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6.暗号(8)


 

 

 莱戈拉斯如愿在晚钟敲响前走出了父亲的书房,但此刻精灵王子已经把要去向索林询问母亲的事情暂时性地抛在了脑后。

咕噜已经被守卫带到地牢,这个怪物莱戈拉斯只看了一眼便匆匆挥手让士兵将其押送离开。活了将近五百年的精灵王子倒不至于害怕一个堕落而卑微的生物,只是咕噜在与他对视的一瞬间莫名其妙地露出了某种“我们其实是同类”般的微笑,这让他很不舒服。

莱戈拉斯带着阿拉贡回到了自己的寝殿,纵然心里有无数件长久以来都让他深受困扰的事情,譬如幽暗密林数千年挥之不去的阴影与索伦究竟具体有着怎样的联系、北方的安格玛巫王又为什么每次苏醒都只袭击长须族矮人而不侵犯密林,类似的疑问还有很多很多,他甚至想问问既然瓦林诺是众维拉定居的圣地,那为什么精灵力的维系还要以失去珍贵记忆为代价,然而精灵王子知道,在客人疲乏劳累的时候问东问西不是有礼貌的行为。

而且,就眼下状况来看,他们的关系程度似乎还没有达到可以推心置腹的地步。

莱戈拉斯在晚钟敲响时命膳房为阿拉贡备下一份正常人类的晚餐,但阿拉贡说王子不必如此,自己本身就是吃着精灵的食物长大的。就这样两人静静地在寝殿前的一小片开阔地带用过了晚餐,而后阿拉贡枕在椅背的花草枕垫上,望着头顶的星空小声哼起了歌。

“如果我父王没有说请你留在这里,”莱戈拉斯问道:“接下来你原本要去哪里呢?”

精灵王子对这位拥有王室血统的游侠的行踪委实好奇,因为他曾觉得走遍中土的每一处角落是世上最棒的事情,当然,现在的他也同样这么认为,但比起永世长伴精灵王左右,这种少年时的希冀便显得略逊一等。

爱情的确高于自由,在某些人眼里,在某些时候。

“如果我将‘要’的意思理解为应该,那么我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我得去洛汗和刚铎,邪恶势力还在威胁着我尚未光复的王国;而如果你是在问我想要去哪里,”阿拉贡直言道:“我只想返回瑞文戴尔,回到必经之路上的罗斯洛立安,那里的金色森林下有发誓候我一生的、尚未出阁的美丽公主。”

“阿尔温暮星?”莱戈拉斯下意识地问。他有理由对瑞文戴尔的这位小姐格外敏感,因为自从精灵王突然一纸文书就要他迎娶林谷领主的女儿,三十年里莱戈拉斯都生怕父亲再要把他推给谁,就像摆脱一件烦心事。

阿拉贡没有回答,只是重新将目光转到头顶的星空,接着轻声哼唱刚才的歌谣。

那首歌讲述的是庭葛王的女儿露西安与凡人贝伦的爱情故事。贝伦与露西安共坠爱河,庭葛却傲慢地拒绝让二人结婚,除非贝伦能够交出一颗精灵宝钻,可是彼时三颗宝钻都被魔苟斯镶嵌在了铁冠上,善良的人类从此踏上挑战堕落之神的险恶征途,而这场征途毫无意外地以贝伦身亡、路西安在悲伤中耗尽生命而告终。当路西安的灵魂回到曼督斯的厅堂,她唱了世间最为凄美的一首歌,连曼督斯也为之动容。维拉赐路西安与贝伦以新生,两人均以人类身份在阿杜兰特河的嘉兰岛安度此生。

“我反而觉得死亡是一种恩赐,特别是在能与所爱之人共度余生的时候。”莱戈拉斯从陶瑞尔的母亲那里听过这个故事,那时他不足十岁,永生与死亡之间他自然倾向前者,但当他在爱情中尝尽数十年的焦虑痛苦、并且对于未来感到只有无尽的等待,他开始慢慢在这件事上变得沉默,爱情逐渐退居于幻想,幻想中的精灵王待他如父如兄,如恋人。

