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中土TL(T)
低产阶级
———————
all or nothing

《绿林之光》Chapter9. 荆棘王冠(2)

西尔凡什么都好,就是太热心,一百年前“帮莱戈拉斯”把陶瑞尔接到绿叶森林害得大王和叶子彼此误会,现在加里安闷声作大死……


-902-

关于宝钻战争,以它背后的一切,那是一个更加深远的主题,瑟兰迪尔在此后用了许多年才慢慢向莱戈拉斯讲述完。

这一切历史在书中都有迹可循,可莱戈拉斯执意从父亲的亲口叙述中重温一遍。当瑟兰迪尔后来问起原因,莱戈拉斯只说,父亲就是历史,另一个版本的历史。

这种奇怪的思想让瑟兰迪尔想起,他至今不能明白莱戈拉斯对自己的爱意是如何产生,这在从前许多年里都是个难以启齿的问题。那时候,比起搞懂它,显然精灵王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一开始他绝不相信莱戈拉斯所说的“爱”和他理解的是同一种东西,他甚至怀疑过莱戈拉斯执意要在自己身上加诸爱情是想故意惹恼父亲,看看一贯沉着冷静的精灵王陛下是怎样极力保持着风度去处理最棘手的感情,因此处处制造麻烦——要知道,这是精灵王子不足百岁的那些年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但是后来,莱戈拉斯的一切行动都表明他对父亲的爱情有着十足的真心,这也让冷静外表的下的瑟兰迪尔内心开始慌乱,害怕绝望中的莱戈拉斯再次不顾性命去做危险的事,甚至害怕再次涉入与此有关的梦境。

总之,在爱情这一方面,年轻的王子凭借着足够的执着与父亲对他固有的爱,占据绝对的主动与优势。

所以当七十多年后的今天,瑟兰迪尔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终于有一件事是他不得不一丝不苟地按照儿子的想法来,不容拒绝,也毫无商量余地,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闲来无事地在傍晚时分泡在后山上的温泉里,如同小时候那样伏在水面下只露出半个脑袋,小鱼般吐着泡泡向岸边上的父亲游过来,而后破水而出仰起头,理所当然地索要一个吻时,瑟兰迪尔忽然就有一种把这小子重新按进水里的冲动。

“怎么了?”莱戈拉斯抹了把脸,以指作梳将湿淋淋的头发顺到脑后,他望着父亲煞有介事道:“您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使您心情郁闷。如果因为北方国境外残存的那一小波半兽人,我现在就和陶瑞尔带队去把它们清剿干净。”

“而且,”精灵王子强调,“因为它们惹得Ada不高兴,还得被额外地狠狠揍一顿。”

“怎么去?”因为后半句话,瑟兰迪尔知道这孩子又在使用他对父亲那屡试不爽的讨好伎俩了。他看了看莱戈拉斯露出水面外那不着寸缕的上半身,“就这么去?”

“嗯哼。”莱戈拉斯往水下沉了沉,双臂交叠搭在岸边的绿油油的青草地上,下巴放在手背,肩膀以下的部分浸没在温泉水里。

莱戈拉斯以前是向来不介意在瑟兰迪尔面前展露身体的,但自从和父亲有了另一种关系后,精灵王子反倒知道把自己的皮肤一寸寸照养好,尽量不使它们暴露在外。

瑟兰迪尔转身要走了,他只是傍晚散步经过这里。

“Ada——”这时莱戈拉斯从背后叫住父亲。

瑟兰迪尔回头,看着莱戈拉斯。

“过几天我要出去一趟。”莱戈拉斯说。

“去哪里?”瑟兰迪尔静了片刻,问道。莱戈拉斯说的是“我要”,而不是“我想”,或者“我能不能”,总之精灵王还不是很习惯儿子现在这种做好决定再通知的语气。

“刚铎。前些日子阿拉贡写信说,最近米那斯提力斯城内接连举办画展,也有其他艺术品展览,有些作品出自宫廷大师之手,也有一些出自民间艺人……”

“于是他邀请你去?”瑟兰迪尔觉得已经没必要听完莱戈拉斯的后半段话了。莱戈拉斯的大脑里向来不乏各种各样的、在瑟兰迪尔看来甚是荒唐的想法。就算莱戈拉斯下一刻说想要乔装打扮在人类城镇定居一年都不足为奇。

“我觉得有趣,是我自己想去,”果然,莱戈拉斯顺着瑟兰迪尔预先想好的内容说了下去:“Ada,就离开三天,我会戴好风帽,没有人会发现城里有个精灵,就连阿拉贡也不会发现。”

