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 存放瑟莱长篇 | 莱瑟短篇 | 日常废话隔日删
- 不读不写OOC严重文。
- 杂食重口,文中无警告,关注谨慎。

《绿林之光》Chapter4.春林初盛(2)

瑟兰迪尔沐浴后再回到床前已经临近午夜了。他裹好浴袍坐在床边的藤椅上,要等到夜风把头发完全烘干再去睡觉。

他看着已经熟睡的莱戈拉斯,伸手把他盖在脸上的被子轻轻掀起放到腋下,在跳动的烛火中一帧帧回忆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

从莱戈拉斯推开那扇沉重的巨门,步履沉稳地走入大殿,声音不似年少欢快轻扬而多了几分与自己相似的味道,带着略微下沉的尾音向自己问安。然后是入夜那场不尽愉快的宴会,莱戈拉斯沉默地喝着一杯又一杯酒,他明明记得莱戈拉斯小时候更喜欢新鲜浆果榨出的汁液,不知为什么今天却没有去动酒壶旁那满满一瓶黑加仑果汁。他心不在焉地和那位远房侄子聊着天,余光中莱戈拉斯投向这边的眼神越来越尖锐。他只是不肯承认自己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对这遗忘亲情的儿子仍旧太过想念,所有行动都在告诉莱戈拉斯自己一个人也过得很好,虽然心里早已伤痕累累。所以整整一天他都很累,累得需要洗一个温水澡才能安稳入睡。

他看着莱戈拉斯,虽然那英挺的五官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几乎没有变化,与自己记忆中也完全一致,却仍旧移不开目光,因为那似曾相识的眉眼长得越来越像他的母亲。他很早就发现这一点,但不幸的是,在莱戈拉斯与母亲越来越像的同时却也越来越叛逆。他本以为这个凡事争强好胜的孩子对自己只会越来越疏离冷淡,所以今天莱戈拉斯怒气冲冲地闯入自己寝殿时,他只装作没有看见,心里却终于有了一丝原来还被在意着的欣慰。

一百年里莱戈拉斯对他来说远地就像在天边,而此刻他静静卧在自己枕旁,就像维拉送来的一个温良梦境。

午夜静坐的时光就在这凝神注视中不知不觉地流过,他有太多想要回忆的东西,却觉得比过去更值得珍惜的是当下。

瑟兰迪尔摸了摸头发,它们已经恢复到干燥状态而柔顺下垂。他走到床前熄了灯,俯在莱戈拉斯身前在他额头上印一个晚安吻,然后睡下,一夜无梦。

 

翌日莱戈拉斯醒的特别早,可他昨夜明明很晚才睡着。他清楚地记得父亲在烛光下坐了好久,而他觉得在那种氛围下继续装睡才是明智的选择。直到熄灯后那个轻柔的晚安吻,他不但没有了睡意反而心跳越来越快。他不知道自己就这么在瑟兰迪尔沐浴过后的花瓣芬芳中闭目多久才睡着,恍惚还做了一个梦,梦里父亲褪下那件枣红色的丝绒外套露出宽大松软的白色睡袍,不加王冠的白金色长发就那样略微凌乱地披在身后。他转身发现了自己,疑迟片刻然后慢慢走来,伸出双臂将自己拥抱入怀。他闻到父亲颈后发间淡淡的草木香,短暂的梦境片段就结束在这静谧温馨而又隐隐透着难过的一刻。

所以当莱戈拉斯醒来后发现自己搂着父亲还将脸埋在他的颈窝时,第一反应就是昨晚那个梦。

第二反应是赶紧收回手躺好。

他当然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捏着父亲的鼻子逼他起床,实际上他更希望自己能够就这样静静端详父亲的时刻再久一点。所以当瑟兰迪尔突然睁眼说你终于不压着使我难受时,莱戈拉斯又是震惊,又是羞赧。

“对不起,今晚一定不会了。”莱戈拉斯保证道。

瑟兰迪尔偏过头静静看了他一会,然后淡淡说:

“其实也没那么难受。”

 

 加里安已经太久没有见过精灵王父子一同享用早餐,他能确定莱戈拉斯自从十七岁那年的三个月禁闭后就再也没有在这张餐桌上出现过,所以他站在一旁,由衷为这对父子感到高兴。

“嗨,加里安,你一点都没变,还是像从前一样沉默可靠。”莱戈拉斯喝了口牛奶,向这位看着自己长大的管家打了个招呼。

“我是见到殿下回来而高兴地不知说什么好,从前陛下总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吃着乳酪。”

莱戈拉斯心里隐隐一痛,他知道这个“从前”所指已经是最近的一百年,而不再包含自己小时候。

“您喜欢吃乳酪吗?什么口味的?”莱戈拉斯转换话题,不动声色地化解冷战被重新提起的尴尬。

“浇汁烘焙的甜乳酪就很好。”

“我能尝一口吗?”

