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5.红豆生南国(1)

Chapter5.红豆生南国

 

绿叶森林在林地的南方国境上安静地生长着。这是一片富饶的土地,万物跟随阳光的迁移节律休养生息,这里的植物在吸收了足够多的阳光后积累了大量糖分而变得更加鲜甜可口。似乎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木精灵们渐渐发现他们的领主开始兴致勃勃地研究起酿酒,每到春夏之交林间便弥漫起醉人的芬芳,仿佛中土以北又一个多瑞亚斯。

他们还发现,领主在处理日常事务的闲余时间里常常失神,一个恍惚间思绪似乎就回到过去某个很久远的地方。

他养了许多白鸽,清晨打开鸽笼,吹着长笛看着它们飞往北方,傍晚又独自一人守在屋顶等它们回来,没有人知道这些信鸽究竟在这连年的日升日落与南来北往间带回了些什么,而领主眼里永远只有落寞。

绿叶森林的女精灵们纷纷猜测年轻的领主一定是爱上了密林里的某个女子,可是这门婚事却不被精灵王应允。她们替王子殿下感到深深惋惜,又在心里默默为那个女子不是自己而感到不幸。

所以当有人在绿叶森林的边缘外发现了从前的卫队队长陶瑞尔时,一切便都好解释了。所有人都知道陶瑞尔与王子殿下自小有着青梅竹马的友谊,她们猜测精灵王考虑到王室血统的纯正而不祝福这段感情,于是这群天性自由而热情的木精灵偷偷把陶瑞尔接回了绿叶森林。当然,她们敢于这样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里是相对独立的绿叶森林,而非精灵王统治下的幽暗密林。

莱戈拉斯当然为能再见到陶瑞尔而感到高兴,他们一同长大,曾用同一个酒壶喝酒,也打过无数场架。可是莱戈拉斯心里却也隐隐为此担忧着,毕竟陶瑞尔曾被父亲下令驱逐,而此番绿叶森林的行动有违王法。但他着实不想再把陶瑞尔赶走,她是为数不多的记忆中保留着自己童年与Ada间珍贵的相处片段的人。

于是莱戈拉斯很快写信将这件事坦白告诉父亲,他说四百年对于一个精灵来说已经足以反省自己的过失,请看在陶瑞尔曾经近同养女的份上容许她留在绿叶森林,并极力保证自己不会让她做出有失公允的事。

不同于以往送出的那些那些诉说相思的信,这一次精灵王的回复很快就来了,而且是被林地的国王信使亲自送到绿叶森林。莱戈拉斯接过信封时双手微微颤抖,他已经足足半年没有见过父亲的字迹。在无法相见的日子里,时时翻看父亲从前的回信让莱戈拉斯耳畔似乎能够回荡起瑟兰迪尔的声音。

当他迫不及待地打开那张散发着幽兰花香的水印纸,看到第一句时,年轻的王子微微一笑。

可看到第二句时,他忽然就懵了。

 

在瑟兰迪尔书桌的底层抽屉里有个隐秘的地方,那里堆满了莱戈拉斯的信。在他读了一遍又一遍千篇一律的内容后,如今不用打开信封也知道莱戈拉斯整日里满脑子想的是什么。

所有信他都不想再看第二遍,但是很奇怪地,他也不想扔。每次收到莱戈拉斯的信他还是会如常打开,因为剔去那些情情爱爱,信里多多少少还有着他作为父亲而关心的那一部分。

他认认真真地看完了这封事关陶瑞尔去留的信,在那些用尽全力请求陶瑞尔留下能够得到允许的字里行间,他仿佛看见童年的莱戈拉斯与陶瑞尔在阳光斜射的丛林间奔跑,而这些画面让他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生日舞会上,莱戈拉斯曾对自己说,和女孩们跳舞不及与陶瑞尔打猎时一半的快乐。

脑海中的这句话让瑟兰迪尔恍若惊醒,这种过去与现实的隐秘连接让他觉得这两个孩子间的感情似乎早已命中注定。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与儿子这糟糕的关系终于有了转机,尽管在他从前的设想中陶瑞尔从来不在王妃的考虑范围之内,但现在被莱戈拉斯一次又一次充满暧昧意味的暗示折磨得焦头烂额的精灵王觉得只要不是自己,随便谁都好。

