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鲤

©什鲤
Powered by LOFTER
 

《绿林之光》Chapter8. 时间海(1)

       莱戈拉斯·绿叶,欧瑞费尔之孙,瑟兰迪尔之子,生于第三纪元一个蓬勃的夏天。

 

       他出生的时候,黑森林的万物为他狂欢;他离开之时,常青松在通往密林门的路途上落满枯叶。他是幽暗密林的王子,东方天幕的第一缕曙光是他的弓矢;他是绿叶森林的领主,长夜将至的最后一道寒芒是他的利剑。他曾受过至深至毒的伤,徘徊于堕落边缘;他是伊露维塔的宠儿,浩瀚星辰赋予他以重生。时隔数千年,庭葛王的光辉又在他身上得以完美呈现。当他为世人所熟知的时候,中洲的地图上已经描摹出那场伟大的征程;可他转而又隐入黑暗,最终的命运不为人知。

       

       莱戈拉斯是个自由的小精灵。

    

       他说总有些东西在他心里黑白分明,正如有光必有影。

                                                                     

 

                                                                       

                                                                     ——《密林史纪·绿林之光》

 

 

 

       三年后,绿叶森林。

 

       年轻的领主坐在自己的寝宫里,早晨的日光温暖和煦,透过一层墨色玻璃,落地窗外的树叶在他身上投下重重叠叠的绿影。

  

       他披着一件银色长袍,铺展开来的古朴花纹组成交错的树枝形状;内里则衬着一件月白色的长衣,左右收拢的领口服帖着颈部优美的曲线。他抬手,宽大的袖口拂过桌台,古铜镜里的精灵微微低头,手指灵巧地缠绕起耳边两缕金发,连同前额的头发一起收束,在后脑勺一个极低的位置将它们用发丝缠在一起。而后,拉开桌下一只窄窄的抽屉,宝石与珠玉相互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他的手在一排亮晶晶的发饰上方悬停片刻,选了一只不带任何装饰的编制发箍,将它调整好位置放在头顶。镜子里的精灵满意地眨了眨眼睛。

 

       绿叶森林的领主很久没有编过头发了,因为那曾经用金色发丝缠绕的指环,现已不再是桩无处安放的心事,而是一个美丽的秘密。

 

 

 

 

       “日安,主上。”内务总管敲了敲门,莱戈拉斯抬起头在镜子中看了他一眼。

      

       “日安,安奎尔。”

  

       “就在拂晓时分,凡姆朗郡的西尔凡精灵伊丝苔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希望新生的生命得到您的赐福。”

 

       “我会在今晚天黑前去看看小家伙。”莱戈拉斯站起身走出门外,与安奎尔一起前往餐室。“小男孩还是小女孩?”走了几步,莱戈拉斯又问道。他的确关心每一个降临在这片森林的生命,三年前的战争让绿叶森林的人口缩减了三分之一。

 

       “不清楚,陶瑞尔没有在报告中注明。”

 

       “嗯。”莱戈拉斯沉默片刻,应了一声。因为心急,不知不觉中走路已经变成小跑——他今天要做太多事情。

 

       “钢铎城与河谷镇的使节已经到了绿叶森林,现在安置在大殿后的休息室里。”安奎尔觉得莱戈拉斯在赶时间,于是一边通报,一边从信匣里拿出今天领主需要过目的信件。

  

       “如果是无聊的祝贺信就暂时不要给我看了。”莱戈拉斯提醒。他刚从罗斯洛立安的金色森林回来,今天是重新上任的第一天,无心应酬可以理解。

 

       但他刚说完那句话,想起了什么,却还是如数接过那叠信。“河谷镇的巴德,哦,我记得那个弓箭手;下一封来自……米斯兰迪尔,老爷爷的信我需要找个时间认真看;下一封是埃莱丹,再下一封……阿拉贡?听暮星说他隐瞒身份在洛汗做了一名将军,怎么也来凑这个热闹……”每一封信莱戈拉斯都只匆匆看了眼落款,然后依次放到最后,直到最上面露出一只他熟悉的、散发着幽兰花香的深紫色信封,加盖林地王国的鹿角银徽。

 

       年轻的领主眉开眼笑。

 

 

 

 