“永世轮回中,精灵只会越来越疲惫不堪。”精灵王子这样解释道。

阿拉贡没有想到这只看起来尚未涉世的年轻精灵会说出这种话,而这正是阿尔温公主所想,宁与一心上人共度一世,也不愿在孤独中长此久生。

“所以我更要中兴亚尔诺,”阿拉贡轻轻地说,“因为我的主上不会允许他的女儿选择和路西安一样的命运,她必须嫁给一位伟大的王,这样才是门当户对的婚姻,而我将为此面临长久的考验。”

莱戈拉斯在听到那个词的时候,心底隐隐悸动。门当户对,这其实是在讲平等,平等的关系里才有得到公允的爱情,而在对精灵王的追求中,这一点他一生一世都做不到。

“埃尔隆德领主一定认为阿尔温的年龄、资历都远高于你,”尽管这与自己无关,但没有谁比莱戈拉斯更清楚那种感觉,“好在你的公主没有将这视为情感上的障碍,”他隔着长桌自胸前向阿拉贡比了一个简短却郑重的手势:

“维拉祝福每一对真心相爱的人,愿星光与你同在。”

 

那一晚莱戈拉斯将阿拉贡安置在偏殿舒适的卧榻里,而他自己一整晚都斜倚在林间一颗高高的橡树上,在那里他能清楚地看见那轮千万年来静静注视着密林的月亮,月光中似有风吟海啸,抑或宇宙诞生之初埃努大乐章的回声。

精灵王子在这松涛声中想了一整晚,他觉得是时候做点什么来结束与瑟兰迪尔间这种令人焦灼的关系了,三十年里他的等待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回报,而以后的许多个三十年里或许都将会如此。

他不是没有成长,只是这细枝末节的变化相对于精灵王六千年的积淀,太过微不足道;

他不是不想用尽深情去等待,只是每况愈下的身体让他隐隐预知了自己在悲伤中耗尽生命的未来。

他终于想起来,第一眼见到阿拉贡的时候是什么让他如此震撼,一个人类可以在短短数十年内集年轻时的壮美、中年时的骁勇与久经历练的睿智与尊严于一身,然而四百年过去了,人世间早已历经几番跌宕沉浮,但在这片终年幽暗沉寂的精灵国度,时间宛若静止,他依旧疲惫地年轻着。

游历中土的念头再一次在莱戈拉斯心中点燃躁动的火苗,只是这一次,他不是为了挣脱与离开,只是想要像阿拉贡那样建立功勋,然后以战士、以征服者、以足够被认可的身份回来。

 

“殿下?”

莱戈拉斯低头,橡树叶间他看见传令官费伦带着四个国王亲卫站到了树下。

“你有什么事?”莱戈拉斯本想问是不是父亲又让他去书房,但这种命令的传达似乎并不需要带四个卫兵。

“陛下命人在大殿下方收拾出一间洞居,请阿拉贡阁下暂时住在那里。”

莱戈拉斯有些小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父亲对一个外族人如此热心。

“你告诉他不用了,我已经让阿拉贡在偏殿歇下了,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可这是命令,殿下,”费伦有些为难:“我必须带人回去。”

莱戈拉斯愣了愣,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父亲今日的种种举动,先是莫名其妙地把他叫到书房,现在又不由分说地要阿拉贡换个地方住。

但精灵王子不打算在这种小事上与父亲的意愿相顶撞,他挥了挥手,示意人可以带走。

 

“Ada,您昨晚干什么呢?”翌日,莱戈拉斯在进餐的时候向父亲问道。

瑟兰迪尔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模糊,他从公事方面反问:

“你对政务感到好奇?”

“给阿拉贡换住处的事,您知道我在说什么。”莱戈拉斯直截了当地点破。

“这让你感到不适?”瑟兰迪尔头也不抬,“我不记得你有睡觉需要人陪的习惯。”

“您不陪我,我当然要习惯咯。”莱戈拉斯用餐布擦了擦嘴,他偷眼看瑟兰迪尔,发现父亲仍旧面不改色地优雅进餐,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

但随即他意识到,父亲再一次回避了最直接的那个问题。

“不,我是说,”莱戈拉斯纠正道:“让阿拉贡待在我的寝殿,这没什么不好,可您居然……”

“莱戈拉斯,”精灵王终于对儿子在一件事情上再三询问的行为感到厌烦:“你什么时候能改掉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也要万分纠结的毛病?”