瑟兰迪尔不置可否地看着莱戈拉斯,后者依旧是趴在微风拂动的水岸边。傍晚时分的天光云影倒映在他光滑水亮的金发上,投以模糊变幻的光影。

 

两天后莱戈拉斯一身灰蓝长袍,带着兰巴斯、水和白宝石匕首离开了,离开前不忘去林地大殿向精灵王交接工作。

瑟兰迪尔负手站立在大殿最上方,对着莱戈拉斯背影消失的方向沉默地看了一会,而后示意加里安,可以让树民精灵进来了。

凯勒鹏夫妇西渡后,原先罗斯洛立安的树民精灵有一部分归入林地王国管辖,他们大多以西尔凡为主,也有一些诺多精灵。一直以来,瑟兰迪尔对这部分金色森林的遗留居民很是照顾,让他们享受与林地精灵同等的国民待遇,而他们对精灵王虽不像幽暗密林的西尔凡精灵那样热情爱戴,却也不失礼貌与敬意。现在,他们派出代表前来幽暗密林的林地大殿,为自己的土地推选出一位新的领主。

不过,当萝林精灵进入林地大殿并向精灵王行过简单的见面礼后,他们并没有就“推选”问题展开任何讨论,而是直截了当地提出,希望将来的领主是一位“像莱戈拉斯那样富有经验与领导力,能够带领一方土地如绿叶森林般在短短百年走向繁盛”的精灵。

而后,树民精灵则更为直接地表示,如果他们的领主是莱戈拉斯,这将万分荣幸。

魔戒圣战之后,莱戈拉斯在中土建立起广泛的声誉,中土的精灵对这位幽暗密林的王子有了更为清晰的直观认识。从前当他们提起莱戈拉斯的时候,多以“瑟兰迪尔之子”代称,而现在,莱戈拉斯就是莱戈拉斯,勇敢护送魔戒直至末日火山的精灵王子。

精灵王默默听完萝林精灵的意见,告诉他们记得留下来参加幽暗密林的迎宾晚宴,便让他们退下了。

瑟兰迪尔此前的确想过让莱戈拉斯接管那片土地,可是不知为何,这个计划一直以来都只停留在大脑中,从未付诸实行。他叮嘱加里安好好招待树民精灵,而后回想着他们刚才所说的话,一言不发地走下侧面台阶,步入书房。

这还是第一次,面对莱戈拉斯的去留,瑟兰迪尔不知如何选择。

 

“陛下,我以为您会乐意让莱戈拉斯殿下迁居萝林继续做领主。”晚间,加里安来到瑟兰迪尔的书房。他很少就某项问题专门前来找精灵王陛下讨论,但是显然,这次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接下来的问题在他心中已经困扰了很久:

“恕我冒昧,尊敬的陛下,您曾在百年前向埃尔隆德领主就王子与公主的婚事提起和亲,而今暮星公主已经是重联王国的皇后,可莱戈拉斯……”

说到这里,密林的总管微微一愣,而后住了口。因为瑟兰迪尔抬起头幽幽地和他对视了一眼。

“不必觉得议论王子的婚事有任何不妥,加里安,”谁知精灵王的语气里有着和方才眼神不相符的温和,“当年是你把刚出生的莱戈拉斯从战场上带回来,现在你当然有权利关心他的幸福。”

“我愿意听听你的见解。”精灵王如是说。

加里安暗暗捏了把汗,看得出精灵王对这个问题还是相当在意。凭着直觉,他从瑟兰迪尔刚才那一抬头的眼神中读出一种令他感到陌生的敌意,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雄狮被侵犯了领地。

“你觉得莱戈拉斯一直没有伴侣吗?”见加里安久久不语,瑟兰迪尔平静问道。

“显然不,我的陛下,”加里安说,“莱戈拉斯殿下有了爱人,这在林地王国早已是众人皆知的事实。”

“但我不保证王子殿下的爱情得到了您的祝福,鉴于他对心上人向来缄口不提。”总管大人看着精灵王的脸色,最终还是小心翼翼拿捏着分寸说出了这句话。

很显然,从加里安的话中可以了解到的情况是,精灵王在儿子的这段恋情中扮演了一个不近人情的角色,全密林的西尔凡都发自内心地为王子殿下感到不幸,对精灵王则是敢怒不敢言。

“所以你今天过来,是想让我准许莱戈拉斯的婚事,然后带着妻子去萝林建设自己的领地?”瑟兰迪尔现在已经能够领会他的管家此番前来的意图了。

“是请求,”加里安恭敬颔首,“也是林地王国其他主管们的心愿。”

“我会考虑,”末了,瑟兰迪尔向加里安点点头,“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可以退下了。”

