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5.红豆生南国(3)

莱戈拉斯昏昏沉沉地做了许多梦,他想要醒来,却不受控制地在混沌的意识中堕入一层又一层梦境。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还绝望地躺在摩瑞亚矿坑的群山间,暴雨冲刷着身下的血迹;有时候他仿佛回到了绿叶森林,所有人都告诉他父亲再也不要见到自己;他看见骑着白马穿行于丛林间那一大一小两个熟悉的身影,父亲沉默着,而怀中的小精灵哭泣着喊母亲。莱戈拉斯站在他们身后,渐渐看得泪流满面。他想起童年时自己也曾苦苦询问,而他的Ada对母亲绝口不提;现在渴望从父亲那里得到他想要的那种爱,父亲却依旧无所回应。

最后一个梦境中,一切都在飞速倒退,他像是一个独自跋涉了千万年的旅者,终于在黑暗隧道的尽头看到光。他知道那是天国的门,他想在人间最后一刻回首再看一遍这一生的离合悲欢。可他茫然地敲了敲胸口,那里空空如也。

他朝着那团光亮去了。再睁眼的时候,他竟身处父亲的寝殿,而父亲就在他眼前。一瞬间的死生幻灭让他们相顾无言,他知道这是维拉准许他回来再见父亲最后一面。而就在父亲开口询问埃尔隆德究竟曾向他透露过怎样的未来,他才恍惚想起十七岁时那个郁郁不安的草木春深时节,想起埃尔隆德对他说过的话,但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也可以是,你们终将相爱。

他心中大恸,虚妄的宿命感让他难过地无以复加。当他意识到自己本可以与瑟兰迪尔相伴一生时,这一切又都离他远去了。

所以他轻轻按住瑟兰迪尔的头,直到他们呼吸相闻。他闭上眼贴上瑟兰迪尔温热的唇,终于做了自己渴望已久的事。

这一次精灵王没有拒绝他,梦里的Ada当然不会拒绝他,因为这是他自己的梦境,在他的梦境中他们本就应该在一起。

可他仍小心翼翼地触碰着,甚至不敢睁开眼睛。因为他的爱里还有一层亲情的束缚,这让他觉得精灵王在任何时候都神圣不可冒犯。

他感觉到Ada偏了偏头,随即他们以更紧密的方式贴合。他的心跳越来越快,同时也悲伤地感觉到这个吻里自始至终都带着别离的意味。他觉得这最后一刻的接触让他无比满足,却又为时日无多而深深失落。

他在瑟兰迪尔薄唇微启之际小心探入,这个地方让他觉得自己仿佛从未受过伤,他被保护着、宠爱着,在他能达到的空间内肆意占有闯荡。他的呼吸渐渐变得短促,心也被某种焦虑感所填满,因为他能清楚地感觉到Ada的迎合仅仅因为怜惜,而非来自灵魂深处的相爱与共鸣。

“Ada……”他在瑟兰迪尔轻轻挣脱时便立刻警醒地放开了手。他打量着Ada的目光,目光里并没有责备。

但也没有爱。

他不甘心,他想问问瑟兰迪尔是否也曾有过片刻把自己当做能够交换灵魂的爱人,他喃喃地呼唤着,却只换来一只冰冷的手,它就这么遮住了所有的光,也合上他双眼。

 

瑟兰迪尔睡了两个钟头就又醒了。他发现莱戈拉斯的双颊有种病态的潮红,伸手摸了摸儿子的额头,那里惊人的烫。

他感觉到一丝不对,精灵不会轻易得风寒,即便受伤又淋雨。他犹豫片刻,掀起被子拆开了莱戈拉斯身上的绷带,埃尔隆德的药草竟在伤口边缘灰败枯萎,翻卷的皮肉已经隐隐有了腐烂之势。

这种极不正常的现象让瑟兰迪尔心中又陡然腾起一股不安,他为伤口换了新的药草再用绷带扎好,然后用魔法强行唤醒了昏睡中的莱戈拉斯。

“Ada……怎么会在这里……我一直睡到现在吗?”莱戈拉斯不能确定这是否又是下一层梦境。

瑟兰迪尔沉默片刻,觉得莱戈拉斯好像不记得昏迷期间发生过的事情,但他深信现在没有告知这个事实的必要,于是点头说是。

莱戈拉斯听了有些怅惘。他几乎本能的想要摸一下自己的嘴唇,那里停留的触感如此真实。可是看着瑟兰迪尔严肃认真的目光,终究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究竟遭遇了什么?”瑟兰迪尔问道。

“我在摩瑞亚矿坑遇到了一群食人妖……”说到这里莱戈拉斯突然停下了,他不想向瑟兰迪尔传达他从那里听到的事情。他看着父亲的眼睛,心里一阵酸楚难过。

“然后我和一只食人妖起了冲突,它偷袭我,最后我把它杀了。”莱戈拉斯言简意赅地答道。

可这根本不是瑟兰迪尔想要听到的回答。他关心的是莱戈拉斯受伤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伤口恶化感染,可他争强好胜的儿子都到这个地步了还在强调战斗的最终胜负。

“我是问,你受伤之后有没有去过什么地方,接触到什么不该接触的东西。”瑟兰迪尔耐心地又问一次。

“没有,Ada,”莱戈拉斯回忆道:“我从昏迷中醒过来后就冒雨回来了。”