于是他很快写出回信,如果陶瑞尔肯向自己道歉认错,她会得到原谅;也告诉莱戈拉斯不必考虑种族与等级,祝愿他早日得到生命中的挚爱。

瑟兰迪尔觉得这封回信写到这一步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为莱戈拉斯终于转移了注意力而长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很久没有这样畅快。

或许被恋爱冲昏了头脑而短暂无视伦常是莱戈拉斯年少冲动所犯下的最后一个错误,而瑟兰迪尔早在更久以前就告诉过自己,所有类似错误最终都该被原谅。

他写完回信后喝下满满一杯果子酒,而他的心就在这微微辛辣的液体刺激下慢慢感觉出一丝酸楚与悲伤。

那是他养育了四百年的儿子,四百年里这个父亲心里再容不下别人而将莱戈拉斯奉为珍宝。

但现在,他就要属于别人了。

精灵王撑着头想了一会,将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白宝石钻戒也摘下来放入了信封。那是林地现存的、为数不多的白宝石,可是作为忠贞爱情的守护与见证,瑟兰迪尔觉得它在自己这里除了观赏已经没有了价值,是时候把它交给情窦初开的儿子了。

瑟兰迪尔在日落中郑重地把这封信交给信使。

此生以今日为界,这位独自走过六千年岁月的精灵王,终于又失去了生命中一样挚爱的东西。

 

莱戈拉斯已经无法集中精力读完这短短的一封信了。他看到开头第二句“也真心祝愿你早日得到挚爱”时思维便在短暂的空白后陷入疯狂。他知道父亲的信一向简明扼要,最重要的话永远写在最前面,而他深信父亲早已知晓了自己这份心意。他翘首以盼日夜等待,如今终于等到了得到回应的这一刻。

等他的神志稍微从混乱的激动里恢复清醒,这才发现信封底部似乎还藏着一枚小小的东西。他倒出来一看,那一刻他觉得心脏停止跳动,自己的魂魄被抽离了身体。

信封里还藏着一枚钻戒。

而他清楚地记得这是父亲无名指上的那一枚,象征着婚姻与爱情。

莱戈拉斯觉得精灵语系里已经没有词语可以形容这一刻的幸福,如果有,那便是梦境。他原以为自己对精灵王的苦苦追求是一场无期徒刑,在这场审判里有罪的永远是自己。他曾向维拉哀诉自己这不受控制的感情,但只要那位高傲冷漠的君主能给自己一丝丝回应,他愿意永远堕入这欲望深渊,即便诸神谴责也无怨无悔。

而他现在要感谢维拉这么快就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即便伴随这份感情而来的所有苦痛折磨就这样开始,这一刻的甜蜜怅惘也让他甘之如饴。

 

“莱戈拉斯,你做领主后养成了这种吃饭时傻笑的习惯吗?”陶瑞尔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毕竟她的这个玩伴从小不乏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莱戈拉斯摸了摸脸,这才有所自觉而收敛了一下表情:

“陶瑞尔,吃你的饭。每个人都会在精神闲适的时候反复想象令自己愉悦的事情。”

莱戈拉斯在自己面前这种少有的严肃令陶瑞尔觉得十分好笑。事实上,莱戈拉斯在她心中永远都是儿时那个凡事争先而又偶尔傻的可爱的小精灵。

“好,那么你说说,是什么事或者什么人让你得空便偷偷思考想念呢?”陶瑞尔对莱戈拉斯的心理变化委实好奇。

但她发现自己的这句话又让莱戈拉斯不受控制地陷入了某种绮旖的念想。
“哦,我似乎明白了,”她敲了敲桌面唤回莱戈拉斯的意识:“我想我们的绿叶王子有喜欢的人了。”

莱戈拉斯知道从小到大自己的一切都瞒不过眼前这个闹人的、喋喋不休的精灵,他默认道:“可我不会告诉你他是谁。”

“总有一天我会知道,”陶瑞尔对这满是害羞的小遮掩毫不在乎,“可是你仅仅这样没完没了地想念是不行的。”

“我有说过这是一场苦恼的单恋?”莱戈拉斯挑了挑眉:“他可是把戒指都给我了。”

“哦!维拉!”陶瑞尔呆了片刻后激动地捂住嘴巴,半晌,她用颤抖的声音道:“莱戈拉斯你这个十足的傻瓜,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快去筹备你的婚礼,快啊!”

 

tbc>>502

 

——————————————————

总感觉糖里有那啥,是不是

评论(23)
热度(93)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