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中土TL(T)
低产阶级
———————
all or nothing

[瑟莱瑟]《尼伯龙根的指环》[《龙族》AU | 序幕]


序幕   密林门The Gate to Mirkwood


“Ada,暗影就要将这片森林吞噬。”

“Ada,中州即将陷落,我听见山外的亡灵在呼喊。”

“Ada,灰袍的巫师在大河彼方等我。”

“Ada,我就要走啦。”

是谁在说话?谁是Ada?

瑟兰迪尔在寒冷的黑暗中跋涉,每一步都走的很累,像是就这样独自走了几千年。他感觉到身上的重负,如同穿着一件缀满珠宝的锦绣长袍,又如同被锁链与镣铐禁锢住,每一次呼吸都异常沉重。

“Ada,我真的……要走啦。”

瑟兰迪尔站住脚步。他抬头,黑暗里什么也看不清,他环顾左右,还是无法确定声音从哪个方向传来。

他听出那是一个年轻的声音,甚至透着孩童般的稚气。那孩子要去哪里?

“Ada,我将不会再回来,当这一切结束,我会乘航船西渡。”

瑟兰迪尔微微打了个趔趄,伸手扶住凹凸不平的墙面,站稳,呼吸渐渐平复后,心里竟有不舍,恍惚记起很多个纪元前,他曾挚爱的……那奉若珍宝的……唯一的……

“你是谁?”瑟兰迪尔问。他的眼前忽然出现许许多多勾勒成树枝状的杂乱无章的线条,它们在快速交汇、聚集,长成参天巨木,进而铺展成一片广袤辽远的原始森林,而这森林里的枝枝叶叶他都那样熟悉,像是前世的记忆。

“Ada,王座还冰冷吗?”

瑟兰迪尔凝神细听,那声音在黑暗中渐渐远去了。

“Ada……”

瑟兰迪尔忽然觉得不能就这么让那孩子走了,他转头,那一瞬间他看到光亮,那是无边黑暗里唯一的光,不知为什么,他觉得那孩子一定消失在那光明里了。这让瑟兰迪尔不由地想随他同去。

光幕渐渐变得盛大,照亮了漫长隧道里的每一个角落,这时瑟兰迪尔看到两侧墙壁上那些透着蛮荒气息的、线条粗糙的的石刻壁画,画面中有远古时期精灵与兽人的交战,有法师执魔杖替人类驱赶邪恶,还有他看不懂的扭曲的文字与符号。这些壁画连在一起记载了上万年历史,犹如一副浩瀚的神国画卷,而此刻,但凡光明所到之处都开始燃烧,直到白色的火焰最终将瑟兰迪尔也吞没。

可他依旧觉得冷。他在火焰中极力睁开眼睛向光源尽头望去,在那里他终于又看见了……风雪飘摇中的黑天鹅港。

瑟兰迪尔博士猛地醒来,他坐起身,望着窗外白茫茫的冰原出了会儿神。温吞吞的太阳挂在远方地平线上,冰原与大海的交界处,北极罂粟在西伯利亚的寒风中缓缓绽放。









——————————————————

之前那个试读要放到正文,不然要爆字数_(:_」∠)_

这个序幕是龙一序章《白帝城》仿写的,看过的人应该能看出来啦,有一点点诺顿和康斯坦丁的影子






评论(6)
热度(61)

© 什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