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7.五军之战(1)

Chapter7.五军之战

 

林地王国真正的纷乱从矮人逃跑开始。

起初,莱戈拉斯只是去找典狱长卫罗拿索林牢房的钥匙。

“殿下,”典狱长有些为难,他避开左右守卫低声道:“这是陛下的旨意么?”

精灵王子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

“是这样,三天前瑟兰迪尔陛下下令,未得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地牢。”卫罗正色道。

莱戈拉斯心里再次腾起一股不明来源的烦躁。他太清楚这道命令下给谁听了,每当他试图接近母亲,瑟兰迪尔都会异常警觉——几天前莫名其妙被叫到书房就是例子。

可是亲人间又何必戒备如此。

“看你这样子,是想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么?”莱戈拉斯歪头逼问,眸子里森然带着审视。他无意为难这位敬职敬业的典狱长,只是对父亲的行为深感不满。

“如果我非要去找索林呢?”像是问卫罗,但更像是遥问那位高高在上而又不近人情的精灵王。

典狱长颔首默默道:“那卑职也无力阻拦,只有即刻派人前去禀报陛下。”

“那就等我惹恼了父亲再来追究我的罪责,”莱戈拉斯冰冷的声音回荡在这片空旷寂寥的地下空间:“现在,我命令你开门。”

沉默中卫罗的额角已经渗出了冷汗。

而且当他在腰间摸索寻找钥匙时,冷汗越来越多。

莱戈拉斯抱手看着眼前这个渐渐慌得手忙脚乱的典狱长,微微摇头,漫声道:

“不要告诉我你弄丢了。”

典狱长忽地抬头,像是被说破了心事,眼中只有惊惶与茫然。

 

当莱戈拉斯与卫罗跑到关押矮人的那六间牢房时,哪里还有矮人的踪影。牢门就那样大敞着,而本该由典狱长掌管的那串古铜钥匙被丢在了门边的稻草堆里。

莱戈拉斯让卫罗立刻去把这件事禀报给精灵王,而他自己则孤身前往北部密林。

他相信矮人走不远。

莱戈拉斯沿着魔法溪流一路向北。如果矮人也像精灵一样有史册与传说,那他这个精灵王子一定是继瑟兰迪尔之后最不友好的那一位。

他不意外地在魔法溪流与安都因河水流湍急的汇口处发现了试图逃逸过河的矮人们,但矮人此刻最大的麻烦似乎不是精灵王子。

一阵刺耳的兽类喧哗蓦地自身后传来,莱戈拉斯半是讶异半是惊怒地转身,莽莽丛丛的灌木林间赫然窜出十多个叫嚣着的半兽人。

在发现精灵时,这群半兽人的动作不约而同地顿了一下。显然它们冲着矮人而来,现在却碰上了更难缠的对手。

半兽人首领转了转黄浊的眼睛,与同伴交换一下眼神,最终低吼着先冲岸边的精灵呲了呲牙。

莱戈拉斯的羽箭已经纹丝不动地搭在弓弦上,瞄准对手的间隙里他以余光瞥了一眼走远了的矮人,幽幽地叹了口气。

 

莱戈拉斯在天晚时分带着一只半兽人活口回到了林地大殿,缠斗之下他还是没能捉回矮人。

心神不宁的精灵王正在大殿下方的水池边来回踱步,当他逆着天窗斜射下来的微光发现偏门外莱戈拉斯带着一只妖兽回来时,不知是不是错觉,两人的视线在相逢的一瞬间都微妙地错开了一个角度。

昨晚莱戈拉斯说了他这一生最为刻薄狠毒的话,他就是想狠狠刺父亲两下,但瑟兰迪尔听了却丝毫没有为自己解释,莱戈拉斯也没有在事后道歉。

但正是这相对无言的沉默,让他们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内心深处实体般的疼痛,并且感知到对方心里的痛。

 

