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
 

《绿林之光》Chapter8. 时间海(2)


 

       瑟兰迪尔去绿叶森林不是一时兴起,他曾多次听出儿子话里有话。有一次宴会中莱戈拉斯说,“密林的果子非常好,但和绿叶森林比起来却差了点阳光的味道。”那时候正值莱戈拉斯对爱情异常狂热,瑟兰迪尔就警觉地保持沉默。果然,莱戈拉斯下一句就是,“可是我没办法把它们带过来给您尝尝,那种雨后才会结出的嫩绿果实只有新鲜时才美味,而且食用过的精灵都会变得更漂亮。”

 

       有时瑟兰迪尔也想,是不是该去绿叶森林看看莱戈拉斯,那孩子话里话外总在期待着些什么,看起来就像用悉心准备的食材做好了一顿丰盛的晚宴,期待着有人前去品尝。而每当瑟兰迪尔选择性无视掉莱戈拉斯的话里动机时,金发的小精灵眼中总有那么一两秒的失神,落寞得就像独自一人又守着那桌刚做好的菜肴,默默看它们凉掉。

 

       所以,莱戈拉斯对自己数十年如一日的渴望是瑟兰迪尔再清楚不过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得知莱戈拉斯结束修养离开了罗斯洛立安,绕过幽暗密林而径直回到绿叶森林时,正在为儿子的归来而布置家宴的精灵王站在林地大殿的石门前,足足呆了半晌。

 

       “他在萝林都被灌输了些什么?”瑟兰迪尔少有地自言自语。

 

       而加里安已经习惯了精灵王在说话时如果没有清晰的人称指代,那所有的“他”一律默认为莱戈拉斯。总管把桌上那些勾选了莱戈拉斯所喜爱食物的菜单一一收好,其间想了想,觉得兴许陛下是在为儿子不恋家而暗暗懊恼,于是加里安用温和的声音向精灵王劝慰道:

 

       “殿下不回来,陛下就过去。他总不会因为在萝林待了三年,就变成凯兰崔尔夫人的儿子。”

 

       但原本一番好意的总管惊讶地发现,听到这句话的精灵王脸色更加难看了。

 

       “加里安,你或许不知道,”瑟兰迪尔叹息,说:“有一次莱戈拉斯写信回来,说凯兰崔尔的母性光辉深深感染了他。他在一天傍晚同凯兰崔尔散步时尝试像暮星一样叫了声祖母,并且得到了亲切的应答。”

 

       “‘——凯兰崔尔夫人温厚的声音就像春雨后的第一缕阳光,落在我心里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像破土而出的幼苗那样苏醒了。’”瑟兰迪尔回忆道,“这是信里原话。”

 

       “我从来不知道我儿子什么时候文采这么好过。”片刻,精灵王又说。

 

       加里安这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车队到达绿叶森林的时候,气温相比早晨已经有了明显升高。

 

       瑟兰迪尔环顾四周,在饱和的日光下,这座森林里的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车队没有沿着笔直的森林路走,而是选择绕道经过东林湾,穿过葱茏草木,直到无边无际的深绿中透出一点白光。

 

       那不是光,是绿林行宫白玉质地的石砌外墙。这座城堡安静地座落在群山间,正如被青山拥抱的林地大殿,但它的墙面光洁没有古藤缠绕,外形上也少了几分宏伟,多的是玲珑秀丽,宛若一颗流光的珍珠,四周绿树掩映。

 

       绿叶森林的植物生长极为茂盛,树冠相连遮天蔽日。瑟兰迪尔牵着鹿走完最后一段行程,即便这样,交错盘曲的树枝偶尔也会绊住头顶的木枝王冠。

 

       在辩认出这浩浩汤汤的车队是由精灵王带领之后,绿林行宫外的精灵守卫几乎就在同一刻打开了大门。这座森林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不曾有如此众多的宾客造访,而且来者竟是精灵王,即便是训练有素的侍卫也忍不住掀起一阵哗然。

 

       可是瑟兰迪尔没有带着车队长驱直入,他垂手静静立在石门外的不远处,身旁高大的麋鹿也驻脚打了个响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初夏蝉鸣阵阵。

 

       瑟兰迪尔望着那两扇打开的巨门,门里的走廊通向层层嵌套的宫室,宫室空无一人。

 

       他在给莱戈拉斯时间,他在等。这就像近年来父子间形成的一种微妙关系——我们给彼此留出宽适空间,互不侵犯。

 

       忽而,他那望定的目光中闪出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不高但却匀称的身材,清晰灵动的五官,亮金的长发温顺后梳,光洁的额头下,眉宇英挺有力。

 

       莱戈拉斯穿了正装,玄黑的长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身形,同样黑色的里衣布满暗色云纹,及膝的黑色小牛皮长靴利落地收束裤脚。

 

       年轻的王子用无数细节向父亲宣示着成长与成熟,但这些在瑟兰迪尔眼中都不重要。

 

       莱戈拉斯认真起来的时候,瑟兰迪尔从来没把他当孩子。即便还是个身高不及父亲手杖一半长的稚嫩孩童,精灵王也曾有过那么一刻两刻,觉得那张小脸上的认真神情不容轻侮。

 

       相视的时候,他们都笑了笑。

 

       他的儿子没有变,只是又瘦了。

 

 

 

 

       莱戈拉斯右手握拳贴住心脏,左手扶在右手手腕上。

 