加里安颔首告退,但在即将走出门的那一刻他犹豫了一瞬,还是转头看向瑟兰迪尔。

“抱歉,陛下,我无意指责您是个冷漠专断的父亲。”

 

正当瑟兰迪尔为着莱戈拉斯的“事业”与“爱情”忧心之际,后者正在米那斯提力斯人来人往的街道旁,为一副色彩鲜明的风景画停留。

“这是半个多世纪前的画作,”画面前的年轻人向周围驻足观摩的人群解释道,“画出这副画的老人已经去世了。”

画面里是一片广阔的草原,远方孤山的轮廓若隐若现,天空雾蓝,像是黑夜与黎明的交接时刻。有人说草原远处两个相对而坐的身影是两只精灵,因为他们长发披肩,身形挺拔,而另一些人说不是,因为精灵不会出现在有人类活动的地方。

只有莱戈拉斯远远地就一眼看出了那是什么,所以他才走近细细观赏,以人类的视角回望近百年前发生的那些事。

他从未想过自己生命中的某个细节会以这种方式在人类世界流传,至于护戒远征,那是后来的事。

当身边人群中出现越来越多不着边际的解释与奇奇怪怪的考证,这时候莱戈拉斯默默拉低帽沿,悄悄地退出人群。

 

其实,看画展只是莱戈拉斯暂时离开幽暗密林的原因之一,甚至只是一个借口。

当他日复一日地在林地大殿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随着季节的变换做着不同种类却同样单调的事,傍晚结束工作,与父亲一起用过晚餐,之后他的思绪会出现大片大片茫然的空白,或者飘向远方 。他不知道自己小的时候父亲是怎样度过这种时光,就那样静静坐在大殿顶端无人的露台,看着森林在落日余晖中一点一点暗下去,百鸟回巢,精灵们也各自提灯回到深山里的安稳住处。而他会在这样的时刻想起自己那从前生机勃勃、而今化作荒土的绿叶森林。

想起绿叶森林,他就想去一个和那里没有联系的地方散散心。

他找到从前护戒队伍住过的旅店,在那里留下一些细碎黄金,叮嘱那里的主人,看到疲惫的北方游侠就去为他们送上一壶酒。而后他在刚铎的渡口买了一张船票,安都因河上的船只会载着他去往大海,但不知为什么,握着船票又迟迟不肯出发。直到第三天傍晚,他坐在渡口熙来攘往的码头上听着喧杂的人声、车马声,天幕幽蓝,继而化作漆黑,他向北方望去,幽暗密林上空忽然烟花绽放,缤纷的色彩让周围流动的人群停滞了一瞬,为这来自精灵世界的美丽讯号低声欢呼。

那一刻他决定收拾东西动身回家。

 

瑟兰迪尔答复树民精灵,莱戈拉斯是否会去萝林继任领主,这要问过他自己的意愿。

这是一种很少见的答复方式。精灵王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对别人的请求给予明确的肯定或否定,但是这一次,他无法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因为事关莱戈拉斯的去留,某些东西被难以分界的感情弄得模糊不清。

当树民精灵问起莱戈拉斯还要多久才会回来,精灵王本想说三天,但是话到嘴边竟鬼使神差地变成了一句“不知道”。

在树民精灵眼里,这种回答的背后暗含着的信息是精灵王子来去自由,同时也对父权构成挑战。这种鲜明性格与他们心目中的护戒者形象异常符合,能够历经艰险走遍中土的一定是个自由如风的精灵。于是他们不再多问,与精灵王商定这件事从长计议,然后便离开林地大殿,踏上返乡的路途。

 

那天晚上,天暗下去之后,瑟兰迪尔换上常服,走过林地大殿正门外长长的木悬桥,来到森林中间的一片空地。

空地上燃着篝火,地面的餐布上摆满各种各样的美食与果酒,精灵们在篝火旁载歌载舞,火光照亮四周的繁茂绿树。

一个正吹着口琴的小女孩看到瑟兰迪尔便放下手里的乐器跑了过来。

她站在瑟兰迪尔身前,仰起头用一种探究的目光仔细观察精灵王。

“你和莱戈拉斯长着一模一样的金发,”她只有四五岁大,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地比划:“他送给拉维妮娅美丽的口琴,现在拉维妮娅想为他吹奏一支乐曲。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瑟兰迪尔半蹲下来,他想了想,而后摸了摸这个叫拉维妮娅的小姑娘的头发,平视着她的眼睛告诉她:

“去找你Adar,让他在这林间空地上放一次烟花,莱戈拉斯看见烟花就知道回家。”

 

tbc>>

评论(22)
热度(111)

© 什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