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
 

《绿林之光》Chapter6暗号(8)

(底部3.19补充)

这是短小而高能的两千多字,补昨天没完成的一部分。

叶子大概被末日火山的病毒冲昏了头,没错他要短暂地黑化了。

虐了叶子这么久,终于轮到大王了——

 

——————————————————————————

之后的几天,莱戈拉斯一直和阿拉贡一起度过。

一只精灵与一个人类的远行成了密林里的木精灵们争相围观的奇景。在此之前,他们的王子殿下几乎从不与任何人亲近。有时候会有热情的女精灵在林间偶遇王子时向他打个招呼,王子会勾起嘴角笑笑,但也仅仅是笑笑而已。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笑地前仰后合。

“阿拉贡,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父王曾带着一支三千长矛手的军队……绕错了山路?”莱戈拉斯笑了一会后追了两步,又重新走在阿拉贡身边。

“我不能完全肯定,但也假不了,”阿拉贡本着负责精神说道:“这些都是从埃尔隆德领主那里听来的。那时候领主还不是领主,你的父亲也还不是王。所幸那次失误并没有给最后同盟战役带来什么额外损害,反而因此绕过了索伦在多瑞亚斯山口布置的据点,所以先王欧瑞费尔并没有予以严肃责罚。”

“我父王从来没和我说起过这些,”莱戈拉斯抹了抹眼角的生理泪水,顺了顺气才又说道:“在加冕之前,我父王的性格不适合作战,这一点我知道。”

莱戈拉斯笑地腰酸。如果他能早生几千年而担任瑟兰迪尔麾下的一名将领,一定会对自己的王子殿下感到无可奈何的。

“有些困。”过了一会,精灵王子渐渐走得慢了。他索性停了下来,坐在两树之间的一棵木藤上。

“你看起来的确很累,”阿拉贡注意到莱戈拉斯眼里布满了血丝,此前他还从没见过体力消耗如此迅速的精灵,“需要水吗?”

“不用了,我只是想睡觉了。”

就这样,莱戈拉斯用几片阔叶盖住自己的脸,斜斜地倚在一簇藤蔓上,枕着自己的箭囊睡着了。

 

当天边隐隐浮出几点疏星,阿拉贡循着记忆找到了莱戈拉斯休息的那片桦树林。

他原本以为精灵王子只是小小地打个盹儿,可是随着日头西移,这只精灵却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于是阿拉贡只好自己在附近的丛林间四处转转,但他回来之后惊讶地发现,莱戈拉斯居然还睡着,两片油绿的阔叶仍旧盖在脸上。

“莱戈拉斯……你还好吗?”阿拉贡试着摇了摇精灵王子的肩膀,这个时候他基本能断定这只精灵的身体内出了一些问题。

嗜睡本就不正常,特别是发生在精灵的身上。

而莱戈拉斯的呼吸在阿拉贡的不断呼喊与推怂下仍旧均匀绵长,他甚至没有皱一下眉,那种极度沉静的感觉就好像……悄无声息地死了一样。

阿拉贡有些慌了。他蹲下身,牵起莱戈拉斯两条细细的胳膊然后将精灵王子背了起来,在天空完全黑透之前,踏着最后一点光亮将他送回了林地大殿。

 

精灵王在午夜时分回到了寝殿。

自从矮人进入这片森林,瑟兰迪尔未有一刻不在深深忧虑着。他一口气派出十支卫队搜寻魔戒,然而一无所获。

今天是第四天,当瑟兰迪尔在书房里远远地看见树林间身披金色甲胄的精灵战士们又一次无功而返,他甚至没有再留下来听听卫队长的汇报,只命加里安为战士们准备好犒劳的果酒,然后披上外袍匆匆前往寝殿。

他的儿子还被困在不明的梦境里,受过末日火山毒素侵蚀的身体对魔戒的力量异常敏感。

就在几个小时前,阿拉贡将昏睡的莱戈拉斯交给他的时候,他便看见儿子脖颈皮肤以下的血管已经隐隐呈现紫黑色。他知道莱戈拉斯的体内发生了急剧变化,激烈程度不亚于一场小型火山爆发。