“对不起,我只是问问罢了。”莱戈拉斯站起身,从瑟兰迪尔面前的餐盘里取出两块槐花糕,又用自己随身带的酒壶装了满满一瓶清甜芬芳的果子酒。

瑟兰迪尔不解地看着儿子,“今天要出去打猎?”

“给阿拉贡带的早餐。”莱戈拉斯丢下这么一句,就带着点心与美酒朝洞府深处去了。

精灵王转头望着那个匆匆跑去的背影,半晌才反应过来,今天的莱戈拉斯连句日安都没说。

 

莱戈拉斯带着阿拉贡来到了林地王国的北方国境,他们步行穿过一片寂静的枫树林,踏着层层落叶,最终在高山隘口下驻足。

“再往前就是银灰山脉与北河套了,”阿拉贡扭头四顾,遮天蔽日的黑枞树覆盖在低缓的小山丘上,一直向前延伸到森林与平原交接处。他赞叹道:“北方世界最雄伟的森林,与最伟大的女王。”

“你说什么?”莱戈拉斯下意识地想到了国境边缘那尊隐没在青藤花枝下的女神像。

原来带阿拉贡来这里没错,他果然认识母亲。一瞬间莱戈拉斯心中长久以来的期待被无限放大,他一面回味着“伟大”这个用来形容母亲的词,一面凝神屏息等待着阿拉贡继续说下去。

因为过度焦灼,精灵王子的额角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汗。

阿拉贡觉得莱戈拉斯的过激反应可能源于某种误解,于是他更加详细地称赞了一遍精灵王子的母亲:

“狄琳罗尔,多瑞亚斯的女战神,你的母亲是个了不起的人。”

维拉知道,现在莱戈拉斯心中沸腾的声音只有“说下去”,可是比起详细了解自己的母亲,与之同样强烈的念头却是死也不愿别人看穿他是个对自己母亲一无所知的人,所以他什么都没问。

“谢谢。”就这样,精灵王子结束了这个精心安排的话题。

他不后悔放弃这很有可能是今生唯一一次的了解母亲的机会。

狄琳罗尔,圣白星光。

在长达四百年的等待之后,精灵王子终于知道了自己母亲的名字。

 

松鼠在影影幢幢的枝头间跳跃,落日时分的丛林更加晦暗。

“我们必须回去了,天气好的时候,父王会在露台上等我回去一起享用下午茶,”莱戈拉斯清点着从山崖下采集的各类药草,这是几天前瑟兰迪尔要他带回来的东西,“你也一起来吗?”

“我就不了,很显然那是宝贵的私人时间。”阿拉贡礼貌地回避。他十分熟悉精灵国度的种种传说,黄昏是一天中最富有神性的时刻,在瑞文戴尔,这种时候埃尔隆德领主通常与凯勒布里安夫人一起度过。

“不过,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我还是想说,”阿拉贡犹豫片刻道:“你的父亲真的很疼你,这种程度在历代精灵王与领主身上都少见。”

“你发誓不是在开玩笑吗?”莱戈拉斯差点拿掉了手中的花,“我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呢。”

“成年精灵很少留在父母身边,至少在密林以外的其他区域都是如此。”

“我也不是能够永远留在密林,”提起这个,莱戈拉斯就有些丧气,因为他可能很快就又要离开了,“我的领地在南方,”莱戈拉斯低声道:“一年中只回来一次。”

“可你在受封之前参加过什么战争、或者完成过什么艰巨的任务吗?”在莱戈拉斯连外界公认的常识性问题都一无所知这一点上,阿拉贡几乎可以确信这位精灵王子没有到过罗马尼安以外的地区。

“在阿尔温成年的时候,”阿拉贡解释道:“埃尔隆德领主没有忍心让她出去游历中土,所以她被送去了罗斯洛立安。无论如何,成年子女是不被允许和父母一起居住的,男性精灵更是有功才会受封,当然,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他拍了拍这个暂时陷入低落的王子,“你的父亲只是太爱你了,比公主还要珍贵。”

莱戈拉斯觉得眩晕了三秒。游侠就是游侠,和他这个一生都待在父亲视线里的小王子看到的简直不是一个世界。

“总之我不认同这种观点,”精灵王子默默道:“今天早上因为多嘴被训斥,我都习惯了。”

评论(27)
热度(95)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