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中土TL(T)
低产阶级
———————
all or nothing

《绿林之光》Chapter8. 时间海(4)

 -804-

五月末,刚铎最后的防线奥斯吉力亚斯被来自米那斯魔窟的索伦大军攻破,半兽人、食人妖、来自卢恩的东方人和驱使着猛犸的哈拉德林人在佩兰诺平原集结,重兵屯守,随时可以向钢铎首都米纳斯提力斯发起攻击,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在凯兰崔尔的劝说下,埃尔隆德派出瑞文戴尔三分之一的兵力前赴刚铎增援。在刚刚结束不久的圣盔谷战役里,罗斯洛立安派出的精灵战士有近半数牺牲在洛汗的战场上。

无论魔戒圣战是否能够得到最终胜利,精灵的时代都正无可避免地走向终结。不少精灵开始在这战争年代动身西渡,把回忆永远留在中土大陆。

凯勒鹏在幽暗密林战役结束后的那个春天里向瑟兰迪尔提出重新划定国界。是年双方达成协议,将罗瑞安东部靠近迷雾山脉的那部分狭长区域并入林地王国国土,并由瑟兰迪尔管辖那片土地上不愿西渡的树民精灵,而凯勒鹏夫妇带着听从大海召唤的子民远航西渡。

临行前,凯兰崔尔同瑟兰迪尔进行过一次长谈,她说埃尔隆德最终也会西渡,如果魔戒得到销毁,世界归于安宁,幽暗密林将是精灵在中洲最后的家园,而建立中土世界的新秩序则要靠人类去完成。

那次谈话的最后,瑟兰迪尔忽然问起一个问题。精灵王说,可曾有过这样的先例——在维林诺失去记忆的精灵,通过某种方式又忆起了曾经?

“瑟兰迪尔王,这个问题让我想起我族一个精灵,想必你也知道他——他在第一纪元战死之后又以曼威使者的身份回到中土,他的名字是格洛芬德尔,贡多林十二家族之金花族领主。他没有失去记忆,因为他以亡灵形态访问曼督斯神殿,然后又得到曼威的特许而重返中土。遗憾的是,”说到这里,精灵女王叹息,“自双圣树为维林诺带来光明以来,我从未听闻哪位西渡的精灵同胞在蒙受维拉恩泽的同时还能找回从前的珍贵记忆,虽然……那仅仅只是他们漫长记忆中的一小部分。”

“但这并不代表恢复那些记忆的方式不存在。”瑟兰迪尔敏锐地抓住话里微小的逻辑偏差,指出这一点。

凯兰崔尔静静看了瑟兰迪尔片刻,而后温和地笑笑。

“如果仅仅因为好奇心,你在这件事上就太过偏执了,瑟兰迪尔。那些从未发生过的事,没有任何人能够通过任何途径知晓,连同我在内,连同你。从现有史籍来看,失去记忆一旦发生就不可逆转。我相信这是维拉的安排,仁慈的维拉不会让伊露维塔的首生子永远痛苦绝望,我们只需要按照我们当下这一刻的心意去追寻自己的未来。”

瑟兰迪尔听完之后,沉思了一会儿,淡淡点头。

那之后,凯兰崔尔便同凯勒鹏离开了,永远地离开中土。那是他们自宝钻战争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瑟兰迪尔相见。

六百年以后,瑟兰迪尔终于从维拉那里得知了恢复记忆的方法。他苦苦哀求,他虔诚地向维拉跪下,但在听到答案的那一刻,他只愿那种方法从不存在。

 

在距离幽暗密林八千里的佩兰诺平原上,莱戈拉斯、阿拉贡和金雳日夜不停地奔跑了三天三夜,他们要避开索伦大军的据点前去刚铎和重生的巫师甘道夫汇合。

“莱戈拉斯,都怪你,放走了我们从洛汗带来的好马,然后用双腿代替它,”队伍里唯一一个喋喋不休的声音来自矮人,“你呀!再没有比你更蠢的精灵了!再没有了!”或许是因为过度劳累,矮人失态地抱怨着。

