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2)

 战前部分的收尾,和上一更是同一节。

 

——————

 

订立战时契约的制度可以追溯到辛达巴时期。那时候契约的订立实为血誓,在欧瑞费尔之后,这种古老而血腥的仪式才简化为书面形式。而在瑟兰迪尔时代,竟演变成国王亲自送到王子寝殿签字。

瑟兰迪尔敲开门的时候,莱戈拉斯正在收拾东西。

这座寝殿从四百年前精灵王子入住后就是出了名的乱。莱戈拉斯自幼没有物归原位的意识和习惯,在瑟兰迪尔的多次教导下,小王子才慢慢注意把自己心爱的各式弓箭与匕首收好——但其他的东西照样用完随手扔。

莱戈拉斯在听见敲门声时便猜到了是父亲。他擦了擦手把门打开,而后转身继续收拾东西。

瑟兰迪尔站在门边看了一会。当到处翻翻找找的莱戈拉斯第四次打开同一只刀匣的时候,无奈的父亲淡淡道:

“白宝石匕首或许在门上挂着的箭囊里。”

莱戈拉斯一拍额头,小步跑到瑟兰迪尔身边踮起脚尖摘下了箭囊,果然,那把镶满白宝石的精美腕刀正安静地躺在在一簇箭矢下面。

这是他从第一眼见到父亲使用时便暗自心心念念的东西。在莱戈拉斯多次索要未果之后,瑟兰迪尔终于在儿子十岁那年,以斩杀了一头小蜘蛛为由将这把匕首送给他以示奖励。

从那以后,白宝石匕首与反曲弓便是莱戈拉斯唯二的、片刻不离身的东西。但精灵王子对待心爱之物的方式有点特别——不是塞在靴筒,就是丢在箭囊里。

“您坐下吧。阿拉贡已经离开密林了,而我不走了,只是回绿叶森林。”

莱戈拉斯说完这句话才发现,偌大的宫殿已经没有一把可用的座椅,所有可以搁置物品的地方都堆满了各种本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东西。

这些天他生活状态的混乱程度可想而知。

瑟兰迪尔看了一圈,只好坐在了床边,那里相对干净。他在等莱戈拉斯把该做的事做完,然后和他好好谈一些事情。

“您知道吗,这把匕首上的白宝石曾经掉了一颗,就是刀柄那里。”莱戈拉斯弯腰将床边地上的衣服一一捡起,从瑟兰迪尔身边走过时不知为何忽然想起这么一件事情。

“我偷偷去宝库里找了差不多大小的一颗,补在那里,怕您见了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呢,”瑟兰迪尔淡淡道:“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东西。”

“可我从小觉得白宝石对您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说到这里,莱戈拉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知道瑟兰迪尔在等,于是以最快速度把一切打理好,然后搬来一只软凳坐在父亲面前。

他有了戒心。在真正被接受之前,莱戈拉斯不会和父亲现在同一张床上。

瑟兰迪尔在灯下看了他一会,低头从王袍袖口的内衬里抽出了一页泛黄的羊皮纸。莱戈拉斯先入为主地以为那是今天的那份契约,然而当纸页的正面完全展露出来的时候,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还记得这个吗?”瑟兰迪尔轻声问。

怎会不记得,那是三十年前莱戈拉斯养伤在床时偷偷画下的唯一一幅父亲的画像。画面中精灵王坐在林地大殿顶端无人的露台上,清冷的目光凝望丛林深处的北方,身后流光溢彩的火烧云点燃了整座天堂。

“是我画的,您居然留到今天。”

“你愿意留下来让我感到意外。”瑟兰迪尔声音倦倦地。他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想走的人留不住,本想让你在离开前带上这个。”

“您觉得以我对您的感情,会轻易离开吗?”莱戈拉斯摇头:“即便离开,也终有归来之日。”

瑟兰迪尔微微有些动容。在经历过濒临失去的绝望后,三十年来他头一次觉得,拥有莱戈拉斯的深爱是他能从中感到某种安稳的事情。

但这种安稳同时也在他心里反馈出更加危险的信号。

“不过退职的想法却是真的,”莱戈拉斯能察觉到父亲眼里微妙的情绪变化,他不想破坏这份欣慰,但也不想隐瞒自己的内心,犹豫片刻还是说道:“阿拉贡说在其他精灵国度,无功不可受封,可您就那样平白无故给我了一个领主的位份,”他顿了顿,“您是有多么不想我出去看一看密林以外的世界、多么不想我变成和您一样的人啊。”

瑟兰迪尔微微动了动嘴角,但终究什么也没说。他曾觉得只要自己不提,莱戈拉斯便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他曾觉得只要以父亲的身份去加以约束管教,莱戈拉斯便永远不会想到以心智的成长来追赶他们相隔六千年的岁月。

但随着一个外来者的介入,精灵王在这片封闭国度里费力粉饰出的一切平衡都被摧枯拉朽般地破坏掉了。他不由地审问自己,当初为何要把阿拉贡留在密林。

因为补偿?因为歉意?

因为他潜意识里知道,对儿子终其一生的禁锢逾越了一个父亲的本分。

 

那份战时契约的末尾最终还是署上了莱戈拉斯的名字。瑟兰迪尔将两页羊皮纸一一收好,儿子的画与战时契约,在他心里同等重要。

莱戈拉斯知道父亲不会在这里过夜。他起身替瑟兰迪尔开了门,在夜来香的风中注视着月光下的父亲渐渐走远。

这或许是林地王国最后一个温柔的良夜,瓦尔妲的星光指引着这片久居世外的幽暗密林走向它的第一个转折点。当太阳再次升起,成千上万的精灵战士将告别自己的亲人,与他们的王一起远赴孤山,清缴恶龙,讨伐暗神。

而莱戈拉斯也会带着他的绿林军在雾山脚下与父亲汇合。诛灭索伦也好,寻回白宝石项链也罢,只要是瑟兰迪尔剑锋所指,莱戈拉斯都义无反顾。

“绿叶,”精灵王在走上悬桥的那一刻忽然停止了脚步,他转身,“我是否让你失望?”

像是心头的血肉忽然被撕扯了一下的疼痛,当然失望。在莱戈拉斯捕捉到瑟兰迪尔游疑于感情界定的每一个瞬间;他频频示爱却只收到对方漫不经心的每一句敷衍;在他以为父亲俯下身是要亲吻自己的那一霎;在他因己身之外的原因没能按时到会而被心爱之人当众冷嘲热讽的难堪时刻。

可失望带来的痛苦不能减损他爱意的分毫,即便他的身体每天都在承担着巨大的内耗,即便正走向毁灭与消亡,只要瑟兰迪尔还把他放在心上,他便觉得自己未有一刻被光明世界所遗弃。

“这一生带给我最大痛苦的人就是您,父亲,”莱戈拉斯倚在门边,双肩洒满月光,声线温柔绵净:

“但我相信,凡令我感到虚弱的,都不是爱情。”

 

tbc>>703

评论(8)
热度(104)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