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
 

《绿林之光》Chapter6.暗号(3)


绿叶森林在此后的三十年里与幽暗密林互为依傍。每年绿叶森林都会向林地王城源源不断地供应加工完好的乳酪与干果,这是绿林领主对密林子民的抚恤馈赠;而每逢春夏之交那些产自多卫宁大葡萄园的醇美红酒,则是领主对精灵王的一点小小心意。

在瑟兰迪尔授意下,莱戈拉斯领导着绿林子民修筑出一条直通南北的森林路,与横贯东西的旧林路相得益彰,也使得绿林行宫与林地王城间的道路交通更为方便快捷。每年四月,领主都会与随行车队一起沿着这条森林路返回林地大殿参加祭拜大地之后雅梵娜的复苏祭,而这也是他一年中唯一能见到精灵王的时候。

莱戈拉斯在修筑道路过程中展现出的凝聚力与领导力使得他在林地王国子民中获得高度赞誉与爱戴,公正合理的税收政策基本没有引起任何阶级的不满,劳动报酬的支付也是严格按照约定履行,甚至连道路周边的休闲设施建设都有条不紊地如期完成,短短三年里一条直通南北的森林路让密林中部焕然一新。而精灵子民中也渐渐开始流传起赞颂精灵王与领主的歌谣,歌谣里这两位受人爱戴的领导者就像瓦林诺山巅的欧幽洛雪中那互为视听的曼威与瓦尔妲。

而密林也派出了更多军队驻守在绿叶森林的南部防线上。在莱戈拉斯的建议下,他们在国境边缘的巨木间筑起高高的铁网拦截所有来自南方的鸟类,因为在多次视察中莱戈拉斯发现,这些来自南方的鸟群总是在非正常季候里沿着某种特定线路在多尔哥多要塞与密林间来回往返,他猜测这些鸟儿是受了褐袍巫师瑞达加斯特的蛊惑而成为间谍,因为论及与森林万物沟通的能力,在中土世界中唯一能与瑟兰迪尔相提并论的就是这位堕落的巫师。而这一切的幕后主使者,要么是多尔哥多要塞的索伦,要么是伊森伽德的萨鲁曼。无论是谁,莱戈拉斯都不允许他以这种卑鄙的方式从父亲那里刺探情报。而另一方面莱戈拉斯又为精灵王统治下的密林深深忧虑着,三十年里他从不曾忘记摩瑞亚矿坑那场绝望之夜的暴雨,混合着炎魔身上硫磺与火焰的有毒气体足以摧毁半座森林,而这却不是筑起一道铁网便能拦截的东西。

而瑟兰迪尔早在发现莱戈拉斯伤口感染时便让埃尔隆德研制出抑制病菌的药物,三十年里药物融入溪流覆盖了整座森林,但随着索伦势力的日渐强大与末日火山的周期性喷发,即便是在严冬里,一场大规模的瘟疫还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先是草本植物灰败枯萎,紧接着河流荒滩上开始出现动物的尸体。当一些木精灵也渐渐感到精神不济,精灵王立刻宣告林地王国进入紧急状态,所有子民暂时搬入林地大殿下方的仿生态空间,但这绝非一劳永逸的办法,所以瑟兰迪尔一直在焦急地思考对策。

莱戈拉斯没有办法待在相对安全的绿叶森林而对瘟疫蔓延的密林坐视不管,他托林间的鸟儿为瑟兰迪尔带去消息,说自己即刻就要回到林地王城帮助父亲抑制瘟疫扩散,而瑟兰迪尔在得知消息后便毫无悬念地拒绝了。这一次莱戈拉斯没有遵照精灵王的旨意,他骑马连夜沿着森林路赶回林地大殿,因为他知道他的父王此刻心里只有子民,而自己是这场灾难中唯一一个挂念着精灵王安危的人。

莱戈拉斯在黎明时分走进林地大殿,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他穿过层层回廊步入大殿后的国王寝宫,那里同样没有父亲。他心中愈发焦虑不安,一面告诉自己父亲一定不会有事,一面折返方向来到喷泉水池旁的书房,他深吸一口气,轻轻推开了那两扇高高的梨木门。

两摞厚厚的文书间瑟兰迪尔就那样伏在桌上睡着了,身旁的窗扉半掩着,晨风翻过书页,也吹乱瑟兰迪尔铺散在桌旁的金发。

莱戈拉斯心头一酸,他知道这风里有花香但也有病毒,这病毒正透过四肢百骸侵入父亲的身体。他轻轻关好窗,然后半蹲在瑟兰迪尔的木椅边,他不能确定父亲昨夜什么时候才睡着,所以现在他不想把父亲叫醒。

莱戈拉斯有些忐忑地望着瑟兰迪尔,他慢慢靠近,想要试探父亲的呼吸是否还舒缓均净。此刻睡梦中的精灵王没有了平日里的威严,再加上近来日夜操劳,在莱戈拉斯眼中更多的是羸弱与憔悴。

他伸手将瑟兰迪尔落在脸颊处的一缕长发绕到耳后,随即手指在瑟兰迪尔的侧脸流连。他的食指从瑟兰迪尔的眉心滑到鼻尖,再到嘴角,停顿片刻后轻轻触碰那两片紧闭的薄唇。

在绿叶森林的每一年、每一天他都特别想念瑟兰迪尔,但与生俱来的身份与责任让他注定不能与精灵王日日相见。漫长的等待中他只能用尽全力把自己能做的事做到最好,每年复苏祭那短短的相见则是他一场充满怅惘的美梦。

