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6.暗号(7)

多卫宁葡萄园是绿林领主亲自规划培育出的一片红酒原料生产基地,当初的建设过程中确藏有一份想要灌醉精灵王的小心思,但现在自己反而成了第一个受害者——莱戈拉斯这一觉竟睡到傍晚才醒。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裂开了,就连扶着额头慢慢撑起身的动作都让他心跳加快,呼吸也有些长短不定。当他闻到床边醒酒用的酸梅汁的气味时,甚至差点一扭头就吐了。

维拉知道现在莱戈拉斯的状况有多么糟糕,但从未醉过酒的精灵王子只把这一切归于宿醉。

莱戈拉斯稍微调适了一下大脑,断片的记忆慢慢回到昨夜的篝火晚会。他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来的,但是十分清楚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因为这种异常的清醒建立在不可冒昧提起的母亲的自控之上。自从莱戈拉斯七岁之后,回避有关那个女人的一切成了精灵王父子间一个不成文的禁止性规定,而触碰这种童年时便已形成的根深蒂固的禁忌无形中已经成了比成年以后向父亲求爱更加不可饶恕的事情。所以昨晚莱戈拉斯就算敢大着胆子向瑟兰迪尔求欢,言语间都不敢丝毫提起父亲那位念念不忘的亡妻。而这也让莱戈拉斯倍感煎熬,烈酒麻痹了大脑,禁忌却触痛神经。

但清醒后的莱戈拉斯转念一想,现在林地王国里知道母亲的人已经不止父亲,而且那个人就在自己的地牢里。

巨大的兴奋感让他克制着身体上的不适迅速穿好了衣服,以指作梳顺了顺乱糟糟的头发,提上靴梆就直奔索林的监狱。

四百年里莱戈拉斯从没觉得自己离想要的真相这么近过,仅仅是想到自己待会可能就会知道母亲的名字都让他激动不已。莱戈拉斯走着走着便小跑起来,以至于打开寝殿大门的那一瞬差点跟主管大人加里安撞了个满怀。

“殿下这是着急去哪呢?陛下要您一醒就即刻去书房找他。”加里安拦住了莱戈拉斯的去路。

“父王有说是什么事情么?”莱戈拉斯当然乐意没事便去书房陪陪父亲,但眼下他有更要紧的事做。

“陛下没有说,我只是向您传达这道口谕。”加里安默默道。

莱戈拉斯觉得眼下不先去一趟书房怕是不行了。他太清楚瑟兰迪尔的性格了,就算什么事都没有,要你去你就得去,还不能迟到。

精灵王子沮丧地抹了把脸,“好吧,”他抬头看了看钴蓝的天空,自言自语道:“但愿晚钟敲响前他能放我出来。”

 

莱戈拉斯几乎是一刻不停地跑到了林地大殿,他气喘吁吁地站定在两扇高高的殿门外,闭上眼调整了一下呼吸。

父亲的每一次突然召见都让莱戈拉斯条件反射般地首先思考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记忆中父亲从未在大庭广众之下斥责过自己,而相对地,书房便成了莱戈拉斯接受教育反省过失的地方。

他有预感,父亲一定对昨晚的事耿耿于怀。但是,莱戈拉斯非但没有丝毫回避的意思,心里还莫名产生了一种积压已久而后一吐为快的感觉。

精灵王子从不在欲望上掩饰自己,这种性格一半源于天性,另一半则要归功于他的父亲。

早在童年的时候,莱戈拉斯不是没有像其他小精灵那样有过一段别扭的时期,他曾在屡屡向父亲暗示自己的种种希望却得不到满足之后见识了父亲的决绝与狠心,于是暗下决心永远不要再理父亲。而精灵王似乎对儿子这种小脾气毫不在意,他依旧每晚坐在床前挑选辛达编年史中有趣的小故事讲给儿子听。但莱戈拉斯觉得接受好意意味着妥协,他用被子蒙住脑袋,以这种近乎无礼的方式将自己与父亲隔离。

“你要做辛达历史上第一个被棉被活活捂死的精灵?”瑟兰迪尔合上了书,“我为伊露维塔把永生赐予了这样傻的小孩子感到惋惜。”