那种力量正一点一点夺走莱戈拉斯的生命,也让瑟兰迪尔一步一步濒临崩溃。

 

“把手拿开,Ada。”

在瑟兰迪尔想要检查一下莱戈拉斯身上的血管是否恢复正常的时候,冷不防地被莱戈拉斯这么顶了一句。

“您知道碰我领口的话我会想干什么,”清醒后的莱戈拉斯明显心情不佳,“您不想我惹您生气就不要做这个。”

瑟兰迪尔一言不发地收回了手。他能理解莱戈拉斯在发现自己身体已经被迫发生某种改变后的糟糕心情,但他不能告诉儿子这一切的缘由与后果,无论如何都不能。

因为悲伤同样会让精灵走向死亡。

“眼眶怎么红了?被阿拉贡欺负了?”濒临绝望的父亲强打精神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但他无法控制自己声音中的低落。

“他打不过我。”莱戈拉斯用认真的语气敷衍道。他根本不关心父亲是不是在逗他开心,又或者,他在以这种方式明示自己不想配合。

“您一直以来都知道我的身体在发生变化,”莱戈拉斯似乎望着瑟兰迪尔,又好像望着父亲身后的某个地方,“而且您故意不告诉我,是这样吗?”

他声音平静如夜河,没有起伏,没有悲喜,却让瑟兰迪尔感到一阵透骨的寒意。

“我会找到办法,”瑟兰迪尔说地那样笃定,就像王座上发号施令般从容:“来年春天你就会好起来,我的孩子。”

莱戈拉斯根本不相信父亲的话,因为那样的话语不该出自干涩的声音,不该配合憔悴的表情。

“如果我至今还未发现,您就这样任由我渐渐堕入长眠,以此来永远摆脱您不愿面对的感情,是这样吗?”他沉默了一会,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平静地质问。

“在你心里,你的父亲就是为了逃避不伦的感情而放任你的死亡吗?”瑟兰迪尔的尾音控制不住地震颤。今晚他经受得太多了,在几乎是独自承担一切厄运之后,又面临儿子的百般误解与刁难。

“是我爱的人如此,”莱戈拉斯艰难地坐起来,“父亲,我一直都想问,三十年前,一切尚未开始的时候,您凭什么从一句无心之语里断定那‘爱’就是您想的那一种呢?”

莱戈拉斯偏头直盯瑟兰迪尔,他在等一个确切的回答,一如当年他的父亲死死捏着他的下颔,要他收回那句不该说出口的话。

烛火在昏暗的光线里跳动着,两个相对静坐的身影沉默着。

“因为您心中早就有那种感觉了,您选择了逃避,而我直面它。我知道我在慢慢失去永生,我本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可在经历了这一切后,您还是不坦然。

“您以为,对这爱情,我就心安理得吗?一开始我同样彷徨无措,我去敲开您的门,可您就那样把我赶走了。

“有时候,我真希望三十年前的摩瑞亚矿坑,在那个绝望之夜里,我已经死了。顺便说,您念念不忘的夫人,她美丽的躯体已经腐烂在食人妖的腹中了。”事到如今,莱戈拉斯也不再顾虑瑟兰迪尔是否伤心,因为他确信这霎时且滞后的痛苦不及他苦苦等待三十年的十分之一。

他像是忽然换了个人,继失去了永生之后,又冷了心肠。

“瑟兰迪尔,我的父亲,我的王,”他看着他的陛下,一字一顿道:

“你就是自私罢了。”

 

 

 

————————————

这篇文会写到十二章,决定暑假完结的时候整理一下出个本,当然是自己纪念为主,因为这是迄今为止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也是大学的最后一个长篇。

也想要本子的宝宝私信和我说哦,有多少人印多少本,我会做的美美的。

价钱好说,顶多成本之上凑个整,第一次印本子不想拿来盈利。

 

以上

ps:下周六考计算机,下周暂停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