瑟兰迪尔在莱戈拉斯的触碰下悄悄睁开了眼,当逐渐清醒的意识告诉他莱戈拉斯真的回到了自己身边,精灵王微微偏头避过莱戈拉斯的手指,坐起身正色道:

“为什么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擅自离开绿叶森林?瘟疫绝非你能够应付的事。”

“我当然无法清除瘟疫,”莱戈拉斯道:“我能做的就是回来照顾您,只要您不倒下,密林就还有希望。”

“我不需要照顾,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摇头道:“你管好你的绿叶森林,而我尽力保全密林的子民,这场罕见的大规模瘟疫源于末日火山地带的炎魔与地妖,目前看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我当然知道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有精灵子民因为这场瘟疫而失去生命,”莱戈拉斯握住瑟兰迪尔的手:“可是谁又来关心您呢?您作为一个称职的精灵王当然永远受到子民爱戴,可是他们对王的敬爱中不包括关怀。灾难中每个人都只在意自己的家人,而在这种时候能牵挂您的,就只有我了啊,Ada。”

莱戈拉斯看出瑟兰迪尔微微动容,他低头吻了吻父亲的无名指,“不要赶我走,好吗?绿叶森林暂时安全,我离开前已经安排好一切了。我想在密林待到瘟疫消散的时候,当病毒得到扼制,您也安然无恙,我便离开。否则我不会安心,留在绿叶森林也做不好任何事情。”

瑟兰迪尔沉默良久之后点点头。他这才认真打量许久不见的儿子,觉得莱戈拉斯那强力意念与行事风格越来越像自己了,唯一不同的是儿子的言语解释比较多。或许因为某些原因而太过在意瑟兰迪尔的看法,莱戈拉斯每做一样事情都要向父亲耐心解释说明,尽管在这之前他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是对的。

“您还要再睡一会吗?我陪您去寝殿吧。”莱戈拉斯因自己的动作打扰了父亲休息而觉得有些歉意。

“不用了,”瑟兰迪尔走到水池边简单洗了把脸,“既然来了,一会就和我一起出去统计还没有受污染的区域,然后着手设置隔离带吧。”

 

瑟兰迪尔与莱戈拉斯带着两支精灵卫队在丛林间行走了整整一天。一天里他们大多保持着沉默,因为所有人都看出精灵王正在寻找活着的树木与动物并向它们询问这病毒污染的源头。

直到傍晚,队伍驻扎在了国境南部的山崖下休整。莱戈拉斯在军营间生起火,用路上采集的松茸与野果为将士们准备了一顿简单可口的晚餐。

“殿下,怎么能让您亲自为我们做饭呢?”当莱戈拉斯将松茸切片烧得外香里嫩送到军营的时候,没有一位士兵下手品尝,尽管他们都很饿了。

“我们今天行走的路程远远长于事先计划,所以没有准备兰巴斯,”莱戈拉斯打趣道:“而且,连我做的东西都不吃的话,难道在等陛下亲自掌勺?”

士兵中有几个忍不住笑了出来。看到自己做好的食物被分得干干净净之后,莱戈拉斯端着另行准备的一份松茸来到了父亲的营帐。

瑟兰迪尔正在研究几张草图,那是莱戈拉斯以今日行走路线画出的瘟疫分布示意图,现在已经被瑟兰迪尔标注出将要设置隔离障的关卡。

莱戈拉斯拾起桌上的一张图看了看,密林河与魔法溪流的入口处都被打上了红叉。他抬起头问道:“Ada,难道是水源?”

瑟兰迪尔放下鹅毛笔,目光在莱戈拉斯身上停留片刻后道:“你上次在摩瑞亚矿坑重伤感染就是因为一场雨,而今天我接收到的所有消息也都指向水源。”

“如果确实是河流传播扩散了瘟疫,那我们只需要在入口处将密林河与魔法溪流改道。”莱戈拉斯无奈地笑笑:“这的确算得上是糟糕局面中的一个好消息,因为如果是土壤污染那就更麻烦了。”

可是瑟兰迪尔没有因此显得丝毫轻松。他沉默地看着莱戈拉斯,眉心越锁越紧。

“怎么了?”莱戈拉斯渐渐觉得不对劲。

瑟兰迪尔随着莱戈拉斯的发问移开了视线:“没什么。”

精灵王擦了擦手,从芭蕉叶里拾起一块松茸:“我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厨艺使得一个王子亲自为士兵烧制菜肴。”

“那恐怕您要失望了,”莱戈拉斯歪头一笑:”因为给您的和给他们的不同。”

瑟兰迪尔看了儿子一眼,将松茸片放入口中,咀嚼片刻后道:“西柚汁?”

莱戈拉斯忽然将双手撑在桌台,倾身凑到精灵王耳边小声道:

“在绿叶森林,每个恋爱中的木精灵都会给心上人的食物撒上西柚汁。”

说完不等瑟兰迪尔反应他便转头离开了。莱戈拉斯答应士兵们晚上会和他们讲讲绿叶森林的故事,而星月当空时他再回到瑟兰迪尔的营帐,发现父亲已经独自一人早早睡下了。

桌上的芭蕉叶里,一片松茸都没有剩下。

 

 

 

 

 

 

——————————————————

我大概是脑子勾了芡……这一更的题目都打成绿叶森林了怎么没人提醒我啊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