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中土TL(T)
低产阶级
———————
all or nothing

《绿林之光》Chapter8. 时间海(3)

-803-

“Ada,现在我们的队伍在卡拉霍拉斯雪山,为了躲避索伦的眼线,我们趁着夜色向西行进,这是米斯兰迪尔睿智的决定。您知道,我一直喜欢步行,和这群年轻人一起旅行让我觉得我正变得年轻。在雪山上我自告奋勇做了领队,因为大家都被寒冷折磨得疲惫不堪。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明天早上便能到达雪山西侧,那时再由灰袍巫师决定下一步何去何从。我喜欢这样充满未知的路途。”

“情况不太好,父亲,雪山不欢迎护戒队伍,肆虐的风雪阻碍了行程。这天天晚的时候,米斯兰迪尔决定改道摩瑞亚矿坑,金雳听到后表示很高兴,但我不喜欢那里,那里充满了悲伤痛苦的回忆。”

“Ada,您过得还好吗?我现在十分想念幽暗密林,我的家乡。就在昨天,灰袍的朝圣者被摩瑞亚矿坑的炎魔拖入深渊,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快走’,最终我们都走了,而他在深不见底的寒冷矿井长眠。米斯兰迪尔或许不能算是您的老朋友,但他是我敬重的长者,在萝林的星夜里,我会常常怀念他的烟火法戏……”

子夜时分,瑟兰迪尔从梦中惊醒。幽暗密林上方的夜空深邃寂静,风声中松涛起伏,乌云遮蔽星辰。

精灵王默念植物咒语,屋顶的绿色藤蔓开始缓慢爬行,最终交错着封住那扇不大的天窗,堵住了风口。

而后瑟兰迪尔在温暖的被子里翻了个身,侧卧着,身体微微蜷曲。

他每一夜都会梦见莱戈拉斯,在梦中以旁观者的身份尾随莱戈拉斯远行,他们一起穿过雪山与草地,穿过洛汗隘口无边的荒漠,还有罗斯洛立安的金色森林。

他们从不说话,但他们能够感应彼此的存在,能够听见对方心里的声音,那声音久久萦绕在耳际。那种真实感无异于并存在同一个时空,在那里他们从来不曾分开。

 

就这样半年过去了,瑟兰迪尔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思念无益,他几乎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工作,这样时间就过得很快。

只是,习惯了没有莱戈拉斯的生活也便习惯了沉默。在林地王国,已经很久没有人听见精灵王的声音了。

 

这年秋天,半兽人与强兽人又开始侵扰边境。这一次,它们集结成数万人的军队试图占据绿叶森林。短短几个月里,林地精灵与地妖大大小小的战争已经不下数百场,其中绝大多数战役由瑟兰迪尔亲自指挥。

莱戈拉斯从巨鹰那里得知,战火还是无可避免地蔓延到家园,中土版图的绝大部分区域在这一时期都陷入了战争,曾经以封闭独立而著称的幽暗密林也终究难以幸免。

那时候圣盔谷战役刚刚结束,精灵王子拄着长弓站在骠骑国残破的城墙外,他看见无尽长空的极远处盘旋着巨鹰,巨鹰自北方来,鹰唳惊空遏云。

仿佛已经预感到什么似的,莱戈拉斯突然很想回家,但这个念头仅仅在大脑中出现了一瞬间,就被某些更深刻的信念替换掉了。

当巨鹰向他讲述了幽暗密林的战争,他更加坚信,自己必须倾尽全力销毁魔戒,阻止人类世界的瓦解,这样才能救密林,和他心爱的精灵。

那天晚上他梦到了瑟兰迪尔,父亲在多瑞亚斯的刀光剑影中拼杀,他穿着一件莱戈拉斯从来没有见过的深绿猎装,头上的额饰在浓浓战火中隐隐发亮。

哦,那是王子时代的瑟兰迪尔,那场战争是宝钻战争。春日王子仍在发育中的身体透着少年的单薄纤细,他穿过人群的目光孤寂又清亮,欧瑞费尔死在离他几百米外的战场上。

莱戈拉斯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实质般的悲恸在他心里撕扯,可他只能静静看着这一切,无法触及父亲,无能为力。

 

“莱戈拉斯……醒一醒!”洛汗王室的寝殿内,阿拉贡唤醒了呓语的精灵。

他很少见到莱戈拉斯在护戒途中睡觉,呓语更是少之又少。他扶着莱戈拉斯的肩旁把他推醒,后者的反应着实把阿拉贡吓了一跳。

“Thran——”莱戈拉斯含糊着小声惊叫,起身抱住阿拉贡。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这里是洛汗,”人类游侠没有听清精灵叫出了一句什么,只做着“镇静”的手势,盯着莱戈拉斯的眼睛以精灵语慢慢说道:“现在是子夜三刻,不要吵到别人睡觉。”