“我说过,那些马在战斗中受伤了,血腥气味会吸引座狼。”莱戈拉斯紧跟在阿拉贡身后奔跑,脚步轻盈。比起矮人,长途奔跑下精灵显得丝毫不废力气。“我现在就只后悔一件事,”莱戈拉斯回头对矮人说道,“几十年前在幽暗密林没有告诉你父亲,好好教育你的儿子,至少让他知道怎样对精灵讲话,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打屁股的方式。”

“莱戈拉斯!”阿拉贡回头,警示性地瞪了精灵一眼。他时刻都要小心提防队伍里最不对付的两个人吵架,毕竟他明白,对于一支有着共同志愿的队伍,内讧是最危险的行为。

“金雳,你也适可而止,”阿拉贡还明白,不能单纯指责一方而让另一方避免过错分担,“莱戈拉斯放走马儿是对的,除非你想被座狼撕成碎片。”

于是精灵和矮人一时半会儿都不再说话了。金雳呼哧呼哧地喘着,阿拉贡保持沉默,莱戈拉斯若无其事地小声哼着歌。

“瞧瞧吧,又挨吵了。”过了一会,等气消了,金雳小声嘀咕。

“没错。”莱戈拉斯暂停哼唱他那古灵精怪的调调,接过话。精灵王子无奈地耸耸肩:

“除了我父亲,吼我最多的就是他。”

 

按照计划他们本该在正午时分到达刚铎主城米那斯提力斯,但是随着日头升高,莱戈拉斯开始觉得越来越不安。当光照最强烈的时候,莱戈拉斯停了下来,扭头望着身后布满阳光的佩兰诺平原。阿拉贡和金雳也都止住脚步,紧张地望着莱戈拉斯。

“有危险?”阿拉贡走过来,沉声问。

莱戈拉斯从背后箭囊里抽出一支羽箭递到阿拉贡眼前,锐利的箭头在阳光下泛起一层明暗不定的幽蓝色。

“邪恶生物在附近。”莱戈拉斯将箭插回箭囊,不安地四下顾盼。

“我们加快速度,在遇到麻烦前赶到圣白城,事不宜迟,要快!要快!”阿拉贡说着便开始继续跑,莱戈拉斯紧跟其后,不时扭头确认金雳存在。

当他们依稀看到米那斯提力斯城矗立在断崖上的白色建筑时,一支数百人的强兽人队伍也骑着座狼大张旗鼓地出现在他们身后,他们的额头带有邪恶的白色印记,是萨鲁曼的使者,显然这次是守株待兔,有备而来。

一场恶战不可避免。莱戈拉斯旋身搭箭拉弓,偏头瞄准,箭矢带着呼啸风声稳而准地贯穿强兽人首领的喉心,后者翻落坐骑。这套动作的速度在阿拉贡和金雳眼里快得几乎无法捕捉。

随后强兽人军队高举战旗与斧钺冲锋而至,座狼嘶吼声中,莱戈拉斯抽出双刃,深吸一口气,一种奇怪的视觉效果忽然发生了:

一切都在变慢,冲锋在前的强兽人像是被逐渐冻结,他们与莱戈拉斯之间好像隔了一道看不见的屏障,翻飞的战旗停滞在风中,座狼布满青色獠牙的嘴巴缓慢张开又闭合,连嘶吼声也变得扭曲而悠长。

莱戈拉斯恍惚了一下,闭住了眼。

 

“莱戈拉斯是自由的小精灵,从不穿盔甲。”

精灵王的宫殿里,一只年幼的小精灵趴在地上,就着王座下方的台阶写写画画。大殿里光线晦暗,安静得只能听见叶尖滴水的声音。

小精灵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吃力地握住那根对他来说过长的羽毛笔,在画簿上为自己的刀柄添加花纹。美好的事物总是相似的,他看见父亲的佩剑上就镂刻有这种精美细纹,所以他的刀剑上理应也有。

“从不穿吗?”王座上年长的精灵随口问。

“对,不穿。”莱戈拉斯低头,一笔一笔认真画。他话里也同样认真:“莱戈拉斯不穿盔甲也可以保护Adar。”