     “给我亲爱的儿子,

       

       希望你真的在金色森林度过安静而舒心的三年,并且得到萝林女主人应有的照顾。如你所见,回生来之不易,而我心中的隐忧从未散去,担心这终年暗影环绕的黑森林不再适合你,所以战争结束后得知凯兰崔尔夫人诚意邀请你前去萝林养伤时,我没有犹豫,让哈尔迪尔带走了你。虽然这在我看来是抚养权的一次短暂灭失,但我将乐意看到我儿子的身心得以净化,末日火山的荼毒得到根除,所有伤痛也都远离你的心灵。

   

       你不在的这三年里,我努力使绿叶森林更快地恢复到战前水平,因为我希望当你回家时,迎接你的是一片充满希望、爱与幸福的土地。而林地王城的大门也永远向你敞开,你是幽暗密林的王子,但你首先是只快乐的精灵。

 

       我将抽空前去绿叶森林看望你和陶瑞尔。

  

       愿星光与你同在。

                                                                               

                        

                                                                                             

                                                                                             Thranduil”

 

 

       莱戈拉斯将信折好放回信封,然后塞入袖口的内衬里。他悄悄侧头看了看太阳,已经临近中午,可钢铎城与河谷镇的人类使节还在为了森林路某些使用上的优益权争论不休。尽管在莱戈拉斯看来,那些都是小事,而一切的起因,只是幽暗密林那位高冷精灵王又关闭了旧林路。

 

       他觉得人类关心的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但不便出声打断,于是又把瑟兰迪尔的那封信展开看了一遍,这一次开始玩味起其间字句。

   

       “亲爱的儿子”这种叫法是莱戈拉斯乐意接受的,只不过,要是现实生活中精灵王的语气也那么温柔就好了;当他的目光移到“抚养权的短暂灭失”,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意,这说法真新颖,说的好像他还是个需要按时喂牛奶的婴儿似的;当他读到“林地大殿的大门也永远向你敞开”时,不禁想起了最初向父亲表露心意的那一晚,瑟兰迪尔站在窗前,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让他立刻回到绿叶森林,而且“没有允许不准回来”。

 

       精灵王子当然知道父亲这是在意指什么,于是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

 

 

 

 

       “领主大人?”

       

       “……”

       

       “领主大人?”

 

       莱戈拉斯一个机灵,抬起头,正在叫他的是巴德的长子贝恩。他第一次见到贝恩的时候是在河谷镇,这个变声期的少年还在河边与弟弟们一同捕鱼,而今已经是个留着薄薄的络腮胡的年轻人,目光里好像藏着雄鹰。

 

       “您同意了开放森林路供河谷镇的人类使用吗?”贝恩问。从他的角度看不到莱戈拉斯藏在桌下的信,于是人类男孩把精灵领主的笑意当作应允。

 

       “既然精灵王关闭了旧林路,那绿叶森林没有理由不与林地王国保持一致。”莱戈拉斯思考片刻,回答道。他同意人类使团到访绿叶森林不意味着对人类有求必应。事实上精灵王父子对待人类的根本态度都是一样的,不同的只是瑟兰迪尔拒绝地生硬冷漠,而莱戈拉斯会请他们坐下来喝杯茶,谈谈历史与文化,然后再挑个宾主尽欢的时候,笑着说“你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就这样,莱戈拉斯在中午之前送走了两支人类使团。他其实想过留他们在绿叶森林享用午餐,但这种可有可无的礼节和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比起来,显得无关紧要。

 

 

 

 

       “真稀奇,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很难相信坐在湖边钓一上午鱼的人是陶瑞尔。”莱戈拉斯盘腿坐在红发西尔凡精灵身旁的草地上。

 

       陶瑞尔往旁边挪了挪,并没有表示出想要与莱戈拉斯交流的意思。

 

       他们面前是一座不大的人工湖,四周芦苇茂盛。湖水引自密林河,这让莱戈拉斯在过去三十年想家的时候有了一个能够一个人坐下来发呆的地方。

 

       见陶瑞尔不出声,莱戈拉斯捡起一块小石子往湖里打了个水漂,鱼竿晃晃悠悠,湖底的鱼群四下逃窜。

 

       “你干什么!”陶瑞尔扔了鱼竿。

 

       “别生气,我不是想打架。”莱戈拉斯就着草叶擦去手上的泥灰,而陶瑞尔一言不发地瞪着他。

 

       “我回来后觉得你一直不开心,工作也不像以往认真,为什么呢?”