等意识清醒了,认识到那一切都只是梦以后,莱戈拉斯从阿拉贡身上松开手,胡乱抓了一把头发将额前散发拢到耳后,疲惫地呼出长长一口气,重新躺回枕头上。

“我一直以为精灵都是冷漠疏离的,”阿拉贡这才完全从刚才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中恢复过来,“这种种族性格表现在不轻易与人发生肢体接触……”

莱戈拉斯转头看了阿拉贡片刻,赞同地点点头:“的确如此。刚才我只是把你当成别人了。”

“睡吧,”他对朋友轻声说,“我不会再叫了。”

这一夜直到黎明时分他都没有再睡着。他睁着眼,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而他终于在这无尽长夜里意识到自己对瑟兰迪尔是多么想念,这种想念与他最初爱上瑟兰迪尔的那几十年不同,他想念的不是父亲,不是君王,只是那个叫瑟兰迪尔的精灵,一个在浩渺宇宙中独立存在数千年的个体,他渴望与他拥抱,抑或在同一片月光下失眠,在亲密关系中互相哺育与汲取,而爱情从来都有增无减。

 

幽暗密林战役在这年冬天以精灵的胜利宣告结束,半兽人退居魔多边境,萨鲁曼南迁。

绿叶森林也在连续十天十夜的大火中化作荒土,古老的常青树木林不复存在。假使邪恶得到根除,那么不出五百年这片森林便会再度焕发出生机,可是林地王国上空终年阴云密布,来自末日火山的毒素加剧侵蚀着水土。

精灵王能够感受到边境的阴影正以数千年来从未有过的可怕速度向内扩张,晦暗丛林里开始飘荡终年不散的大雾,白昼死寂如同永夜,树冠里的黑色帝王蝶成片死亡,就像枯萎散落的花朵。

瑟兰迪尔常常行走在这灰败的丛林间,战争之后一切百废待兴,他又有了许多空余时间。他无法抑制地开始期待莱戈拉斯回来后一起重建家园,那时候他会像莱戈拉斯一直以来盼望的那样在寝殿外的后山上种满蜀葵,它们只需要一丝阳光便能够疯狂生长。他开始考虑把幽暗密林重新更名为很久以前用过的大绿林,某种意义上也是纪念绿叶森林那片化作荒芜的领土。他开始清点军队筹划最后一次远征作战,魔多的军队已经集结在黑门,他清楚那将是一场惨烈异常的决战,是人类世界对黑暗力量的最后抵抗。

绿叶森林的子民在来年春天全部回到幽暗密林。他们带回了很多珍贵的东西,虽然战火几乎将那里的一切烧得所剩无几。

绿叶森林的主管交给精灵王许多莱戈拉斯的东西,它们从绿林行宫中运出,绝大部分都完好无损地保存在镂刻精致的木箱里。瑟兰迪尔看了看,那些木箱里除了一些衣服便是各式各样的刀具,和一小部分书籍。

有一本稍显陈旧的赭红色笔记本吸引了瑟兰迪尔的注意。他将它从一堆杂乱物事中拣起,食指在封面上因为翻阅过多而形成的褶皱旁停留片刻,而后打开。

看到内页的时候瑟兰迪尔愣了一瞬。这竟是一本手抄书,书里的内容是自己六千年前的诗句,那些文字遥远到让他有一瞬间感到陌生。

他认得出这是莱戈拉斯的字迹,莱戈拉斯写字时总喜欢模仿他的父亲,看得出每一个连笔都极力表现得稳重优雅,可是总也离不开一股活泼灵动的跳脱之气。

瑟兰迪尔觉得有意思,一页一页翻下去,莱戈拉斯抄得很认真,他甚至能够想象那孩子因为长时间书写而歪头揉按脖颈的样子。

他明白这是莱戈拉斯对于探寻父亲的过去的渴望。

瑟兰迪尔将书翻到最后一页,唯有最后一页上写着的是莱戈拉斯自己的句子——

“我愿做你的救赎。”

他又看了看其它东西,而后挑出其中一件中长的天鹅绒衣衫,把它带回寝殿铺在了枕头上,那上面仍沾着莱戈拉斯发根处的那种草木清香。

此后三个月里的每一夜,瑟兰迪尔都在这种淡淡的草木香里构画莱戈拉斯归来后的一切,他决定在北方森林里修建一座不大的行宫,那个地方是只属于他和莱戈拉斯的空间。

他这样想,并且这样做。

 

tbc>>804

你们能告诉我看文时的心理状态么_(:3 」∠)_

 

 


评论(27)
热度(99)

© 什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