这是莱戈拉斯学会辛达林语的第三个月。瑟兰迪尔觉得自己年仅一岁半的儿子不但在语言组织方面天赋异禀,在“保护Adar”这一点上也异常偏执。

那时候小莱戈拉斯的脑子里根本没有“精灵王”的概念,就连“父亲”的含义也相当模糊。瑟兰迪尔只是一个在大多数时间里默默陪伴他的人,而他要学会和这个怪脾气的大人相处。

虽然脾气怪,但莱戈拉斯喜欢他。喜欢的东西就要护在怀里,所以莱戈拉斯要护住他的Adar。

精灵王走下来,抱着胳膊站在儿子身后看了一会儿。等那副刀剑在画纸上完成得差不多了,瑟兰迪尔矮身,单手拦腰抱起莱戈拉斯就朝餐室走去。

小精灵开始以自己的最大音量嚷嚷,他觉得还有一些地方还需要改动一下。

“嘘……”瑟兰迪尔竖起食指放在唇边,“擦干净你的小脏手,然后把自己碗里的牛奶燕麦喝干净,这样才能长大,长大了才能保护Ada。”

“那是一副漂亮的刀剑,”精灵王又说,“有一天你会得到它们。”

之后的记忆出现断层,林地大殿的宏伟构造在短短几秒里飞速倒退消失,下一刻劲风扑面,风中浮动着危险的狼臊气。

——“快回去!”

是瑟兰迪尔的声音,莱戈拉斯一愣。

——“快!”

莱戈拉斯睁开眼,那一瞬座狼恢复原先的速度向他奔袭,十几秒后第一只座狼被莱戈拉斯砍伤腿骨,紧接着狼背上的强兽人被割断喉咙。

——“小心后方!”

莱戈拉斯转身,一只白毛座狼在人群中冲撞,死死盯住莱戈拉斯的绿眼睛目露凶光。

那是刚才被一箭射死的强兽人首领的坐骑,它失去主人后更加狂野,以惊人的速度跑到离莱戈拉斯六七米的位置时腾空一跃,下一刻莱戈拉斯被侧面一股力量远远地推到一边,再睁眼的时候,阿拉贡已经被这只座狼带出十几米,而后和凶兽一起坠入断崖。

莱戈拉斯呼吸一滞,霎时间全身的血液都凉了。

 

那场战斗随着刚铎第一元帅法拉墨的到来而扭转局面。最终两千名刚铎铁骑将这些强兽人连同座狼尽数歼灭。

莱戈拉斯失神地跪在断崖边,他身旁的草地上放着的是阿拉贡的纳西尔圣剑。最后一刻,阿拉贡没有忘记把它交给下一个注定身负使命的人。

“回去吧,”法拉墨对精灵说,“巫师甘道夫已经取得我父王的信任,我们将一起悼念你的朋友。”

莱戈拉斯阴郁地低着头,不出声。

从这里望下去,断崖下方是石块与河流。这里的高度会让恐惧高地的人头脑发昏,而莱戈拉斯的大脑也一阵阵眩晕,因为无法接受阿拉贡的死亡。

“金雳,你先跟这位将军回去。”良久,他低声说。

“那你呢?”矮人问。

“我去找他。”

那一天莱戈拉斯和金雳一直在悬崖下方的河流荒滩上寻找阿拉贡,或者阿拉贡的遗体。刚铎也派出一百名士兵配合搜查,但是直到日落月升,他们一无所获。

一夜过去了。黎明时分,法拉墨骑马赶来,在河流下游找到了莱戈拉斯。他带来甘道夫的话,即刻回去,不管阿拉贡能否生还,现在都必须暂时放下心中的苦痛,大战将即,等待护戒同盟的将是最严峻的考验。

 

“波罗莫在艾辛河渡口战役中牺牲,年迈的摄政王已经无心应战。”这天,甘道夫把莱戈拉斯单独叫到刚铎王宫的一处僻静的茶话室内,“我必须在这紧要关头负责起米那斯提力斯的防务,而你,莱戈拉斯,”巫师自身后取出一只由绳结扎好的袋子,“你需要看管好这枚真知晶球,永远不能使它暴露在外,否则,巴拉多魔塔上方的邪眼会看见这里发生的一切。”

莱戈拉斯双手接过真知晶球,它的大小两只手就可以合握,但是分量不轻。

“亲爱的米斯兰迪尔,请你告诉我,”精灵王子想起离开之前父亲交给自己的那样东西,“真知晶球和真知晶石有什么关系?”