 

       莱戈拉斯觉得陶瑞尔眼里隐隐一暗,似乎那句话里的某个字眼戳中了心事。

 

       “因为我吗?”

 

       “你手上的戒指真漂亮。”出乎意料地,陶瑞尔忽然不冷不热地赞美一句,侧头瞥了莱戈拉斯一眼,后者的动作尴尬地停在擦拭手指上。

 

       莱戈拉斯无聊的时候翻过一本闲书,书上说人在获得爱情的时候会失去3-5个好朋友,他只要稍加思考,便能得出陶瑞尔心情燥郁的缘由。

 

       “我愿意和你分享一些爱情上的小秘密,只要这不成为你疏远我的原因。”

 

       “可我没兴趣听,王子殿下,”陶瑞尔转过头,对莱戈拉斯冷冷笑了笑,“谢谢你的好意。”

 

       在接二连三被呛得无话可说之后,莱戈拉斯觉得这场谈话已经没必要继续了。

 

       “我父王不久后可能要来绿叶森林,”他站起来,最后留了一句:“他信里提到你,说想见到你。”

 

       可就在莱戈拉斯转身没走几步的时候,陶瑞尔忽然站起来。

 

       “莱戈拉斯,我只是不明白,你既然有喜欢的人,为什么还要和坎布尼茨走得很近。”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落在莱戈拉斯心里像是一枚炸弹,他转过身,愣愣地看着陶瑞尔。

 

       “为什么呢?我想了三年都想不明白。”陶瑞尔的声音渐渐颤抖,透过泪光望着莱戈拉斯,那张茫然的脸只让她觉得面目可憎。

       

       “明明你们一起去了孤山……你和陛下都没事,而他却死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莱戈拉斯郑重道:“但不是现在。”

 

       “你当然需要花时间好好想一想,”陶瑞尔冷笑道,“想想怎么组织语言,才能解释你那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肆意挥霍别人的爱情。”

 

       漫长的沉默中,莱戈拉斯好几次欲言又止。他知道陶瑞尔的话不是空穴来风,但总归是自己有错在先。

 

       而陶瑞尔终于厌烦了等待,收起鱼竿从莱戈拉斯身边走过。

 

       “我希望你今天说的都是气话。”莱戈拉斯在她身后低低的说。

 

 

 

 

       “主上,原来你在这里。”安奎尔来到行宫后的湖泊,莱戈拉斯闷闷不乐地一个人坐在那里。

 

       细心的总管想起刚刚路上遇见的陶瑞尔,陶瑞尔走得怒气冲冲,不难想象他们之间又发生一场怎样的争执。

 

       “不管您刚遇到多么不愉快的事,”安奎尔走过去,像安慰一个失意的孩子那样轻轻拍了拍莱戈拉斯的肩膀,“希望您能对接下来的工作打起精神。”

  

       “什么?”莱戈拉斯出于礼貌接了一句。他已经做了将近一百五十年的领主,再繁杂的工作如果细细分类,也不外乎那么几件。

 

       “迎接瑟兰迪尔陛下,主上,他的车队就在行宫外。如果没有记错,这可是精灵王第一次来绿叶森林。”

 

       “你说什么?”莱戈拉斯睁大了眼睛,“今天?!”

 

       “对,我建议您现在下令打开城门铺好红毯,换上正装然后去见您的父王。”

 

       莱戈拉斯已经没工夫听这位临阵不乱的内务总管慢条斯理地把话说完了,反正他是已经乱了,彻彻底底的风中凌乱。

 

       “父亲等了多长时间?”莱戈拉斯一面快步往回走着,一面问。

 

       “刚到,主上,”安奎尔望着莱戈拉斯慌不择路的身影,不得不补充一句:

 

       “而且您走错路了,主上,您的居室在右边。”

 

 

 

 

 

 

 

 

——————

我回血的时间可能有点长……小小更新一次证明没有弃坑

一个多月不写文是真的手生,慢慢来,这个故事会越来越好看