瑟兰迪尔奇怪地看了莱戈拉斯一眼,又看了看他餐盘中与自己完全相同的一份早餐,最终还是用叉子取下一大口乳酪送到莱戈拉斯嘴边。

莱戈拉斯身子往前倾了倾,心满意足地张嘴接过。

“你多大了,吃饭要人喂?”瑟兰迪尔终于看懂了莱戈拉斯这份小心思。

“嗯,口感真不错,”莱戈拉斯抹了抹嘴边的奶油意犹未尽地送到嘴里,像是没有听见父亲的话:“我突然想起绿叶森林出产的优质鲜奶配上林地厨师的手艺一定十分不错,加里安,你可以随时派人去取,我希望父亲在喜欢的事物上能得到最好的。”

瑟兰迪尔有些诧异地看了莱戈拉斯一眼,但什么也没说。他略有所思地吃完了早餐,然后回到书房开始了一天的政务。

 

莱戈拉斯在林地大殿外的喷泉水池旁兜兜转转,尽管他非常想去大殿后的书房里看看父亲亲手批阅文书的样子,但他知道即便自己是精灵王的儿子,对国家政务也不享有完全知情权。就这样他坐在水池旁的石头上,静静听远处声乐部的精灵弹竖琴,思考着中午父亲出来后是否可以一同去后山向阳的暖坡上享用一次丛林野餐。

他沉浸在一切有关瑟兰迪尔的思考中,失而复得的感觉令幻想中构筑出的所有细节都无比愉悦,虽然连他自己也没发现这一点。

“殿下一个人坐在这里想什么呢?”一个温和富有质感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莱戈拉斯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昨晚那个乐师。他心里暗暗不悦,不过昨晚的怒火早已在瑟兰迪尔的安抚下消了大半,所以他往旁边坐了坐,礼貌地给这位乐师腾出空间:“我叫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知道这位乐师早就知道自己的名字,这么介绍只是在提醒他聊天前先让自己知道他到底是谁。

“叫我梅斯,我们有共同的祖先辛达巴,只是在数千年前那场大迁徙中,两个家族就这么走散了。”梅斯在莱戈拉斯身旁坐下,目光柔和地望着喷泉外起起落落的白鸽。

莱戈拉斯能看出他是辛达,并且知道乐师职业在精灵中的确地位崇高,但自己与这个素不相识的乐师竟还有一层亲属关系委实令他吃惊。

“很高兴认识你,以前怎么没见过你?”莱戈拉斯问道。

“我在西方的不死之地瓦林诺长大,父亲临终前要我有机会一定要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梅斯说道。

“外面的世界?”莱戈拉斯忍不住重复了一遍,这片自己曾拼命挣脱的密林有朝一日也成了外人眼中的奇妙世界。

“对,就像瓦林诺对殿下来说一定也是个新奇的地方,我随时欢迎殿下的到来。”梅斯冲莱戈拉斯笑了笑,捧起身旁的餐盒站起身:“时候不早了,我要先走了,殿下在这里好好享受晴空下的风光。”

“等等,你去哪?”莱戈拉斯看着梅斯竟朝父亲的书房走去,急忙叫住。

梅斯晃了晃手中的餐盒,“去给陛下送点心,陛下喜欢在十点钟左右吃些甜点。”

莱戈拉斯在心里默默记下父亲这个喜好,然后对梅斯说道:

“你回来,我去送。”

 

“Ada,原来不死之地真的存在,以前你从没对我提起过。”莱戈拉斯趁着瑟兰迪尔享用甜点之际对他说道。

“它存不存在并不重要,反正你不会想要去那里。”瑟兰迪尔似乎对这个地方有些忌讳,并不想就这个话题深入讨论。

“您怎么就这样确信呢?您知道,我一直都想出去看看。”莱戈拉斯谨慎把握着分寸,既要引起父亲的适当注意,又不想惹他生气。

“听着,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终于放下手中的书卷,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你已经长大了,我可以允许你去中土任何地方游历,但瓦林诺是个例外。虽然那里的精灵同样不老不死,但维系这强大的精灵力要以失去记忆为代价,这也是我这么多年宁愿留在密林忍受阴影也不西渡的理由。”

莱戈拉斯有些愕然,他知道父亲一向严肃,但这样郑重地与自己说话却也为数不多。他有些后悔提起这个话题,因为父亲说到瓦林诺时眼里竟隐隐浮出一层哀伤。

“那真是个糟糕的地方,”莱戈拉斯赶紧安慰道:“我不会去的,Ada,当我没说过好了。”

 

tbc>>403

评论(14)
热度(95)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