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
 

《绿林之光》Chapter9. 大地银脉(6)

 

 

 


两个小时前,林地大殿。

 

瑟兰迪尔从传令官费伦那里接到了一封绿叶森林送来的信,看样子大概是安奎尔不知道今早莱戈拉斯已经动身返回了,如常写信向领主汇报工作。这个习惯在很多年前便已养成,因为精灵王子不喜欢自己在离开领地的时候对局面失去控制。

 

而信里的内容在过去的一百多年中如出一辙,一切安好,一切安好,一切安好。

 

瑟兰迪尔把信搁在书桌一角,而后从对面酒柜中取出一瓶2927年份的红酒,慢悠悠地打开软木塞,醒酒,然后将自己面前的高脚酒杯斟到七分满。做完这一切后,瑟兰迪尔的目光又落到那枚雪白的信封上。诚然,逻辑上的阅信人是莱戈拉斯,但作为精灵王,多了解一些绿叶森林的日常状况也未尝不可。于是瑟兰迪尔饶有兴趣地拿起信,从笔筒里抽出一枚小刀,却发现信封背面并没有浇上火漆。

 

他将信纸展开,通篇的潦草字迹让他微微皱眉。但当他的目光锁定在信中那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字眼,几乎是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血,到处都是血,一场杀戮正在绿叶森林发生。精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看不见的利刃割破了他们的喉咙,死亡很快就要蔓延整座行宫。主上,如果您还在瑟兰迪尔陛下身边,请千万,千万不要回来,现在正发生的一切都超乎理解,我们受到不明敌人的攻击。这里变成了一座被诅咒的城池,今日无人逃过厄运。”

 

信纸从瑟兰迪尔手中掉落。

 

无论莱戈拉斯是否已经到达绿叶森林,他都必须亲自去一次。

 

瑟兰迪尔弯腰将信捡起来,再次快速通读一遍以确保每一个细节都充分掌握之后,几步走到门前,沉声道:

 

“费伦,即刻召集军队。”

 

 

 

 

绿叶森林。

 

十六支队伍正兵分各路在整座行宫中逐一排查所有可疑痕迹,王国军队的营帐扎在了四百步外的空地上,精灵王今晚打算在这里守夜。

 

随行军医被召到精灵王主帐。看到莱戈拉斯小臂上那道蜿蜒至手肘处的狰狞伤口时,从医多年的精灵也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这里痛不痛?还有知觉吗?”医师小心地把王子殿下的袖子卷上去,尝试着揉按了几处穴位,“真是恶意十足的一刀。是谁袭击了你?”

 

“你按过的地方都很痛,”莱戈拉斯如实答道,“没有人袭击我,是我自己造成的。”

 

军医难以置信地抬头看了莱戈拉斯一眼,王子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瞬间一个头有两个大。

 

“不严重么?随便包扎一下,晚上可能还有一场恶战。”莱戈拉斯催促道。

 

“这……”军医有些为难,他素来知晓认真讲道理的话,年轻的王子是不会听的。于是转而向精灵王颔首道:“陛下,殿下已经伤及见骨,伤口需要立即缝合。无论如何,这只手今天是不能再握刀的。”

 

瑟兰迪尔沉吟着点点头,“那么现在就着手准备吧,我来看住他。”

 

 

 

 

缝针的过程是压抑漫长的。瑟兰迪尔就坐在莱戈拉斯身后,掌心覆在莱戈拉斯手背。

 

银针在小臂的皮肉间来回穿插,针尾肉色的细线被染成血红,上面挂着一行细小的血珠。莱戈拉斯闭着眼咬紧牙关,极力忍耐,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滚落。反倒是瑟兰迪尔有些看不下去,左手悄悄移到莱戈拉斯后颈,拇指与食指抵在左右耳根下部,手上施力便可以使莱戈拉斯陷入短暂昏厥。

 

“别这样……不需要。”莱戈拉斯咬牙道。

 

就这样,在第十九针之后,军医安慰说不要紧张了,结束了。

 

“拆线后按时上药就不会留疤,”军医收拾着药箱,吩咐道:“或者使用治愈魔法。”

 

