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波克的眼睛忽闪着瞥了眼吉姆,后者完全不知道眼下自己脸上挂着一副怎样的表情。

“不好意思,但我希望能进一步澄清……” 

“你爱他吗,指挥官?”爱丽儿平直地问道,就像一个声明而非问题。“如果你不能回答是否和他相爱,那么回答是否爱他,并非仅仅把他看成朋友或兄弟,而是看成伴侣及情人。”

吉姆感到有只手使劲掐住了他的气管,似乎他的全部感情都已化为真实可感知的实物。史波克看上去仍然是史波克,冷静有礼,一丝不苟,但吉姆知道的更多。

瓦肯人无法说谎,这避无可避的真相。 

“是的,”史波克最后说道,“是的,我爱他。”

整个庭审室就像炸开了锅,人们甚至不再试图压低噪音,现场乱成一团,喧哗声四起,爱丽儿看上去胜券在握,在一片混乱的中心,史波克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仍然冷静有礼,而且一丝不苟。 



——Veritas 

爱死了这篇文。

(配图自截自调,觉得很适合文里的这段情节了,一场我记一辈子的庭审)

评论(9)
热度(28)

© 什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