“雨……”瑟兰迪尔听到这个词后陷入思索。他忽然想起不久前巨鹰向他传达的那个消息,炎魔盘踞在末日火山汲取力量,它们身上的硫磺与火焰已经足以侵蚀水土,云雾山脉将在百年之内寸草不生,紧接着的就是密林。

而莱戈拉斯想到的是那晚空气中飘荡的臭味,当时只道是食人妖的原因,现在才开始觉得这与那场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而父亲凝重的表情让他觉得事实可能比想象的还要严重。

“怎么了?”莱戈拉斯不安地问。

“没什么,你的伤口感染了,”瑟兰迪尔俯身替莱戈拉斯盖好被子:“躺在这里不要动,我去准备草药。”

不知事实是否真的如此,还是莱戈拉斯的错觉,他觉得自己受伤后父亲说话格外温柔,这让他对那个似是而非的梦境的真实度多了几分把握。而正是这种不确定让莱戈拉斯愈发对那个绵长的吻耿耿于怀,所以当瑟兰迪尔带着药汤回来时,他决定再旁敲侧击地试探一下。

“现在感觉怎样了?”瑟兰迪尔一进门就首先问道。

“不算太坏。”莱戈拉斯是真的痛,这种痛伴随着意识的恢复有增无减,药草的覆盖又让伤口处的皮肤备受折磨。

瑟兰迪尔在床头放了块鹅毛靠枕,将莱戈拉斯慢慢扶起来,用药匙盛起一小勺药汤吹了吹,然后递到莱戈拉斯嘴边。

可莱戈拉斯没有动,他可怜兮兮地望着瑟兰迪尔道:

“Ada,这药闻起来太苦了。”

已经为伤口感染而深感焦虑难安的精灵王万分无奈:“三岁小精灵都不会说这种话。”

“您帮我含一会就不苦了。”莱戈拉斯煞有介事道。

瑟兰迪尔和莱戈拉斯对视片刻,仰头含住一口药,在莱戈拉斯的注视下尽数吞咽入腹,芳香涩苦的气息顿时涌入鼻喉,瑟兰迪尔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不喝的话,我都替你喝下去,然后再端来一碗,继续让你喝。”瑟兰迪尔擦着唇边的药水淡淡道。

莱戈拉斯心中不忍,他接过药汤一饮而尽,身体各处感官极力抗拒苦涩之际他不无懊悔地想,还不如刚才乖乖吃药,那样Ada还肯喂自己。

但瑟兰迪尔刚才的平静反应让莱戈拉斯着实欣喜,如果换做半年前,说出那种话一定会让敏感的精灵王因为觉得被冒犯而异常恼火,可是刚才父亲眼中更多的是习以为常的无奈。

这种对比让莱戈拉斯忽然想起父亲前几天送出的那封国书,那时父亲仿佛是狠了心决绝地要把他推给别人,现在又对此事闭口不提。

“Ada,”莱戈拉斯犹豫了很久鼓起勇气问道:“您为什么一定要我娶埃尔隆德的女儿呢?”

瑟兰迪尔知道莱戈拉斯这是要自己现在就摆明立场。那道国书已经被召回,经过这几天的思索他也不打算再用那种办法逼莱戈拉斯放弃,但这也绝不意味着他就能全心全意投入这所谓的爱情。

精灵王思索良久后淡淡道:

“我允许你喜欢我,但你要收敛。我不想时时被来自我儿子的暧昧不清的举动所困扰,你昏迷不醒时做的那种事是最后一次。”

莱戈拉斯心中一凛,这么说梦里的内容其实是真实发生的,他的Ada没有拒绝他,在他迫切需要那样做的时候。

“我会等,Ada,”莱戈拉斯沉默片刻道:“我很高兴您不再对我的一切都冷冰冰地拒绝,我会耐心等您对我的爱意也达到与我相同的程度,无论有没有那一天。您知道,这世间再没什么能阻止我对您的爱,您赋予我以生命,我永远将对您的敬重珍藏心底,可是任何人不能控制自己的内心,精灵也不能。我为这份感情感到痛苦折磨,但我没有错。”

“可是,莱戈拉斯,”瑟兰迪尔道:“你不该认为我对你没有感情。我比你活得久,知道情爱为何物,但与我对你数百年的父爱相比,它们只会显得浅薄,你却因求之不得而焦虑失落,在我看来未免舍本逐末。”

瑟兰迪尔留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寝殿回到书房,他觉得言语在这件事上已经没有太多实际用处。莱戈拉斯的感情不会因为一番教导而改变,自己更不会因为一句信誓旦旦的告白就坠入爱河。

他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做,前天晚上积攒下来的政务今夜仍要继续处理。而在这片森林外,他看不见的中土大地上,炎魔与索伦将再度联手,北方安格玛巫王苏醒,史矛革袭击河谷村落,奥克斯制造着不断侵袭密林的阴影。

而在精灵王的封锁下密林精灵对这一切都一无所知,丛林深处的日子依旧和平安宁,丝竹管弦之声不绝于耳,没有精灵听到林地大殿下方夜夜打磨弓矢的声音。

 

tbc>>601

 

评论(5)
热度(98)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