瑟兰迪尔点头谢过了医师。

 

当主帐内的人都走空后,精灵王子才慢慢蜷缩起来,抱着胳膊低低呻吟了一声。

 

瑟兰迪尔看了他一眼,走到行装箱前翻出一瓶烈酒,拿起一只方口木杯斟满,而后回到莱戈拉斯身旁,将杯缘抵在儿子下唇。

 

酒杯倾斜,莱戈拉斯配合着仰头,一饮而尽。

 

“刀术愈发长进了。”瑟兰迪尔把杯子放到一边,用袖口替莱戈拉斯擦擦嘴角。

 

“Ada,有空挖苦我不如去外面看看士兵搜寻得怎么样了,”莱戈拉斯的气息仍是微弱:“我很害怕……同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目前为止没有任何结果,”瑟兰迪尔看着帐帘外不远处那座血洗的宫殿,“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天色将晚,早春的山林带着料峭寒意慢慢沉入浓重夜色。山脚的营地里三三两两地升起篝火,士兵们疲惫而返。

 

“陛下,伊兰将军求见。”费伦掀起半张帐帘,在外弓身通报。

 

“请。”主帐里传来精灵王的声音。

 

伊兰带着两名士兵进了精灵王营帐,其中一名士兵捧着一只手掌大小的红木匣子,在将军的授意下将它放到了精灵王的桌上,指尖按住匣顶的滑盖,缓缓将其打开。

 

莱戈拉斯不由得伸长了脖子凑近,屁股刚一离开凳子就被瑟兰迪尔一掌拍了回去。

 

匣子里不是什么危险的武器,只有一团蛛丝。

 

联系到行宫守卫脖颈上被切开的平整断面,瑟兰迪尔与莱戈拉斯相视一眼,心里顿时明白了七八分。

 

伊兰点点头,两位士兵小心地从匣子里取出蛛丝,各自牵起一端,银色半透明的蛛丝团瞬间被展成数米长,肉眼难以轻易观察到,借着灯火才勉强看见蛛丝上反射着一层冷厉的白光。

 

将军解下自己的牛皮护腕,将它放到蛛丝上方,松手,落地时已成两半。

 

“行宫里遍布这种蛛丝,”伊兰说,“它们在短时间里结成,韧度极强,高度定位在一般成年男性精灵的头部下方。一旦抹杀了目标精灵,蛛丝又会自动断开。”

 

“有没有发现蜘蛛?”瑟兰迪尔问。

 

“并没有,陛下,”伊兰疑惑摇头,“蜘蛛仿佛是集体消失了,它们只负责猎杀。而最奇怪的一点是,屠杀完成后,它们不忘收起网。我们发现这些蛛丝的时候,它们大多飘在墙角,或者落在地上。”

 

“陛下,这和多尔戈多的那位脱不了干系。”伊兰压低声音道。

 

“师父的话对也不对,”莱戈拉斯说,“还有可能是艾辛格的白袍巫师,米斯兰迪尔在二十年前就提醒过我,萨鲁曼在走向堕落。”

 

伊兰点点头,他这才将目光放到莱戈拉斯身上。林地王国的将军还是第一次见王子的手臂上缠着这样厚的绷带。

 

“这是怎么了?”尽管知道莱戈拉斯素来善于给自己制造创伤,身为王子幼年的剑术老师,他觉得自己有责任关怀一句。

 

莱戈拉斯支支吾吾不肯回答,瑟兰迪尔只好接过话:“他为了保护精灵士兵免于生命危险而把刀口对准了自己。”

 

“对,父亲说得没错。”莱戈拉斯感激地看着面无表情义正词严的瑟兰迪尔,赶紧随声附和。

 

“王子,老师告诉过你很多次,”听到精灵王的话,铁血将军也免不了心生柔软,“保护别人前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下次记得了!”莱戈拉斯赶紧保证道,不然他觉得自己又会被教育一个时辰都不止。

 

“伊兰,今晚加强戒备,做好守夜排班,任何人不准放松警惕,要保证守夜人数在五百人以上。”瑟兰迪尔命令道。

 

“是,陛下。”将军颔首告退,带着两位随从士兵离开了主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