻声说,“将在中土世界的北幽迷境生生不息。”

埃尔隆德望着这位从不插手外界事物的精灵王,这位精灵王比任何一位精灵领主都更加热爱这片土地。

“中土的秩序靠精灵维护,”埃尔隆德对精灵王的决定表示赞许,又像是一种勉励:“这世界毕竟还年轻。”

“也只有将魔苟斯送入黑暗,莱戈拉斯才能重获新生。”

“确实如此,所以我打磨好了这两块真知晶石,只需再注入明日的第一缕晨光。一块属于你,一块属于莱戈拉斯。日后必有长久分别,希望你们在晶石中的世界窥见彼此,切记,”埃尔隆德说:“来自黑暗世界的邪恶力量已经在今晚侵夺了莱戈拉斯的身体,不可再让他堕入长眠,否则下一次醒来,你的儿子就是魔苟斯麾下又一名得力战将。”

“我知道。”瑟兰迪尔接过那两块闪动着奇异色泽的水晶,入手的那一霎,仿佛一道冰泉自双臂流进他心底。

来自精灵世界的关怀,久违的温暖。

“谢谢你,爱隆。”

 

当林谷的第一缕曙光降临,两块真知晶石在晨曦中镶嵌上一层流动的亮金,片刻后融进晶体,观之有如星屑。

瑟兰迪尔回到瑞文戴尔的极高之殿,两扇木门在晨风中轻轻打开又闭合,落地窗前的白色绒帘起起落落。

软塌上空无一人,只剩下一件沾满血迹的银白衣袍,鲜血变成红褐,衣袖垂落至地。

瑟兰迪尔心中一沉,疾步走到窗前,拿起那件血迹斑斑的中衣,一片桦皮纸悠悠飘落到脚边。

 

“亲爱的父亲,

原谅我不告而别。

我不知道战争于我有何意义可言,我未曾经历,也不甚了解。我相信绿林军团的每一位士兵,在您的指挥下更有生还的希望。所以我把我的战士们交给您,交给他们的王。我相信他们能遵守您的指令,分享精灵的荣光。

我曾说我是您今生唯一的爱人,所以维拉要收走我的母亲。现在我收回那句话,我为我的到来而使母亲陨落感到抱歉。我爱母亲,我也爱您,如果可以,我愿以将死的生命,偿还你们本该恩爱相守的时光。

我要去孤山取回母亲的白宝石,把它亲手交到您的手里,愿那璀璨辉光指引母亲的灵魂,愿你们在最初相遇的地方再度相聚。

但我永不后悔向您开口言爱。

即便圣白星光从未泯灭。 ”                             

                                                                    

tbc>>706

评论(38)
热度(159)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