       他觉得脸上有些烧,于是头又往下低了低。想象着周围所有人都不存在,所有乐器里的音符全部消失……想象着这并不仅仅是父亲对儿子的探视。

 

       ——他带着戒指来见他的父亲。

 

       可他害怕旁人像陶瑞尔一样,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把目光锁定在左手无名指那枚璀璨夺目的白宝石上。他害怕别人猜忌这不知名的爱情,他只是想把这份感情隐秘传达给精灵王。

 

       脚步声,精灵王的靴子摩擦在绿草如茵的土地上。莱戈拉斯数着心跳,听它一点一点向自己靠近。

 

       瑟兰迪尔站定,莱戈拉斯无处安放的左手被覆上一只温暖的手掌。

 

       精灵王子觉得一片阴影落在自己头顶,随即,额头上传来湿热触感。

 

       一个简单的吻,而后,两人的世界都安静了。

 

 

 

 

       “我不是很想搞得那么隆重,Ada。”莱戈拉斯与瑟兰迪尔并排走着,言外之意解释着刚才那种场合不应有的尴尬。出于礼数,王子走在父亲后半步的地方,他要先带瑟兰迪尔去休息室,那里在十分钟前备好了绿叶森林的上等枫露茶。

 

       “我竟不知你还会脸红。”瑟兰迪尔揶揄道。尽管面无表情,出口却是让莱戈拉斯更为难堪的话:“要知道,你从前表达某些露骨需求的时候都不脸红。”

 

       “那不一样,Ada!”莱戈拉斯情急比划着:“那是私人场合,我随便说说无所谓,但这里是绿叶森林,我是领主,我不能不注意形象……”


       “我提醒你一句,”瑟兰迪尔打断道,“那不是私人场合,你胡来的时候周围至少十人以上。”

 

       “我……”莱戈拉斯一时竟语塞。

 

       瑟兰迪尔满意地结束话题。

 

 

 

 

       精灵王父子一起享用了一顿简单的、只有两个人的午餐。莱戈拉斯拍胸脯保证说等待父亲大人的是一顿他绝对没有见过的晚宴。

 

       “对,就算您当了那么多年精灵王,也绝对没见过。”莱戈拉斯这么说。

 

       瑟兰迪尔不否认,当莱戈拉斯肯在一件事上花心思的时候,一定能想到令人眼前一亮的点子。

 

       但比起那些某种程度上“华而不实”的东西,瑟兰迪尔更关心的是儿子在这里的日常生活。

 

       “莱戈拉斯,平常和谁一起吃午饭?”

      

        “呃,”莱戈拉斯没想到父亲会突然问起这个,“大多数情况下,我一个人。”

 

       “我以为会是和陶瑞尔,”瑟兰迪尔略微顿了顿,问起另一个孩子:“她今天怎么没来?”

 

       “抱歉,她……大概有她的事情。”

 

 

 

 

       午餐之后,莱戈拉斯把父亲送去寝殿午休。他给瑟兰迪尔留出的是绿林行宫最大的一处寝殿,但因为事发突然没来得及布置妥当,于是就先请父亲歇息在自己居室。

 

       圆形的屋子打扫地干干净净,阳光安静地洒在每一处角落。乳白色的床单上甚至没有一丝皱纹,床头杯子里的安神茶温度刚刚好。莱戈拉斯闭了闭眼睛,或许是夏日的阳光太过炽烈,原本熟悉的屋子此刻却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走过去,拉上窗帘,回头,瑟兰迪尔坐在床沿,随手打开了枕头边的一本书。

 

       莱戈拉斯的枕边书可谓种类丰富,上至双树纪上古神话,下至夏尔风土人情,中间还不乏钢铎洛汗那边的人类一本正经捣鼓出的“婚姻与家庭”,与“两性心理学”。

 

       不巧,瑟兰迪尔打开的就是最后那一本。

 

       “Ada!”莱戈拉斯一个箭步窜上去,伸手就要夺回那本书,几乎就在同一刻,瑟兰迪尔抬头,眼神复杂。

 

       莱戈拉斯承认那一瞬间自己怂了,伸出去的手就像打了个磕绊,极不自然地拐回来,站直了身子,小指挠了挠太阳穴旁的鬓发。

 

       “您随意。”精灵王子决定放下羞耻,坦坦荡荡。

 

       那本书里其实也没写什么,以莱戈拉斯的知识储备都能看出,把任何现象都归结于“性”显然是有悖真理的,何况精灵相比人类,是个欲望淡漠的种族。

 

       可瑟兰迪尔并不知道莱戈拉斯懂。

 

       精灵王眉心越锁越紧。

 

       “我是个成年精灵,”莱戈拉斯转身打开衣柜,淡淡的薰衣草气息涌入了他与瑟兰迪尔之间的狭小空间,精灵王子埋头翻翻找找,抖开一件白色丝绸睡衣,摇摇头将它丢在一边,继续替父亲找更合身的,“而且谨遵您的教诲,能够区别空想与实践。”

 

       很多年后瑟兰迪尔每每想起这句话,都疑惑于莱戈拉斯那淡定气场从何而来。如果有一套标准给每只精灵的品级划上三六九等,那瑟兰迪尔一定要说,莱戈拉斯人品一流,技术二流,混小子床品末流。

 

       “你去哪?”瑟兰迪尔放下书,莱戈拉斯在他身边放下一套睡衣,然后闪到了门后。

  

       “去书房,赶在晚上之前处理好一些事情,”莱戈拉斯门缝里对着瑟兰迪尔说,“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