“您究竟在隐瞒些什么?”莱戈拉斯扔掉了手中的半兽人头颅,长眉拧起。

这是他刻意留下的半兽人活口,希望父亲可以问出它们在密林追捕矮人的动机。但就在半兽人犹豫着提起黑暗魔君的阴谋的时候,精灵王却毫无预兆地挥剑斩断了半兽人的喉咙。

“没什么,”瑟兰迪尔的长靴踩在半兽人犹自痉挛抽搐的尸体上,“它们在制造足以毁灭中洲的武器,病毒蔓延人间,战火终将燃起。”

“密林也会参战吗?”莱戈拉斯轻声问。

瑟兰迪尔沉默地望了他一眼。

林地王国本不会轻易卷入战争,如果三十年前莱戈拉斯的身体内没有种下邪恶的种子,如果他依旧永生。

而莱戈拉斯以自己的方式读懂了这沉默。

“因为白宝石吗?”他在精灵王缓步踏出林地大殿的前一刻追问道。

瑟兰迪尔微微止步。

“因为狄琳罗尔吧。”

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当莱戈拉斯意识到自己失控之下说了什么,已经来不及收回了。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了那个名字,”台阶下的精灵王转身盯着儿子:“但这与她无关。”

这还是第一次,瑟兰迪尔当着儿子的面对亡妻做出直截了当的回答。

因为莱戈拉斯昨晚提起了母亲,以那种方式。恶毒的话语言犹在耳。

“她的确死于战火。摩瑞亚矿坑注定是一个长眠之地,而她选择让你逃离诅咒……可是你都做了些什么?!”瑟兰迪尔低喝,疾步走到莱戈拉斯身前,俯视中凝滞的威压让莱戈拉斯的头微微向后仰。

“你把你母亲当做攻击我的武器,她的死在你眼里毫不足惜!”

“不……”莱戈拉斯下意识地分辩,但精灵王忽然凑近的动作让他不由自主地闭了嘴。

他紧张地望着父亲,而瑟兰迪尔在他的注视下,竟缓缓俯身探入他鼻息。

莱戈拉斯拼命抑制着骤然加快的心跳。他只要稍稍偏头,便能越过精灵王的鼻尖亲吻他的唇,但他不敢在这个时候冒然求证这个动作的意义。

“一直以来你是想这样吗?”瑟兰迪尔的手探到莱戈拉斯身后,修长的食指勾起了他皮甲下的腰带,“还是这样?这样来取代你的母亲?”

“……Ada!”莱戈拉斯在失控的边缘叫道。他明白这咬耳的蜜语中满是羞辱的意味。

而瑟兰迪尔就在这时收回了手,后退半步重新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莱戈拉斯定定地望进父亲的眼睛,那双冰蓝的眸子里仿佛藏着一片悲痛的湖。

而后,他看见精灵王唇形一张一合,当他反应过来父亲说了什么,只觉得全世界都在那一刻远去了。

“圣白星光,从未泯灭。”

声音中仿佛透着一瞬间涌上心头的许多往事。

 

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莱戈拉斯都在夜深人静时反复回味这两天来发生的一切,直到瑟兰迪尔承认那其实只是一句逼他死心的狠话,承认莱戈拉斯说的没错,自己一直在做违心的事。

但那时一切都晚了。

 

五百年后的诸神之地阿门洲,在维拉的恩泽下,莱戈拉斯终于得以与母亲的灵魂见上唯一一面。

他们相遇在曼督斯神殿后的白莲池边,暗香浮动的晚风中,芦笛奏着哀哀的歌。

“可曾在父亲身旁快乐长大,我的绿叶?”母亲含笑,将莱戈拉斯拥抱入怀,尽管她的形体早已不复存在。

莱戈拉斯在母亲柔软卷曲的长发间怔了怔,千年前的密林岁月又一丝一丝倒流回心间。

他侧头,泫然欲泣,像个无处诉苦的孩子,却流不出眼泪。

那一刻他才真正从心底接受这个女人,尽管母亲从未做过伤害他的事。

 

tbc>>702


 

评论(27)
热度(99)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