他没有说自己身上现在就有一枚真知晶石。如果那东西真的像真知晶球一般危险,那么他将选择独自把它处理掉,不会劳烦众人。

“真知晶球取材于真知晶石,我的孩子。”甘道夫把烟杆递到嘴边吸了一口,“它本身并不邪恶,甚至是世界最为珍贵的宝石之一,高等精灵的魔法可以赋予它超凡脱尘的力量,只要善加利用,它会带给你许多意想不到的东西。”

莱戈拉斯暗暗摸了一下胸前装有真知晶石的内层口袋,仔细回忆了一下,自他听从父亲的要求而将这枚真知晶石随身携带一年半以来,并没有获得过甘道夫所说的什么“意想不到的东西”。

他有的只是一个又一个关于瑟兰迪尔的梦境,梦中他看见了很多自己降世之前的事情,瑟兰迪尔在父王死去后是怎样独自领导木精灵与索伦的大军交战,瑟兰迪尔怎样加冕,怎样再次卷入战争,又是怎样痛失爱妻。在梦中他看不清母亲的面容,因为当父亲悲伤落泪,有什么东西也在那一瞬模糊了他双眼。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这一切只是梦境,每次从这样的梦中醒来他都很疲惫。直到魔戒圣战结束,甘道夫和他谈起有关父亲的过去,那时他才发现,巫师所说的一切,那些第一纪元的远古战争,国家的兴亡,爱与泪,原来自己都早已在梦中经历过一遍。

 

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浑身是伤的阿拉贡出现在米那斯提力斯的城门外。

他没有摔死,只是在断崖下的河滩上失去了意识,醒过来之后,捂着手臂上的伤口,坚持着慢慢走回刚铎。

高大的城门由守卫打开一条缝,他模糊的目光中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影子,像是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

然后莱戈拉斯迫不及待地向他跑过来,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精灵给了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就算他身上的泥污染脏了精灵的金发,对方也没有放开。

“痛……”阿拉贡虚弱地说。

“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去哪了?”莱戈拉斯放开手,因为激动显得有些语无伦次:“我们都以为你死了,阿拉贡,我们都以为你不会活着回来了。那一刻你在想什么?”

阿拉贡想了想,“你是说,把你从座狼爪下推开的那一刻?”

“嗯。”

“没想什么。换成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的。”

“……嗯。”

后来,莱戈拉斯追随着阿拉贡一起前往丁祸山,又驾驭海盗船带着千万亡灵大军返回米那斯提力斯战场。无论面临怎样的危险,莱戈拉斯始终与阿拉贡并肩。

阿拉贡年老时总是拉着阿尔温的手对她说,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精灵,一个是你,暮星,还有一个就是莱戈拉斯。他是个任何时候都会对朋友不离不弃的精灵,他愿意为朋友付出,甚至不计代价。我曾认为他和一般精灵一样永远冷漠疏离,但我错了,他的身上有着比人类还要多的感情。

这是一种连莱戈拉斯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感情。他有很多朋友,但他永远把阿拉贡放在最重要的那个位置,大概因为他们一起经历了生命中唯一的那一段,艰难困苦造就成的光辉岁月。

而瑟兰迪尔也同样无法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让莱戈拉斯心甘情愿离开自己而留在另一个精灵聚落伊锡利安,只为了去实现与朋友约定的“未完成的功业”?

因为不理解,才有争吵,有相持,有生离别。

 

tbc>>805

大致算一算,这篇文会在第19w字的时候结束,正文十章,加上一个尾声和一个番外,一共20w。现在的字数是149718。

 分享一个写作BGM,High by the Beach(Lana Del Rey)。

评论(17)
热度(90)

© 什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