精灵王等了一会,他甚至没有试图掀起儿子脸上的被子,因为他知道莱戈拉斯一定在下面死死攥着被角。

“好吧,无论你相不相信,”瑟兰迪尔将书放在床头,端起了桌角的镂花烛台站起身:“前天的国宴上,诺多族漂亮的小王子费纳芬也央求我为他讲一讲黑森林的故事,既然你这样讨厌我,不如去和那位弟弟换个父亲。”

瑟兰迪尔说完就真的离开了。

莱戈拉斯在听到脚步声消失于门外后不可置信地猛然坐起,他呆呆地望着父亲离去的方向,觉得那条路的尽头仿佛就是贝尔兰的临时公馆,父亲正穿过层层门庭寻找那位愿意听故事的小精灵。

莱戈拉斯想了一会,愤然起身,掂起枕边的故事书就奔向了诺多精灵的休息区,然而之后的状况却让他大感窘迫,因为门口的守卫告诉他,瑟兰迪尔陛下真的没有来过这里。

“莱戈拉斯殿下,我无意冒犯,”照顾费纳芬起居的侍女笑问道:“是什么事情让您穿着睡衣也要深夜来访呢?”

“我……我是来给费纳芬小王子讲故事的,”莱戈拉斯尴尬地扬了扬手中的故事书,“他说他想听。”

就这样莱戈拉斯红着脸穿过一众笑意盈盈的诺多族随行女官,敲开了费纳芬的房门。

那一晚莱戈拉斯在贝尔兰公馆度过。在诺多精灵本着政治性友好精神的宣传下,第二天林地王国上下都知道了自己的王子殿下跑去诺多馆区待了一夜,还给那个国家的小王子讲了幽暗密林的故事。

“Ada!您昨夜不是去找费纳芬王子了吗?!”莱戈拉斯再也无意理会那个“永远不理父亲”的自我告诫,他气冲冲地跑到父亲的寝殿,瑟兰迪尔正在修剪窗台的一株花草。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给别人家的孩子讲睡前故事?”精灵王缓缓转动那株盆栽,左右打量是否还有突兀的枝丫,“我没那个兴趣。”

莱戈拉斯觉得自己仿佛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生一场莫名其妙的气。

瑟兰迪尔抬头瞥了一眼气鼓鼓的儿子,缓缓道:

“不管什么样的要求,不讲出来的话别人都可以装作不知道,”精灵王拈起一片修剪下来的绿萝叶别在莱戈拉斯的领口,“一个人赌气在通常情况下是最没用的行为。”

从那以后莱戈拉斯开始有意识地训练自己准确地表述出内心的意愿与需求,他本性坦率,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很费力的事情,而瑟兰迪尔从来都对莱戈拉斯的意念予以充分重视,即便当它们被表达出来之后,还是会被瑟兰迪尔剃掉其中不合理的绝大部分。

但精灵王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儿子可以把这种表达能力用在追求自己的父亲上,但凡涉及情爱,随便哪一句都直白得让精灵王无地自容。如果瑟兰迪尔能早一些发现莱戈拉斯言行中对自己别有用心的端倪,或许他更愿意儿子像小时候那样,默不作声地把这件事藏在心底。

 

“您要进去么?如果不是,请让一让。”

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莱戈拉斯转头,随即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让他更加震惊。

这是一个正在用精灵语与莱戈拉斯交流的人类,黑色的波纹短发与一层浓密的络腮胡须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几岁,但那高高的眉骨下两道深邃的目光如同鹰隼般锋利,或许是看惯了肤白貌美的精灵同族,眼前这个不修边幅的人类竟让莱戈拉斯觉出几分身经百战的英武。

“你叫什么名字?”出于某种莫名的好感,莱戈拉斯没有用“你是谁”或者“你在这里干什么”这种冷冰冰的话语问候这位外来者,更没有心思去猜想为何林地王国忽然冒出来这样一个人。

“我是亚尔诺王国第十六任登丹人首领阿拉贡,养父埃尔隆德,我想见一见幽暗密林的精灵王陛下。”

莱戈拉斯在听到这个名字后有些失神,当他终于从记忆里找出三十年前的吉尔蕾恩夫人和她那两岁的儿子,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武士就是差点成了自己弟弟的人。

“我们见过面吗?”阿拉贡问道。这只精灵反复打量自己的目光让阿拉贡多少觉得奇怪。

“不,显然没有,”莱戈拉斯推开了殿门,转头对阿拉贡道:“我正要去找陛下,跟我进来吧。”

 

瑟兰迪尔其实没有传唤莱戈拉斯的特定事由,他让加里安守在莱戈拉斯的寝殿前,为的就是防止儿子在回到绿叶森林之前与索林有过分接触。

他清楚莱戈拉斯昨夜里吞吞吐吐想说又不敢说的是什么,但如今的精灵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回避在莱戈拉斯面前提起他的母亲,因为这会让妻子的身份变得和现今的自己一样不甚纯粹,从某种程度上讲,莱戈拉斯也会因此而真正失去自己的母亲。

瑟兰迪尔抬头看了一眼蜡烛,时间刻度已经燃烧到离晚钟敲响还有一个时辰,而就在这个时候,莱戈拉斯带着一个陌生人类走了进来。

就在今天上午,精灵王收到一封来自瑞文戴尔的信。埃尔隆德在信中说,至尊戒很可能随着矮人一起流落到了幽暗密林,而自己的养子阿拉贡带着从死亡沼泽抓到的怪物咕噜不日便将抵达林地王国,这只对于魔戒有着异常执念的怪物可能会对魔戒的搜寻起到巨大作用。

其实用不着埃尔隆德提醒,瑟兰迪尔已经隐隐察觉到了某种黑暗力量正蛰伏于密林,因为短短几天里,莱戈拉斯三十年前在摩瑞亚矿坑所受创伤的毒素愈加剧烈地侵蚀了他的身体,而且大有向精神领域扩张的趋势。从莱戈拉斯不经意间将自己想要把矮人斩尽杀绝的念头宣之于口的那一刻起,瑟兰迪尔便隐隐觉得不对劲,如果他勉强将莱戈拉斯的这种想法归于两个种族间的世仇,那么当半醉半醒的莱戈拉斯大声嚷嚷着要去攻打孤山、烧尽平原,瑟兰迪尔才真正感到邪恶力量已经放大了儿子内心的阴暗面,嗜杀好战的思维歧路已经让自己的儿子越来越偏离于光明种族。

于是搜寻魔戒就成了瑟兰迪尔眼下最为紧要的事情。

“陛下,这是阿拉贡,”莱戈拉斯介绍道,“他想要见一见您。”

瑟兰迪尔在阿拉贡躬身行礼后向他点头致意:“代我向你的父亲问好。”

论起精灵王为何在最近几十年里突然对林谷的那位领主敬重有加,这要归结于三十年前的那个绝望之夜里,埃尔隆德救了精灵王的儿子一命。

阿拉贡向瑟兰迪尔简单复述了一遍中洲各个区域的现状,这些事情精灵王早已经了然于胸,但出于尊重,他还是静静等这个人类把话说完。

在这期间,精灵王注意到儿子望向阿拉贡的眼睛越来越亮,而他太清楚是什么东西如此吸引莱戈拉斯了。

瑟兰迪尔虽然在莱戈拉斯三百周岁的时候封他做了领主,但自始至终精灵王从未真正让儿子离开自己的视线一步。他知道莱戈拉斯内心渴望游历中土,但说不清究竟因为责任感还是控制欲,瑟兰迪尔一直觉得儿子只有待在自己身边才安全,毕竟能够容得下莱戈拉斯任性而为的只有脚下的这片森林,一旦踏出一步,不是被兽人所伤,就是险些让食人妖夺了命。

于是精灵王在阿拉贡话音落定后意有所指地问道,愿不愿意在密林多留两日。

这是他对儿子某种程度上心怀歉意的补偿,希望莱戈拉斯能从这位阅历丰富的游侠身上落定童年那些关于中土世界的幻想。

而莱戈拉斯果然在阿拉贡开口前热情留客:

“嘿,老弟,”他拍了拍阿拉贡的肩膀:“你可以住在我的寝殿,一直忘了说,我叫莱戈拉斯·绿叶,精灵王的儿子。”

 

tbc>>608

 

 


评论(15)
热度(84)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